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繁体 | RSS | 网站地图 | 收藏 | 邮箱 | 联系我们
首页 新闻 机构 科研 院士 人才 教育 合作交流 科学普及 出版 信息公开 专题 访谈 视频 会议 党建 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专题 > 旧专题 > 院士专题 > 追忆黄昆院士 > 人生
新华社:不负凌云万丈才——黄昆追思
  文章来源:新华社 发布时间:2005-07-17 【字号: 小  中  大   

新华网北京7月14日电题:不负凌云万丈才--黄昆追思

“科坛泰斗,晶格动力学,英名誉中外;学海宗师,半导体物理,师表惠后学”,中科院半导体所灵堂两侧的大字挽联,既是对黄昆一生的高度浓缩,也是对他的中肯评价。

2001年度国家最高科技奖获得者、世界著名物理学家黄昆院士7月6日下午因病逝世,享年86岁。

作为“以国家名义对为科学技术发展做出杰出贡献的科学家给予最高荣誉的奖励”,国家最高科技奖自2000年设立以来迄今仅有7位得主。连日来,作为第一位去世的最高科技奖得主,黄昆及其一生引起人们的关注。

科研、育人“双辉煌”

黄昆1919年9月出生于北京,1941年毕业于燕京大学物理系。1945年赴英国留学,1948年获英国布里斯托大学哲学博士学位,1949年至1951年在英国利物浦大学理论物理系任博士后研究员,1951年至1977年在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授,1977年至1983年任中国科学院半导体研究所所长,1983年至今,任名誉所长。1987年至1991年任中国物理学会理事长。先后被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瑞典皇家科学院外籍院士,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黄昆先后荣获1995年度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成就奖和2001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从“黄散射”到“黄方程”,从“黄-里斯因子”到“玻恩和黄”,以至“黄-朱模型”,半个世纪以来,黄昆在固体物理学发展史上树起了一块块丰碑。

从《固体物理学》到《半导体物理》,黄昆和其他科学家一起为我国培养了第一批半导体人才,为高校普通物理、固体物理和半导体物理的教学做出了十分重要的贡献。

甘子钊院士、夏建白院士、秦国刚院士、朱邦芬院士……这些活跃在科研战线上的院士们,都曾作为学生或同事,上过黄昆的课,或者一起进行科研,从他的一言一行中受益匪浅。“对黄老师的教诲,我们将终生铭记。”夏建白院士说。

2004年考上中科院半导体所的研究生黄庆忠在大学时就学过黄昆原著的《固体物理学》,至今难忘:“很仔细,很透彻,概念很细致,便于理解。”“描述不是从一般角度,是一本经典教材。”

“从第一原理出发”

2002年,黄昆获最高科技奖;2003年年初,又成为十位感动中国的年度人物之一。面对这些荣誉,黄昆总是说:“我是一个普通的科学工作者,没有什么神奇和惊人的地方。”他认为自己之所以能获得一些成绩,主要在于“勤于思考、坚持工作”。

黄昆研究教学五十载,形成自己鲜明的治学风格。黄昆认为,对科研工作者来讲:“一是要学习知识,二是要创造知识。归根结底在于创造知识。”

长期和黄昆合作研究的朱邦芬院士回忆,黄昆每研究一个问题,每评阅一篇论文,喜欢“从第一原理出发”,即先不看已有文献,独立地从最基本的概念开始。“正是'从第一原理出发’的风格,使黄昆的研究工作往往具有学术上的开创性,凡以他姓氏命名的理论都是例证。”

正如复旦大学陆栋教授赋诗所云:“不负凌云万丈才,科研襟怀几度开。固体物理奠基者,大师伟名当长在。”

治学为人堪为师表

无论治学,还是为人,严谨都是黄昆的一大特点。他不赞成用过于烦琐的数学方法来研究物理问题,然而在需要数学推导及计算时,又十分仔细,反复多遍。对中青年科研人员的论文,黄昆往往多次修改,甚至于密密麻麻的修改意见有时候掩盖了原文。

朱邦芬院士说:“有时候黄昆和学生一起做的工作,通常在学生做数值计算的同时,他也在家里用一台计算机或计算器进行平行计算,以确保结果的可靠性。”

晚年的黄昆,更加严谨淡泊,甚至有点“怪”。中科院半导体所原所长郑厚植院士说:“他是院士,何况是权威。但他却回绝了很多学术会议的邀请,包括半导体方面的。他认为,现在学科发展这么快,去了以后,你说和不说都不好。不说,你架子大;说了,又怕说错话。”

“从不愿意宣扬自己”

获最高科技奖时,他在“请示”夫人后“勉强”同意记者来到他两室一厅的家,“只能看不能问”。记者呆了不到10分钟,连坐都没坐,正准备开口提问,却被黄昆夫人--李爱扶--这位相伴半个世纪的英国老人下了“逐客令”:“我想知道你们什么时候走?”

“他一般不太欢迎别人到他家里去。即使有事情去,几分钟把事情讲完,他就站起来送客。”郑厚植院士说。

“他们不是不愿意和人接触,而是不愿意宣扬自己。”郑厚植院士解释说,“这是一种道德理念,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求真务实。”

获最高奖后,黄昆仍然住着两室一厅的房子,房子里堆得满满的。郑厚植说:“以前每次给他分房子,黄先生总是不同意。前面给过两次,都被拒绝了。第三次,我们反复动员,您岁数这么大了,要有人照顾,如果请一个阿姨来,房子那么小,人家就不会来。”

“为什么不要房子?因为他对自己非常严。'文革’时,黄先生因为是1955年的院士,每个月有300多元钱收入,我们也就45到50元钱。他说,'我要抽烟,比你多拿6元钱,其余都交党费’。”

“放手”培养 后继有人

在黄昆的带领下,1989年半导体研究所成功组建了半导体超晶格国家重点实验室。之前,郑厚植应邀回国负责实验室工作。

“黄先生很放手。”郑厚植说:“实验室建设、项目申请,都交给我,让我去做。这些年来,我们也一直以他为榜样,特别是他的一些优良作风,在实验室里源远流长。不久前,我们还获得了国家重点实验室计划先进集体称号。”

“去年我们还拿了一个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郑厚植说,超晶格国家重点实验室现有10名40多岁的教授,其中5位'百人计划’,5位国家自然科学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这些年轻人还获得了国家基金杰出青年群体称号。可以说,黄先生倡导的学科后继有人。”

“秉承先生遗志,弘扬科学精神”,中科院半导体所灵堂后方悬挂的12个黑色大字,是灵堂设立者的心愿,也是众多同行同事、后学晚辈的心声。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