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繁体 | RSS | 网站地图 | 收藏 | 邮箱 | 联系我们
首页 新闻 机构 科研 院士 人才 教育 合作交流 科学普及 出版 信息公开 专题 访谈 视频 会议 党建 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专题 > 科技专题 > 中科院为防治“非典”做贡献 > 心理咨询
评论:非典警报解除但警觉不能解除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03-06-25 【字号: 小  中  大   

    今天,世界卫生组织宣布解除对北京的旅行警告,同时将北京从非典疫区名单排除。我们这些从特定时间、特定地区“过来”的人们,在压抑的期盼中听到这一消息,会长吁一口气,心下默念一句“终于……”

    告别记忆中这段阴暗甚至惨痛的日子,振作起来回到阳光明媚的正常生活———逛街、聚会、盛宴、旅游,繁华的市面、热闹的“黄金周”、两位数的高增长……“双解除”后这些重新变得可能和理所应当。但是,2521人病例、191人死亡的代价(北京截至24日上午10时数据)让我们无法轻易地跟非典说再见;禁令“双解除”了,我们心中的痛和警觉不能解除。

    警觉,不仅因为人类离彻底战胜非典还很遥远,病毒有可能会卷土重来;更因为,导致非典爆发的行为方式、思想观念仍被我们习以为常。我们记恨非典,同时又很健忘———“密切接触”够可怕了,但现在公众场合的密切接触比以前少了吗?“飞沫传染”已是铁定的罪魁,但随地吐痰和旁若无人的唾沫星乱飞仍屡见诸人群。这些直接的病媒尚不被当回事,更遑论道德、人文、生态环境等更高层面了。

    我们曾不止一次说,我们永远不能回到非典之前那种“典型”生活中去了。但是今天,就在今天,每个人需要再一次扪心自问:“双解除”后我们不做什么?做点什么?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