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国家重大需求,面向国民经济主战场,率先实现科学技术跨越发展,率先建成国家创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国家高水平科技智库,率先建设国际一流科研机构。

——中国科学院办院方针

首页 > 访谈·视点

欧阳志云:有了GDP,为什么还要引入GEP

2021-04-08 光明日报 张蕾 宋昌素
【字体:

语音播报

  最近,关于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核算与应用有两个重要的进展:一个是在国内,深圳率先发布GEP核算“1+3”制度体系;另一个是在国际上,联合国统计委员会将GEP纳入最新的国际统计标准环境经济核算体系——生态系统核算(SEEA-EA)中。

  GEP核算的概念一经提出,就得到国内外的广泛关注。既然有了GDP,为什么还要引入GEP?怎样核算、运行和使用GEP?目前国内外的研究进展和评价如何?带着以上问题,本报记者专访了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主任欧阳志云研究员。

  再也不能简单以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来论英雄了

  记者:您在2013年提出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的概念,当时是基于怎样一种考虑?

  欧阳志云:20世纪80年代,马世骏院士与王如松院士在国际上首先提出“人类社会与其赖以发展的生态环境构成经济-社会-自然复合生态系统”,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可。针对经济系统,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国际上一直以“国内生产总值”(Gross Domestic Product, GDP)为主要指标,衡量一个国家或地区在一定时期内生产和提供的最终产品和服务的总价值。针对社会系统,联合国于1991年建立了以平均预期寿命、受教育水平与居民生活水平等方面状况为基础的“人类发展指数”(Human Development Index, HDI)。对于自然系统,尚缺乏评估自然生态系统为人类生存与发展提供的支撑和福祉的核算指标,导致人们对此认识不足,这也是长期以来生态系统得不到有效保护的主要根源。包括绿色GDP,其实是以GDP为基础,扣除经济生产中所消耗的资源成本和环境污染成本,其本质是评估国民经济增长的净正效应,不包括生态系统调节服务的价值,仍然是一个评估经济系统运行状况的指标。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把民生改善、社会进步、生态效益等指标和实绩作为重要考核内容,再也不能简单以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来论英雄了。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明确提出将“生态效益纳入经济社会发展评价体系”。《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明确要求:“根据不同区域主体功能定位,实行差异化绩效评价考核。”建立生态系统产品与服务的评估技术体系与核算机制,是落实“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促进优质生态产品供给,将生态效益纳入经济社会发展评价体系的科学基础。

  GEP是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的抓手

  记者:GEP这个概念的内涵是什么?为什么要开展GEP核算?

  欧阳志云:GEP的全名是“生态系统生产总值”,也称为“生态产品总值”,英文全称是“Gross Ecosystem Product”,是指一个地区的生态系统为人类福祉和经济社会发展提供的各种最终物质产品与服务(简称“生态产品”)价值的总和,主要包括生态系统提供的物质产品价值、调节服务价值和文化服务价值,一般以一年为核算时间单元。GEP是一个地区的生态系统提供的生态产品的总价值,可以作为把生态效益纳入经济社会发展评价体系的切入点和突破口,为完善发展成果考核评价体系与政绩考核制度提供重要支撑。GEP核算还可以用来描绘生态系统的总体状况,评估生态保护成效、生态系统对人类福祉的贡献、生态系统对经济社会发展的支撑作用,定量描述区域之间的生态关联,从而作为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的抓手,为建立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将生态价值转化为经济效益提供依据。

  记者:GEP核算的步骤和方法是怎样的?可操作性如何?

  欧阳志云:GEP核算的思路源于生态系统服务价值评估与国内生产总值核算,可以从功能量和价值量两个角度核算。功能量用生态产品产量表达,如粮食产量、水资源供给量和自然景观吸引的旅游人数等,其优点是直观,可以给人明确具体的印象,但由于计量单位与量纲不同,不同生态产品产量不能加和。为了获得一个地区或者一个国家在一段时间的生态产品产出总量,就需要借助价格,将不同生态产品产量转化为货币单位表示产出,然后加总为GEP。

  其中,第一步功能量核算,基于生态环境、气象、水文等监测数据,采用生态评估模型和生态生产函数的方法核算生态产品功能量;第二步价值量核算,采用直接市场法、替代市场法和模拟市场法等确定每类生态产品的价格,然后与相应的生态产品的功能量相乘得到其价值量;最后将各项生态产品价值加总得到GEP。

  根据GEP核算实践来看,国内外关于生态系统服务的评估方法基本达成一致,现有的数据基本可以满足GEP核算工作,应该说可操作性较强。

  为国际生态系统核算框架的制定贡献智慧和方案

  记者:如何运行、使用GEP?针对不同地区,它有着怎样的应用前景和借鉴意义?

  欧阳志云:在我们的技术支撑下,多地制定了相关的核算标准和技术指南。目前GEP核算实践与应用主要包括生态保护成效评估、生态文明建设目标考核、生态产品价值实现。例如深圳市通过建立“1+3”GEP核算制度体系,将GEP全面应用于政府绩效考核,并提出GDP与GEP双核算、双考核,促进生态文明建设;丽水市探索基于GEP核算的政府采购生态产品、企业购买生态产品和信用贷款发放等生态产品价值实现路径;亚洲开发银行支持我们在青海省、贵州省黔东南州和云南省峨山县、屏边县开展基于GEP的生态保护成效监测评估,并向其他国家介绍做法和经验。

  随着各地不断探索、丰富实践应用,GEP作为生态效益的评估指标应用到社会、经济发展和考核的各个方面和全过程,为践行“两山”理念、推动绿色发展提供支撑。

打印 责任编辑:侯茜
  • 徐雁龙 | 科学普及?不,应是科学传播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1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网站标识码bm48000002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电话: 86 10 68597114(总机) 86 10 68597289(值班室)

编辑部邮箱:casweb@cashq.ac.cn

  •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1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网站标识码bm48000002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电话: 86 10 68597114(总机) 86 10 68597289(值班室)

    编辑部邮箱:casweb@cashq.ac.cn

  •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1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网站标识码bm48000002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电话:86 10 68597114(总机)
       86 10 68597289(值班室)
    编辑部邮箱:casweb@cashq.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