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首页|图片新闻|会议动态|视频访谈|中科院之声|两会时评|媒体报道|历年回顾|聚焦科教| 热点话题|链接
您的位置:首页 > 2010年“两会”聚焦科教
女科技工作者中为啥拔尖的少
  文章来源:科技日报 贾婧 刘莉 发布时间:2010-03-22  

 10岁的儿子连一句完整的中文都写不出来,一家人挤在50多平方米的房子里,每月拿着与国外相差几十倍的工资,白天钻在实验室,晚上还要追着孩子教中文。

这就是当年42岁的女科学家崔向群回国主持LAMOST(大天区面积多目标光纤光谱天文望远镜)项目后的生活。对孩子,母亲往往承担着比父亲更重的责任,一旦责任不能尽到,思想上的负担也会成为长久不能卸去的包袱。

而她培养的另一个“孩子”——LAMOST则创造了一种新的望远镜类型,是世界上口径最大的大视场望远镜和光谱获取率最高的望远镜,被称为“光谱之王”。

3月17日,在北京大学召开的“中国科学院女科学家进校园”首场报告会上,中科院国家天文台副台长、2009年中科院“新科”院士崔向群和学生们分享了她攀爬科技高峰的喜悦,和作为一名女性曾经事业家庭难以兼顾的苦恼。

“剪刀差”现象

像崔向群这样能顶住家庭、事业的双重压力,并取得重大科研成就的科学家并不多见,女科学家更是凤毛麟角,大多数都由于家庭的原因在科研的道路上止步了。

“初中级38%—高级8%—院士6%,越往上走,女性比例越少。”同样参加当天报告会的中科院党组副书记方新研究员将其形容为“女性科技人才成长的‘剪刀差’现象”。

在刚刚闭幕的全国“两会”上,全国妇联书记处书记甄砚在发言中报告了妇女参与国家社会管理和科技领域中高层人才的比例:人大代表21.4%,政协委员17.7%,省一级女干部10.6%,地市级13.2%,县级16.8%。中国女科技工作者在所有科技工作者中超过1/3,但院士、“百人计划”中女性只占5%。

看起来,女科技工作者在我国整个科技工作者队伍中所占比重并不低,但女科技工作者队伍的质量优势相对较弱,越是高端越缺乏女性参与。

“女性承担了家庭劳动和子女教育的主体角色,在‘无视两性差异’为标准和政策的基础科技活动中,只能逐渐降低自己对工作目标的要求。”方新表示,这样的情况,造成了女性在从事科技工作的最重要年龄段,呈现出目标定位的低倾向趋势。

与男性目标定位的变化特征存在明显差异,加剧了科技界的性别分层现象——“剪刀差”就这样产生了。

“女人味”的羁绊

在方新带来的一项涉及2000名女科技人员和2000名女研究生的调查中,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引起了大家的注意:越是年轻的女性,越强调两性差异。

老一代女科技人员认为基本没有什么性别差异;中年女科技人员希望自己能在照顾好家庭的基础上做好科研;而年轻的女学生中“干得好不如嫁得好”的声音不绝于耳。

在这项中科院所做的关于“女性科技人才成长的调查报告”里,对于“剪刀差”现象的形成给出了一些答案——社会偏见,双重角色,主观价值取向。

调查显示,主观因素对女性科技事业发展的影响已经上升为关键问题。

“能不能抱个‘铁饭碗’成为女性从事科技工作最看重的一个方面。”方新表示,随着科技女性年轻化,他们对科学技术的喜爱程度明显降低。女性的角色优势主要表现为工作认真踏实,未能真正成为一种独特的创新力量而发挥出更大的作用。

“今天凸显物质的社会大环境,对所谓‘两性无差异化’其实有明显反弹,强调‘两性差异’。”参加报告会的全国政协副主席、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王志珍院士表示,现在对女孩子的教育存在很多误区,甚至有很重的商业化气息,把女性极力塑造成所谓的有“女人味”的社会角色,实际上是对女性的贬低。

“最重要的是,应加强对女孩子和女青年的教育,鼓励和倡导她们热爱科学、刻苦奋斗、积极向上、独立自主。这才是从根本上培养能在平凡的工作中成功地为人类进步作出贡献的女科学家。”王志珍说。

脱颖而出还需政策保障

“30岁左右是女性科技工作者成长非常重要的时期,而这个时候她们要成家、生育,包括对社会职业生涯的选择,生完孩子回到工作岗位,可能课题没有了,‘一步赶不上,步步赶不上’。这时候适当地对女性科技工作者给予一定的政策支持是必要的。”方新说。

“要支持小人物,支持年轻人,尤其是年轻女性。”王志珍对此也深有同感,她借用王选的话说,“在我还是个小助教的时候,正是我最具有创新性的阶段,但是没人关注我,而现在我的创新性几乎已经没有了又有很多人关注我,这个事情搞反了。”

如何为女科技工作者开出一条道,给她们进入科研领域搭建平台,提供发展的空间。方新表示,中科院等部门正在努力积极地做各种尝试,从制度、政策、资源以及社会舆论等方面为女科技工作者的脱颖而出创造条件、提供保障。

去年12月底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新修订的《科技进步法》,把鼓励青年女性和少数民族明确地写进了《科技进步法》。中国科协成立了女科技工作者协会。中国青年女科学家、中国青年科技奖中女性获奖年龄,由40岁放宽至45岁。国家自然基金也正在研究相关政策,申请中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对30岁左右的女性给予一定倾斜。

受生育、哺乳和子女抚养教育等影响,女性在事业发展上比同龄男性滞后5年左右时间,且退休时间比男性早5年,女性科研生命基本上比男性短10年。30—45岁是女性科研人员的丰收期,但很多基金、奖励项目的年龄限定在40岁。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女性科技人才基数较大而拔尖者较少的现象。中国青年女科学家、中国青年科技奖女性获奖年龄的调整也正是基于这种考虑。

科学研究不像行政工作,“要比例是不可能的”,方新在回答现场学生提问时说,“除了各方面努力改善环境,创造女性成长成才条件的同时,女性要成功,对自己来说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更勤奋、更努力。”

两会时评 更多>>
“我们可以走出一条光明的路”
团结奋发进取 不负人民重托
发挥节能减排的“调”“控”作用
“低碳热”折射发展方式之变
感激之情与敬畏之心
“抢话筒”应是议政常态
敢讲话 会讲话
王委员,你不必说“得罪了”
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当校长的“副部级”拿掉以后
发展低碳农业潜力巨大
请让基层代表多发言
大力推进大学创业教育
相关链接  
中国政府网2010年“两会”专题
人民网2010年“两会”专题
新华网2010年“两会”专题
中新网2010年“两会”专题
新浪网2010年“两会”专题
腾讯网2010年“两会”专题
© 1996 - 2010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02857号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 Email:webeditor@cashq.ac.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