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追忆悼念
【科学时报】让科学精髓永世传承
发布时间:2011-08-17 来源:科学时报 王静 【字号:  

那一幕伤感,令人难以忘却。

7月29日,天刚亮,闪电划过浓重的乌云,雷声不断轰鸣,紧接而来的瓢泼大雨猛烈击打着京城。八宝山纪念厅上空,乌云堆积,哀乐低吟。在王大珩先生的灵堂内外,聚满了身着黑衫、胸带白花的人群。

中科院院长白春礼从人群中出来,径直走向王大珩先生的灵堂。他神态凝重,默默地看着王老,缓慢地绕行。面对王老遗体,深深地鞠躬。

随后,他紧紧握住王老夫人的双手说:“请您一定节哀,保重身体!”

随同白春礼一起前往悼念的还有江绵恒、李静海、詹文龙、阴和俊、方新等中科院领导。

类似的情形,对于白春礼和他的同事们,今年并非第一次经历。一个多月前的6月20日,他们也是这样与“中国居里夫人”何泽慧作别。

不过,能够告慰所有中国科学前辈的是,不论他们在世抑或离去,关于他们的健康、生活、贡献和精神,国家从来不曾忘记。

7月21日,白春礼在京外考察途中,一直挂念着王老的病情,并让工作人员拨通电话,亲自向王老的家属询问病情。当获悉王老去世的不幸消息后,白春礼出差回来就直奔王老家中,前去哀悼和慰问。而在此前的数年间,白春礼几乎每年都要探望包括王老在内的众位科学前辈。

中科院的历任领导每年都会反复叮嘱院士工作局,要仔细照顾好老一代科学家,要全力安排好他们的生活和医疗。

而每次见到老科学家,白春礼都会不由自主地与他们聊起中科院的发展、人才培养和学科领域建设等问题。

2011年3月,白春礼一上任,就不断抽空去拜访中科院的老领导、老院士、老专家,并问计于他们。

沈文庆院士告诉他,在高性能计算领域,我国虽然速度上领先,但在软件、建模、算法等基础研究方面相对落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十二五”布局的重点之一,就是做大规模科学计算。

白春礼马上明白,计算速度只是一个方面,还应该与相关领域的应用进行匹配。他很快要求有关研究所,以应用需求为牵引,让高性能计算发挥出更多作用。

人才是发展的关键。当白春礼与孙鸿烈谈到人才培养时,孙鸿烈认为,对于人才的吸引,不仅仅要靠生活待遇。为祖国作贡献的愿望,与师长、同窗们的情谊,也是吸引人才回来的重要因素。

白春礼向他介绍,关于人才建设,中共中央组织部、国家科技部提出了一系列的人才培养计划。“千人计划”很有影响力,当前人才引进条件比较成熟,希望老前辈们多举荐优秀人才回国。

在与老一辈科学家的交流与交往中,白春礼获益良多,启发良多。然而,关于老科学家们的思想精髓,成才环境的系统性分析和研究,迄今为止,科学界收集整理并不多。

一位老院士说,目前,中科院院士中约有200位80岁以上的资深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平均年龄也达到了70岁左右。近年来,每年去世的院士约有20人,其中不乏资深院士。

白春礼深知,任何一位长者的离去,都可能带走他们珍贵的经历和思考,而这些也是推进国家发展的宝贵财富,必须及时进行整理和保存,为此,他直接组织了“20世纪中国知名科学家学术成就概览”系列丛书的编写和出版工作,引起强烈反响,取得了广泛而深远的社会效应。

最近,白春礼再次要求相关部门着手全方位收集和整理老科学家们的资料。除了他们的学术思想理论、科学贡献之外,还要了解他们的成长环境、师承关系、思想变迁和学术风格等等。不仅要有文字资料,还要有音像资料,尽可能拍摄纪录片,并广泛地进行宣传,以便进一步提升中科院良好的学术声誉和传统,在更高层次营造有利于创新的文化氛围。

《科学时报》 (2011-08-15 A1 要闻)

关闭窗口
©1996 - 2011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