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先进事迹报告会
【科学时报】用一生履行承诺的人民医学家
——吴孟超院士先进事迹报告团中国科学院专场报告会侧记
发布时间:2011-06-16 来源:对地观测与数字地球科学中心 【字号:  

“只要肝癌这个人类的健康大敌存在一天,我就要和同行们与它斗争一天!为人民群众的健康服务,是我入党和从医时作出的承诺,我将用我的一生履行这个承诺!”

6月15日,中国科学院院士吴孟超先进事迹报告团中国科学院专场报告会在京举行。他的这句话掷地有声。

中国科学院院长、党组书记白春礼出席报告会并会见报告团成员。

白春礼说,我们要学习他爱党爱国、一心为民的崇高信仰。吴孟超从青少年时代就立志报国,在民族危亡之际毅然选择回国,以实际行动为祖国、为人民奉献自己的青春。中国科学院是最早开展海外引智计划的部门之一,通过“百人计划”、“创新团队伙伴计划”等品牌,十几年来引进了大批海外优秀人才。与吴孟超院士当年回国的境遇相比,现在的环境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不变的是对党、对祖国、对人民的热爱。

1960年,吴孟超主刀实施了第一例肝脏切除手术,实现了中国外科在这一领域零的突破。1963年,他创造了常温阻断切断法,这一经典方法使肝脏手术成功率提高到90%以上。同年,他成功实施第一例中肝叶手术,在肝脏外科史上树起了一个新的里程碑。

第二军医大学校长刘振全在报告中透露了一组令人惊叹的数据。时至今日,吴孟超已经做了1.4万多例肝脏手术,其中肝癌切除手术9300多例,成功率达到98.5%。这一系列的成就,使我国肝脏外科长期处于国际领先水平,推动了我国肝癌基础理论研究的创新发展。

白春礼说,我们要学习他敢于创新、勇闯禁区的豪迈情怀。吴孟超院士依靠独立自主的研究和探索,创立关键理论,成功闯进了肝脏手术“禁区中的禁区”,使我国肝脏外科长期处于国际领先地位。中国科学院作为国家在科学技术方面的最高学术机构,要坚持两个“面向”、实现“三性”贡献,就必须要有质疑权威、自主创新、敢为天下先的豪迈精神。

刘振全记得吴老常说的一句话:“好医生眼里看的是病,心里装的是人。”

一次,单位为了组织考核工作,取消了他原定的手术,吴孟超得知后,坚持手术不能推迟。考核组的同志不解:是什么病人这样重要?吴老说:“是一位来自河南的农民,病得很重,家里又穷,乡亲们凑了钱才来上海的,多住一天院对他们都是负担,实在抱歉让你们等我。”

至今吴孟超仍然延用手工缝合的传统做法。他说,器械缝合省事,但这一下1000多元就花掉了,这可是农村孩子一年的读书费用。

在中科院研究生院大礼堂的讲台上,28岁的湖北省随州市农村信用社职员王甜甜,回忆起7年前,吴孟超给自己诊断和手术的情景。

那时,21岁的北京外国语学院学生王甜甜被诊断出肝脏血管瘤。那个足球大的肿瘤的位置,好比肝脏的心脏部位——被很多大小血管包绕。如果手术中大出血,生命就会在手术台上结束。如果不动手术,生命也随时可能被病魔终结。

在四处求医无果的情况下,有人建议他们去上海东方肝胆外科医院找吴孟超教授试试。吴孟超看完片子,拉着她的手说:“甜甜,不要怕,咱们一起和病魔斗一斗,相信会有办法的。”

吴孟超组织了多次专家会诊,最后决定手术切除肿瘤。

2004年9月24日,82岁的吴孟超和69岁的姚晓平共同主刀手术。

手术从早上8点50分开始,到晚上近7点结束,吴孟超一直站着,没吃一口饭,没喝一口水,摘除了一个9斤重的肿瘤。

两个月后,王甜甜康复出院,继续学业。重新开始了美好生活。

数百人的大礼堂,静得能听见细微的呼吸,王甜甜的声音有些哽咽,报告团成员的眼眶有些湿润,白春礼取下眼镜,擦了擦眼角。

像王甜甜一样幸运的人还有很多。再有两个月就90岁高龄的吴孟超如今仍坚持站在科研、医疗一线,亲自为病患手术。2010年,吴孟超为患者进行大小手术共190次。

每当有重大灾害发生,他都积极参加医疗救援。1988年上海甲肝大流行,他心急如焚,积极组织开展流行病学调查,夜以继日地工作在临床一线。汶川地震发生后,吴老要求带领医疗队奔赴一线,因他当年已87岁,组织没有批准,他就通过网络视频会诊为前线服务。他还以吴孟超医学基金会的名义向灾区捐献价值500万元的药品……他的心中始终涌动着爱党爱国爱民的炽热情怀,经久不衰。

听着这些报告中感人至深的故事,分别在北京主会场与京外13个分会场参会的在京部分中科院院士、院属单位党政负责同志、优秀青年科学家代表、院机关副处长以上领导干部、院党校班学员及青年学生代表约1400余人的掌声经久不息。不少与会同志饱含热泪听完整场报告会。中科院党组副书记方新,在主持报告会时也不时擦拭湿润的眼睛。

中国工程院院士、第二军医大学东方肝胆外科研究所副所长王红阳是吴老的亲传弟子。她在报告中,饱含热泪地回忆了吴老甘为人梯、提携青年人才的故事。

上世纪60年代,吴孟超探索总结的“吴氏刀法”名声大振。他主动提出要开办进修班,让其他医生也学会这项技术。有人提醒他,外科医生靠的就是一手绝活,你教给别人,自己的优势就没有了。吴孟超却说:“我国有几十万肝癌患者,我一个人救不了那么多病人,只有把技术贡献出来,才能挽救更多生命。”他自编教材亲自示范,把独创的先进技术毫无保留地教给每一位进修学生,并带出了1000多名吴氏刀法传人。40岁时,他已桃李满园。

白春礼在报告中指出,我们要学习他关爱青年、甘为人梯的大家风范。科研和教育是相辅相成的。科研人员,尤其是领军人物在做好科研的同时,一定要抓好育人工作。科研工作后继有人,科学理论才能不断创新,科研成果才能不断涌现。这也是我们在中科院研究生院举办先进事迹报告会的原因所在。

吴孟超曾获得很多荣誉,但他却看得很淡。他在现场的报告中说:“这些荣誉和褒奖不是我吴孟超一个人的,属于教育培养我的各级党组织,属于教导我做人行医的老师们,以及与我并肩战斗的战友们。看来我这一辈子是放不下手术刀了,我曾反复表达过个人心愿,如果有一天我真倒下了,就让我倒在手术室里,那将是我最大的幸福。”

2010年7月26日,国际小行星中心向国际社会发布公报,将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在河北兴隆观测基地发现的第17606号小行星永久命名为“吴孟超星”。

总后勤部政治部宣传部、第二军医大学有关同志,中科院副院长、党组成员李家洋,中科院副秘书长、党组成员何岩,中科院副秘书长曹效业出席报告会。

(原载于《科学时报》2011年06月16日A1版)

关闭窗口
© 1996 - 2011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0285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