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相关新闻及评论
中国离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还有多远?
发布时间:2013-10-16 来源:新华网 姜辰蓉 程露 刘景洋 【字号:  

  在北京的中国科学院院内,傅钰站在斑驳的树荫中,指着眼前一栋即将竣工的楼房说:“那是我们微生物研究所新建的实验楼。里面会有我的新实验室。”

  今年1月,40岁的傅钰离开美国哈佛大学,回到中国。他期盼新实验室的建成能使自己尽快投入科研中。“在国际上,科学家出成果的最佳年龄是35到55岁,这是黄金期,时间宝贵。”傅钰说。

  为吸引更多处于“黄金期”的海外学者回国,2010年12月,中国正式启动“青年千人计划”。此举旨在为今后10年至20年中国自然科学、科技产业发展提供支撑。而随着大批“海归”精英进驻高校与科研机构,许多人也更加期盼中国能收获自然科学领域的诺贝尔奖。

  今年上半年,清华大学和中科院物理所宣布,它们的团队从实验中首次观测到量子反常霍尔效应。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清华大学高等研究院名誉院长杨振宁说,这项成果堪称诺贝尔奖级科研成果。

  去年,中国科学家领衔完成大亚湾中微子实验,发现中微子第三种振荡模式。这项世界级成果被美国《科学》杂志评为2012年十大科学突破。

  中共十八大作出了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重大部署,强调科技创新是提高社会生产力和综合国力的战略支撑。最近,中共最高决策层首次将集体学习“课堂”搬到红墙外的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近一年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不同场合多次强调“创新驱动”的重要性和紧迫性。

  这愈加激发了公众的渴盼。获得诺贝尔自然科学奖,也成为时下热议的“中国梦”的内容之一。

  “从历史分析看来,诺贝尔奖是鼓励原创性、基础性的研究成果,这些成果需要经过较长时间的沉淀和检验。”傅钰说,“中国科研在基础领域还是有较大差距,因此追赶尚需一定时间。”

  “科学界应该把注意力集中到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做出原始性重大科学发现和技术发明上,到那时赢得诺贝尔奖的梦想自然会实现。”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化学与材料科学学院教授徐航勋今年3月回国任教,成为“青年千人计划”入选者。

  许多“海归”学者认为,更重要的是改变中国国内的科研环境和氛围。目前,中国在科研领域的投入很大。但是科研的推动需要多方面因素。

  对徐航勋这样的科研工作者来说,经费已不是最大问题。2013年,中国用于研究与试验发展的经费支出在GDP中所占比重将达2.05%。这是中国研发经费占比首次跨过2%门槛。研发经费与GDP之比反映出一国在推动自主创新方面的投入和努力。

  但困难仍然很大。徐航勋的实验室一切从零开始,大到实验仪器,小到螺丝、螺母,都需要亲自购买。

  前不久,他曾向上海和宁波两家公司定购容器瓶,但他们均表示无法制作。徐航勋只好自己画草图,找玻璃工按图制作,然后将“模型”寄给公司生产。“中国的实验仪器厂家很多,但缺乏统一标准。”他说,“在美国就不会遇到这种情况,我们需要做出更多改变。”

  同为“青年千人计划”入选者的清华大学地学中心副教授林岩銮在国外生活了11年。他认为中国对科研工作的评价有点着急,考核过于频繁,研究人员不得不拿出大量时间来应付各种报告,很难沉下心做基础研究,“然而,诺贝尔科学方面的成就需要一个团队默默工作几年甚至十几年”。

  不少科学家认为,缺乏原创、缺乏认真和执着,是中国人尚未获得诺贝尔自然科学奖的重要原因。

  林岩銮说,除了频繁的考核,中国对科研成果的认定过于看重文章数量和SCI期刊引用,忽略了科研成果的转化和实际应用。

  在汤森路透发布的2012年全球创新力企业(机构)评价结果中,中国仍无一家企业入列,而美国以47家位居榜首,日本以25家排名第二。

  傅钰曾问一位研究生为什么考研,对方回答因为工作很难找。“只有真正热爱科学研究的人才会有激情和耐力。”他说,“大部分美国学生选择读博是因为喜欢,而我们的学生很多迫于生活压力。”

  西北大学化学与材料科学学院教授栾新军曾先后在瑞士苏黎世大学和美国斯坦福大学学习,2012年初回国任教。他认为中国社会有些浮躁,过于功利,很多人无法认真做一些周期较长的研究工作。

  “我希望中国的科研领域不只关心发表了几篇论文,而是更重视解决了多少个科学问题、带来了多少项世界领先技术。”他说。

  “我们这些人回来就是为了改变目前中国的科研环境和氛围,培养一批高质量的学生。”徐航勋说,“相信那时我们会离诺贝尔科学奖更近一步。”

关闭页面
© 1996 - 2013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