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国家重大需求,面向国民经济主战场,率先实现科学技术跨越发展,率先建成国家创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国家高水平科技智库,率先建设国际一流科研机构。

——中国科学院办院方针

首页 > 访谈·视点

傅伯杰:“十四五”国土空间生态修复思路

2021-02-11 中国科学院院刊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字体:

语音播报

[video:傅伯杰解读“十四五”国土空间生态修复思路]

  编者按:该篇选自《闳议》。《闳议》访谈节目由《中国科学院院刊》与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联合出品,通过采访中科院院士及专家学者,深度探讨迈入“十四五”的中国社会在各领域的发展前路。以客观、精准的解读,科学、前瞻的思考,为站在“两个一百年”历史交汇点上的中国发展破题解惑,为迈向第二个百年目标贡献智慧力量。 

  “十四五”时期是我国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之后,乘势而上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进军的第一个五年。《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中提出,要推动绿色发展,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在这一发展进程中,国土空间生态修复将沿着怎样的方向推进?如何因地制宜制定生态保护修复策略?针对这些问题,《闳议》访谈节目组专访了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傅伯杰。 

  记者:“十四五”期间构筑国家生态安全,应如何从国土空间角度布局? 

  傅伯杰:生态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是经济安全和社会安全的基础。 

  生态系统为人类提供了可持续发展的基础。筑牢国家生态安全屏障,就是要构建国土生态安全格局,国土生态安全格局包括了生态、生产和生活空间如何合理布局。 

  我国在“十一五”期间构筑了“两屏三带”国家生态安全格局的基本构架。“两屏”包括青藏高原生态屏障和黄土高原川滇生态屏障;“三带”指的是东北森林带、南方丘陵山地带,以及北方防沙带。在未来的规划中,我们应根据我国自然地理格局和生态特征,在“两屏三带”基础上构筑更加切合生态安全保护的“四屏四带”格局。 

  黄土高原川滇生态屏障在自然地理和生态区划上不是一个整体,特征和生态功能也不一样。应将其分开,川滇生态屏障归入青藏高原生态屏障,黄土高原建成是水土保持生态带。此外,北方的防沙带应从内蒙古东部延伸到新疆西部,它既有防风固沙功能,也有生物多样性和水源涵养功能,是综合性的生态功能带,应该叫北方生态屏障。秦岭一线是我国重要的南北地理分界线,具有重要的生态屏障功能,应建立秦岭-大别山生态屏障,加强其生态保护与恢复。 

  在长江流域,应该以水资源和水环境保护为主,建立长江中下游水体和湿地生态保护带。同理,在海岸带地区也应该建立海岸带生态保护带。 

  随着进一步的生态修复和保护,以及生态系统质量的提高,我们建议可以沿着燕山太行山山脉,建设由北到南的森林生态廊道,把有关生态带、生态屏障串联起来。同时,随着我国北方农牧交错带南方喀斯特地区的生态修复和保护,也可以形成另一个南北生态廊道。另外,建议沿京杭大运河两侧构筑50—100米的森林、灌木以及草地组成的绿带,形成南北人工植被生态廊道。通过以上布局形成几个不同的生态廊道,构筑“四屏四带”和三个廊道,形成网络化的国家生态安全格局。 

  记者:请您谈一谈“十四五期间,我国国土空间生态修复的思路。 

  傅伯杰:“十四五”期间,我国国土生态修复思路应该整体规划、统一部署、系统治理和精准施策,进一步提升生态系统的服务功能和质量。 

  我国大规模的生态修复是从2000年开始,20年来生态系统无论是从质量,还是森林覆盖率都得到了一定提升。 

  在“十四五”期间,首先要把国土空间进行整体规划和分类,理清哪些是属于利用的区域,哪些是属于保护的区域,哪些是属于修复的区域,这样明确之后再来进行系统治理。要从流域的尺度、区域的角度考虑山水林田湖草和人之间的相互作用,进行系统分析和诊断问题,提出系统的解决方案。 

  要精准施策,对于过去退化比较严重的类型通过人工修复来使它尽快扭转退化态势,恢复到初期阶段。对于退化程度不是很严重的情况,应在人工辅助的修复基础上让其达到自然的修复。把各个自然资源要素(山水林田湖草)、各类生态系统(森林、草地、农田、城市生态系统)纳入到一起,考虑他们之间的相互作用,进行系统修复。将破坏程度与恢复机理和政策结合起来,逐渐达到人和环境协调、自然环境和人类活动和谐的生态修复新阶段。  

  记者如何因地制宜制定生态保护修复策略? 

  傅伯杰: 因地制宜首先要分析每一个区域类型的自然环境特征和社会经济特点。包括气候状况、水分状况、地形以及区域的人口状况。同时将这些自然环境与相应的社会经济条件做整体分析来决定采用什么样的修复方式、达到什么样的修复目的。最终让其接近于自然状态的生态系统。 

  陆地生态系统的修复不是越绿越好,生态修复不仅仅是造林和一系列的修复工程。生态保护修复途径有多种形式,一种是保护起来让它自然修复,使其适应自然条件发挥长期的稳定生态功能;其他还包括通过人工辅助修复或生态重建的方式。比如,在干旱地区不是种树种得越多越好,必须要考虑到气候条件,如果大范围种树,有可能使径流和土壤含水量下降,形成“小老头树”,造成“年年种树不见树”。 

  所以,生态恢复一定要因地制宜,宜草则草,宜林则林,宜荒则荒。 

  记者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智能化工具在未来的国土空间生态修复中将发挥怎样的作用? 

  傅伯杰:科学技术的发展在国土空间生态修复中有着重要作用。它包括了国土空间规划,在科学技术的帮助下,我们可以用相应的生态知识和地理知识进行分析和规划。 

  高新技术发展对生态文明建设起到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以及航天技术、定位系统,我们利用这些技术进行数据收集、分析,从而帮助科学家们了解人为的干扰活动如何造成了生态退化,了解生态系统的退化规律和机理。 

  通过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方法,能够在复杂的过程中找出规律。具体来说,三江源自然保护区用上了北斗卫星系统准确定位生态恢复状况,通过观测生态恢复状况,观察野生动物的迁徙、活动、范围,以及提出相应办法来进行更好地保护。 

  地理信息系统(GIS)技术、对地观测技术和大数据分析等技术为今后国土空间生态修复和生态文明建设插上新的翅膀。生态文明建设将进入智慧生态、智慧环保的时代。 

打印 责任编辑:程博
  • 李菂 | 积小胜为大胜 持续创新保“领跑”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1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网站标识码bm48000002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电话: 86 10 68597114(总机) 86 10 68597289(值班室)

编辑部邮箱:casweb@cashq.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