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媒体报道
【瞭望】“一带一路”开辟国际科技合作新路径
发布时间:2016-11-12 来源:瞭望 扈永顺 【字号:  
  11月7日至8日,“一带一路”科技创新国际研讨会在北京举行,来自全球近40个国家和地区的350多名科学家,就如何通过科技创新与国际合作服务“一带一路”建言献策。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面临很多挑战,如可持续发展、环境气候、能源资源、安全等问题”,中国科学院副院长谭铁牛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这些挑战不是一个国家独有的,也不是一个国家能解决得了的,必须要合作,共同应对。”

  “一带一路”沿线各国在自然环境、经济发展水平、社会政治和历史文化等方面存在着较大差异,但面临的一系列共性问题和重大挑战让大家走到一起。共建“一带一路”,推动可持续发展,亟须沿线各国科研机构及科学家真诚合作,围绕重大科技问题,协同创新、攻坚克难,共同应对各种挑战。

  首届“一带一路”科技创新国际研讨会由中国科学院、俄罗斯科学院、乌兹别克斯坦科学院、哈萨克斯坦科学院、国际山地中心、发展中国家科学院等十二家单位联合发起主办。“原计划二百人参会,结果来了三百多位科学家。有多名国家科学院院长、国立科研机构负责人、国际组织专家来参会。”谭铁牛说,这充分说明相互合作已成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共识。

  科技合作体系已初步构建

  多年来,面临的共同问题和研究兴趣促使中国科学家与周边国家的科研团队间开展了不少合作研究,也有了一定的基础。“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提出,为中外科学家的交流合作创造了更广阔的空间。

  姚檀栋是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研究所所长,研究领域涉及青藏高原的生态环境与可持续发展。他告诉本刊记者,“2009年,我们发起了以青藏高原为核心的‘第三极’环境计划,先是与尼泊尔合作,有了一个坚实立足点后,合作领域扩展到巴基斯坦,之后是中亚、西亚国家,最后再一直往西发展。”

  “第三极”地区指青藏高原及其周边地区,面积500多万平方公里,平均海拔超过4000米,这一地区环境变化将直接影响周边国家和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第三极”计划围绕青藏高原及其周边地区的气候环境与可持续发展开展合作研究。

  “不管是‘一带’还是‘一路’,都牵扯到地球上环境最脆弱的地区,也是环境灾害最频繁的地区。每年到了季风季节,喜马拉雅山南面水灾泛滥,北面是干旱半干旱地区、沙漠地区,水资源非常少。研究就是从环境和生态角度,为以后人们提供一个行为规范,让发展规划具有前瞻性的意识。”姚檀栋举例说,一个地方绿洲资源有限,如果还要建一个大城市,过度消耗绿洲资源,就会出现像楼兰古城消失那样的案例,人们只能再迁徙。

  “我们要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做一些规划,国内已经有很多成功的经验,比如建了一些地方自然保护区、国家公园。像青藏铁路,我们做成了一条绿色铁路,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发展,它的示范作用就大得多。”姚檀栋担纲的“第三极”环境计划,已发展成为全球知名的区域性国际大科学计划。积聚了大批该领域全球一流科技人才,形成了一批国际领先的科研成果和发现,为该地区各国的学科发展、能力建设和政府决策发挥了巨大作用。

  “中央提出‘一带一路’战略后,中国科学院积极响应,2013年以来先后启动了‘发展中国家科教合作拓展工程’和‘一带一路’科技合作行动计划,在‘一带一路’地区部署了加德满都科教中心等7个海外科教中心,作为与沿线国家开展科技合作的一个稳定持久的平台。”谭铁牛介绍说,中科院率先打造人才、平台、项目相结合的“一带一路”科技合作体系,建立和运行了一批CAS-TWAS(中科院—发展中国家科学院)卓越中心,设立了CAS-TWAS院长奖学金,部署了一批“一带一路”科技合作培育项目,是国内最早围绕“一带一路”战略开展系统性、实质性国际科技合作的部门。

  目前,中科院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地区)的科技交流合作规模超过每年2万人次,累计引进优秀科技人才近300名,资助“一带一路”国家博士留学生超过600人,几乎覆盖中科院所有学科领域。

  “目前,我们‘第三极’环境计划培养的尼泊尔学生有四十多人,培养的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伊朗、肯尼亚等国家的研究生有七八十人。这些人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科技支撑力量,是我们组建的国际科研梯队。”姚檀栋告诉记者。

  携手应对挑战

  研讨会上,多国科学家围绕科学界致力于“一带一路”建设所面临的机遇与挑战展开研讨。

  俄罗斯科学院副院长弗拉基米尔·伊万诺夫指出,人类发展取决于科技进步,采用新能源和新技术促进了工业革命的进程。但无论多么先进的技术,使用中都有局限性,可能还会得到与预期目标相反的结果,现在存在很多技术障碍,产生了大城市病、核电污染、抗生素滥用等问题。他认为,要从历史中吸取教训,对技术风险进行考量,评估其对生态环境造成的影响。新技术的应用需要满足人类文明安全性的需求,技术造成的损害后果不能超过人们的承受范围,要做好应急准备。

  国际山地中心副主任艾克拉比亚·沙玛教授认为,喜马拉雅地区不仅有山脉,也有平原,要考虑如何防止生物多样性消失、保护森林、适应气候变化等问题,让这一地区在获得发展机会的同时又能保护环境。他说,有很多科学家在喜马拉雅地区工作,有很多重大发现,但该地区很多数据都是空白,各国不同科研机构在共享信息、推进跨学科及学科内研究、跨地区合作、填补数据空白等方面需要进一步合作。

  发展中国家科学院代执行主任穆罕穆德·哈桑认为,“一带一路”给科技界合作带来机会的同时也带来挑战。各国在科技能力建设方面存在差异,要考虑如何通过合作发展自身,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他建议成立国际间的科学院组织,发挥各国科学院的作用,同时,在信息通讯领域、网络数据等方面加大合作力度。

  来自非洲一所高校的代表说,希望“一带一路”科技合作计划能够将更多非洲地区的科研机构和科学家吸收进来,携手应对挑战。更有多国代表表示,希望能够与中国科学院加强合作。

  泰国研究基金会主席苏西蓬说,中国GDP是泰国的27倍,现在泰国科技投入占GDP比重仅有0.48%,未来十年有望达到2%。中泰合作领域广泛,在极地研究、生物多样性研究方面有很好的合作前景。

  哈萨克斯坦科学院代表萨提包尔金·阿孜姆汗表示,哈萨克斯坦是中国的邻居,位于“一带”的中心点,他说,“一带一路”的倡议非常有远见,但中哈合作力度还有待加强,希望今后在交通运输、打造中哈经济走廊方面加强合作。

  埃及国家研究中心主席Ashraf Shaalan说,埃及国家研究中心从2011年开始与中方合作,到2015年合作项目已经翻倍。在“一带一路”框架下,中埃科技合作可以在综合性研究项目、可再生能源、生物燃料、纳米科技领域加强合作。

  针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强烈的科技合作需求,中国科学院院长白春礼提出,将携手推动和搭建沿线国家科研机构间科技合作平台、科学家联盟,以及围绕重大科技挑战确定优先重点合作领域,包括生态环境挑战;疾病、新型传染病;饮用水、食品安全等民生领域;基础研究、设备共享、教育培训等基础能力建设领域。

  发挥中科院主导作用

  会上,一些科学家对“一带一路”科技合作的具体计划非常感兴趣,多位科学家还提出,希望中国科学院能够代表中国在“一带一路”科技合作中承担起领导角色。

  苏西蓬说,希望中国科学院在未来五年中,能够承担起“一带一路”科技创新中的领导者角色。英国皇家学会会长、2009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文卡·拉马克里希南同样认为,中国在经济、科技上都取了很大的进步,应当在“一带一路”科技创新合作中承担领导者角色。

  谭铁牛告诉记者,“‘一带一路’是国家大战略,中科院作为中国的‘科技国家队’,帮助沿线国家培养科技人才、提升科技支撑服务以及创新能力,是义不容辞的责任。”

  为将科技合作计划落到实处,与会的20国(地区)国家科研机构负责人和代表共同发布了国际上首个针对促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开展科技创新合作的“宣言”,即《2016“一带一路”科技创新国际研讨会北京宣言》,宣言提出要打造运转高效、信息共享的“一带一路”国际协同创新平台,推动合作研究与创新,促进信息共享与合作共赢,联合开展战略咨询,促进彼此间的政策沟通,提升科教能力建设。

  未来,将充分发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科研机构和组织的地域特点及多学科综合优势,围绕“一带一路”建设重点领域,以及重大资源、环境、经济、民生和可持续发展中的科技问题,组织、支持和实施国际科技合作研究计划。

  具体到实施层面,不少科学家已经有了规划。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资源学家孙九林告诉记者,他所参与的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将在生态环境、区域可持续发展,信息共享网络平台建设,区域资源承载能力研究三方面开展国际科技合作。

  “数据资源建设是挑战,‘一带一路’科技合作研究、公共项目都需要基础数据支撑,数据网络连通需要数据做核心,贸易、金融平台主要就是信息流,但这些数据量非常庞大,组织难度很大。只有通过共建共享,才能变挑战为机遇。”孙九林表示,数据平台的利用涉及机制问题,大数据是核心资源,跨界资源的共建共享、互联互通需要建立数据标准。

  孙九林团队已经与俄罗斯团队合作十年,在地理信息、资源环境数据调查方面取得了很多成果,“各个国家的政策体制不同,但现在大家有共同感兴趣的问题,我们将对中蒙俄经济走廊的生态环境容量、承载能力方面做一些基础研究工作。”孙九林说。

(责任编辑:侯茜)
关闭窗口
 
© 1996 - 2016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