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快打造原始创新策源地,加快突破关键核心技术,努力抢占科技制高点,为把我国建设成为世界科技强国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习近平总书记在致中国科学院建院70周年贺信中作出的“两加快一努力”重要指示要求

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经济主战场、面向国家重大需求、面向人民生命健康,率先实现科学技术跨越发展,率先建成国家创新人才高地,率先建成国家高水平科技智库,率先建设国际一流科研机构。

——中国科学院办院方针

首页 > 学者风采

施炜雷:挑灯夜战只为找到“微弱信号”

2023-09-20 中国科学报
【字体:

语音播报

施炜雷进行系统设计与开发。中国科学院新疆理化技术研究所供图

施炜雷经常挑灯夜战。

初秋的一个夜晚,施炜雷满脸沮丧地找到好友兼领导——固体辐射物理研究室副主任李豫东。李豫东知道除了一件事以外,没有什么能让施炜雷如此狼狈。和其他科学工作者一样,施炜雷对自己的研究十分执着,甚至用生命去热爱。

作为中国科学院新疆理化技术研究所副研究员,施炜雷多年来面向航天与核技术发展,从事电子器件与系统抗辐射加固研究,为核心元器件及抗辐射装备的自主研发提供技术支撑。

施炜雷并不是来寻求李豫东安慰的,他只是觉得自己没有做好。

该死的代码又崩溃了,但问题的关键不在代码。施炜雷回到办公桌前,沉默地看着示波器,闪烁的屏幕上拉出一条平直的亮线,仿佛他波澜不惊的过往……

过往的回忆

施炜雷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出生,他的求学经历比较简单。小时候的他没有什么远大理想,也不算是一个听父母话努力学习的孩子。

在他考大学选学校、选专业时,恰好父母出差,他便自己“照顾”自己,最终选择就读吉林大学电气工程及其自动化专业。读研时,他则选择了中国科学院长春光学精密机械与物理研究所,理由是离得近、比较了解。

在导师眼里,施炜雷是一名认真但有些偏执的学生。凭着对家乡的挚爱,2013年,施炜雷结束了在他乡的生活,回到中国科学院新疆理化技术研究所的固体辐射物理研究室工作。

刚刚走上工作岗位时,他没有确切的职业生涯规划,只是想着在项目组老师的指挥下把工作做好。专业背景为光机电一体化的他在新的工作中却要应用核物理、半导体物理及微电子技术相关知识,其中过半知识他都没有接触过,只能重新学习。

为了快速弥补专业知识与技能,他不仅请教项目组的老师,还与博硕士生“混”在一起,不懂就问,像读研一般过得快乐而充实。那段时间,他在打下基础的同时,也找到了原有专业背景与科研工作的结合点——开展器件与系统的辐射效应研究与系统级抗辐射设备的开发。

回忆如洪水般袭来又退去,转眼已经晚上11点了。挡在施炜雷面前的是一道“高墙”。“这个世界并没有真正的高墙!”他坚定了自信,直起身,打开电源,继续研究。

寂寞中的执着追求

干一行爱一行,身体可以随遇而安,心却必须执着追求。施炜雷喜欢这种挑战困难的感觉。

针对国产化元器件辐射效应考核评估的需求,他参与研制了首套“光电成像器件抗辐射性能检测设备”,实现了光电成像器件辐射效应全参数测试及抗辐射性能定量评估。

他还参与研制了首套“晶片级器件辐照与辐射效应参数提取设备”,突破了晶片级器件在线提参建模、工艺抗辐射评估技术,设备服务于相关研究单位及企业,为宇航元器件自主研发、遥感卫星的元器件保障等提供了重要支撑。

施炜雷在科研道路上并没感到寂寞,他感受到的是应对挑战的快乐。

我国某卫星在轨出现了罕见的成像异常,严重影响探测性能,且无法找出异常原因。施炜雷大胆尝试,通过多个日夜的努力,对海量在轨图像数据进行分析计算,得出了异常规律。他设计的地面模拟试验成功复现了在轨现象,明确了异常现象的机理,为卫星在轨运行管理提供了关键数据,并探索了卫星在轨维护方法,成功应用于后续卫星型号的设计。

外面的天更黑了,施炜雷决定像往常一样迎接挑战。加调试代码,运行,测试灯亮,示波器里输入信号波形完美,他想或许这次会成功,但结果又失败了,输出信号错误。

施炜雷告诉自己:尽管已经尝试了无数次,但没关系,失败了就再来。

当面嘲笑困难

在科研工作中,施炜雷是一个不甘“寂寞”的人。他一直在琢磨如何将研究成果转化到工程应用中。近几年,他瞄准核工业抗辐射装备国产化自主可控需求,开展强辐射下电子系统与智能装备的研发工作。

核工业辐射工况需要应用大量可视化、智能化装备,如视频系统和机器人等,以提高工作效能、保证人员安全。目前国内应用装备主要依赖进口,成本高昂,核心技术受制于人,亟待实现技术自主可控。

从装备的支撑与配套技术转向装备研制,极具挑战性。为了充分了解行业技术需求,施炜雷往返于不同城市实地考察,经常日夜兼程。

基于多年在器件辐射效应的科研方面的积累,不到半年时间,施炜雷等人就研发出抗辐射视频系统、照明光源、辐射探测器,以及机器人供电、控制、通信模块等系列产品样机,其抗辐射性能显著优于当前国内产品,且重量和体积大幅减少。

无论多么具有挑战性的事,施炜雷都能当面嘲笑困难。而今晚他用熬夜来对抗的是一道技术难题。他决定背水一战,或许还有机会杀出个黎明。

他继续调试代码,这一次,他终于找到了波形里一个微弱的抖动信号。成功了!真正的问题找到了。

施炜雷瘫在椅子上,舒了口气的他今晚还有一件小事要做。他坐在实验桌前,给自己心爱的人折了一朵小小的纸玫瑰。

(作者单位:中国科学院新疆理化技术研究所)

(原载于《中国科学报》 2023-09-20 第4版 综合)

打印 责任编辑:梁春雨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1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网站标识码bm48000002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电话: 86 10 68597114(总机) 86 10 68597289(总值班室)

编辑部邮箱:casweb@cashq.ac.cn

  •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1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网站标识码bm48000002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电话: 86 10 68597114(总机) 86 10 68597289(总值班室)

    编辑部邮箱:casweb@cashq.ac.cn

  •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1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网站标识码bm48000002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电话:86 10 68597114(总机)
       86 10 68597289(总值班室)
    编辑部邮箱:casweb@cashq.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