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繁体 | RSS | 网站地图 | 收藏 | 邮箱 | 联系我们
首页 新闻 机构 科研 院士 人才 教育 合作交流 科学普及 出版 信息公开 专题 访谈 视频 会议 党建 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专题 > 人物专题 > 悼念著名生物学家、教育家贝时璋 > 追忆悼念
忆贝老有感:吴征镒院士与贝老
  文章来源:昆明植物研究所 发布时间:2009-11-10 【字号: 小  中  大   

  得知著名生物物理学家贝时璋院士(简称贝老,下同)仙逝的信息,吴征镒院士即嘱昆明植物所为贝老撰发唁电。同时也给大家讲述与贝老相识、相处的一些轶事。

  1953年,中国科学院组织代表团赴苏联作科学访问,由钱三强、张稼夫(时任院党组书记兼副院长)任正副团长,成员有来自各学科的科学家,如华罗庚、赵九章、冯德培、贝时璋、朱冼、马溶之、梁思成、吕叔湘、吴征镒等。代表团从我国东北出境,经西伯利亚大铁路横穿欧亚抵达莫斯科。在长达4个月的访苏历程中,因同属生物学科,吴征镒与贝老始识后常有交谈。2003年,贝老百岁华诞,吴征镒院士受邀敬题贺词。借机吴征镒院士以下文为贝老题词: 

恭贺贝时璋院士百岁寿辰

淡泊明志,宁静致远。

 似兰斯馨,如松之盛。 

  欣悉贝时璋老前辈期颐寿庆,不胜欢忭,这是盛世中生物学界的一大盛事。但邀我题词,嗟予小子,何以克当?敬集古语一联如上,为老先生祝寿。镒有幸于五十年前当中国科学院组成团体访问前苏联时,始得一亲謦咳,在长春某宾馆同一室中分头作总结,旦夕相处达一月之久。时依绛帐,如坐春风。但觉先生治学严谨,待人谦和恬退,从不自骄、骄人,以刚毅寓于木纳之中,诚并世“科学道德的典范,科学思惟的精英,而未来人类的楷模”也。所受益教,难以笔墨形容,于此略志一二。因眼疾,艰于恭缮,以机代笔可乎?

后学 吴征镒 敬题

2003-7-15     

  访问前苏联回国后,吴征镒随代表团在长春作了一个月的总结工作,撰有“苏联植物学研究工作概况”、“苏联植物学家在改造自然与利用自然资源方面的工作”和“苏联植物学研究与农业生产的结合”三篇文章(后在《科学通报》上发表)。在访问苏联前吴征镒院士还撰写了一篇“中国植物学历史发展的过程和现状”的文章,准备作为与苏联学者交流的资料(后也在《科学通报》发表)。在撰写植物学访苏总结报告中,得到贝老多处指教,深感贝老学识的渊博和远见。 

  1958年,贝老曾到昆明植物所视察,蔡希陶和吴征镒都拜会了贝老,贝老为全所科技人员作过有关生物物理研究的报告。那时,大家听贝老的报告有点听“天书”的感觉,主要是知识匮乏,懂得太少的缘故。但知道,贝老所研究的学科是世界科学的前沿,知识高深,技术先进,对国家来说是必须要力推的研究领域。

  科学春天来到以后,贝老与吴征镒相见的机会较多了,每次中国科学院的学部大会,他们都有相见的机会。1991年,七十五岁的吴征镒与八十八岁的贝老同参加生物学部委员大会,他们就生物科学的现状和未来从各自学科深谈了意见和建议,吴征镒说许多微观学科和现代研究手段的问题得到贝老的指教,受益匪浅。

  贝老从事生物物理学研究,是中国生物物理学的创建者和开拓者,也是我国实验生物学的先驱。贝老是一位高瞻远瞩的战略科学家,为中国科学院的发展和国家各项中长期科学发展规划提出过多项重要建议,贝老为中科院生物物理所制定“服从国家需要、理论联系实际、赶超世界先进水平”的办所方针,为生物物理学科的发展是一方向性的指导方针。

  贝老遽归道山,吴征镒院士瞩撰唁电,全文如下: 

唁 函

北京 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

贝时璋先生治丧委员会:

  惊闻贝时璋院士不幸仙逝,国家失去一位科学巨匠,科学院失去一位科学泰斗,伤悼悲思,为之惨然。

  五十六年前,我和贝老同往苏联作科学访问,始得一亲謦咳,仍觉贝老待人谦和恬退,以刚毅寓于木纳之中的形象如昨日一般烙印于脑海,对镒所受益教,难以笔墨所书。贝老一生“淡泊明志,宁静致远。似兰斯馨,如松之盛。”,乃科学道德的典范,科学思惟的精英。今盛世科学,唯以秉承贝老科学精神,致力创新,愿生物物理之伟业,攀科学之巅峰,以告慰先生天灵。

  深望贝老家人节哀顺变,善自珍摄。

 

                    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

                           吴征镒     

                      2009112于昆明  

 

  贝老虽逝,而今崛起是生物物理所新时期的大发展,人才辈出,成就斐然,彰显“生物物理,科学之巅”的风采。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