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相关新闻及评论
新闻分析:日新科诺奖得主缘何对日本科研现状抱有危机感
发布时间:2016-10-07 来源:新华网 华义 【字号:  

  虽然日本今年在诺贝尔自然科学奖中再有斩获,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大隅良典却对日本的科研现状抱有危机感。有媒体分析认为,日本如今获诺奖都是二三十年前的“遗产”,如果日本不加大科研投入,日本的科研竞争力将不断下降。

  大隅教授获奖后在多个场合表示了对日本科研现状的危机感。他说,现在日本愿意从事科研工作的年轻人越来越少,很多硕士出于现实考虑,很难做出继续攻读博士的决定。如果日本不能形成培养年轻研究人员的体制,日本的科学将“空心化”。

  大隅教授的担心有根有据,日本的年轻人近年来正在远离科研。日本经济产业省2011年发布的数据显示,每千人中研究生数量,日本只有2人,而英、法、美都有8至9人,韩国有6人。日本硕士攻读博士的比例从2000年的约15%降到2015年的约8%。

  统计还显示,2001年到2010年,日本每年取得自然科学博士学位的人数停留在6万左右,而同期美国从约17万人增长到约25万人,中国则从约7.5万人猛增到约29万人。日本年轻人远离科研的趋势,与日本近些年的经济不景气有关,年轻人面临更迫切的生存压力。

  迄今日本获得诺贝尔奖的科学家中,绝大多数有国外留学的经历,这对他们的研究方向和研究视野都有不小的影响,例如大隅良典就是在美国留学期间和酵母结缘,并最终因此斩获诺贝尔奖。但近些年来,日本年轻人变得越来越“宅”了,曾经是美国最大外国生源的日本留学生,如今在美国的大学里显得越发微不足道。

  2016年美国有关统计显示,在美中国留学生已突破35万人,占全美留学生总数的约30%。以哈佛大学为例,2009年哈佛大学外国本科学生中,日本学生只有5人,而中国和韩国学生则分别有36人和42人。日本学生逐渐远离美国大学既有日本经济不景气的因素,也可以看作日本年轻人变得更加“内向”,不愿意到海外闯荡。

  大隅良典认为,如今的日本社会更加重视应用研究,政府的投入也更加偏向于应用研究,忽略了基础研究的重要性。他希望自己的获奖能够让政府和社会更加重视基础研究,并打算利用此次获得的奖金——800万瑞典克朗(约合93万美元),再加上企业等机构的支持,以某种形式长期为年轻研究人员提供奖学金和研究经费等。

  2001年以来获得诺贝尔自然科学奖的日本科学家有16人,仅次于美国。但那些研究成果主要归功于上一辈科学家,可以反映出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日本的科技水平。日本媒体称其为“过去的遗产”,而日本的科研现状却不容乐观。

  2010年到2014年,日本科研论文数量占全球科研论文数量的比例从2000年到2004年的9.9%下降到6.3%,作为论文影响力指标的论文被引用次数也从9.1%下滑到6.3%。年轻研究人员急功近利现象抬头,小保方晴子造假事件等让日本的科学研究领域蒙羞。

  在2016年英国《泰晤士高等教育》排行榜上,曾排名亚洲大学第一位的日本东京大学也滑落至亚洲第4位。近年来日本经济状况恶化,财政负担日益加重,政府拨付给国立大学的预算投入不升反降。2014年度约为1.1万亿日元(约合106亿美元),比10年前减少了约10%。

  2016年度开始的为期5年的日本《第五期科学技术基本计划》将为研发预算投入26万亿日元(约合2506亿美元),并加大对年轻研究人员的支持力度。但是日本的财政困难将让日本在与其他新兴经济体的科研竞争中心有余而力不足。

(责任编辑:侯茜)
关闭页面
© 1996 - 2016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