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等奖5篇
二等奖10篇
三等奖20篇
优秀奖25篇
特别奖若干
网络评选:2011年8月30日-9月20日
奖项公布:2011年9月21日
颁奖典礼:2011年11月
邮箱:zhengwen@cashq.ac.cn
 
院子里一个老头子的感受与期盼
——我心中的中国科学院
发表时间:2011年08月02日 作者:王茂章 【字号:

  早就在网上看到“我心中的中国科学院”征文活动的消息,于是心中一动,想试着写点东西谈谈我这一辈子在科学院的感受以及对今后期盼(到今年10月就满53年了)。

  五十多年前,刚满20岁,偶尔的机遇,在天津大学四年级上学期间、正在工地参加轰轰烈烈大炼钢铁之时,和当时北京石油学院、上海华东化工学院和广州华南化工学院四个学校的近百名同学一道,突然被一纸调令、“拔青苗”抽调到中国科学院石油研究所(现大连化学物理所)。在实验室学习和工作一年半之后,经过论文答辩也算混到了个毕业文凭。1960年3月,这批中的绝大部分同学就都被统一分配到地处黄土高原的太原、新成立的中科院煤炭化学研究所(这样的经历,年青的一代恐怕不会再有了)。到煤化所后一干就是38年,也就没再挪窝。退休后有幸到沈阳中科院金属研究所“客座”了7年,2007年又被煤化所课题组返聘回所。这一辈子的成长、工作,直到如今已是古稀之年、正是“奔八”的人,仍然没离开这“院子”,自然也就有些感受,期盼也就更加殷切。

  记得好像是上世纪六零年初春的某一天,头一次出差去沈阳分院,正好聆听到当时科学院张劲夫副院长慷慨激昂,令人血脉喷张的讲话,他挥动手臂,从台上跳到台下,大声疾呼:“苏联和美国分别于57年和58年发射了人造卫星,在当前严峻的国际形势下,我们中国科学院也要上下一齐努力,即使是将一颗铁蛋蛋送上太空,也将为我们国家争口气!”。尽管不久科学院也深受“文革”动乱之害,但在科学院老领导以及钱学森等老一辈科学家的共同努力下,1970年4月24日仍然成功将“东方红一号卫星发射到了预定的轨道。而科学院在这些方面的巨大成功也一直在激励着我们这代人更踏实地工作。

  不管是否认定科学院是“国家队”,但不能否认的是,在“两弹一星”等重大涉及国家安全及国民经济建设中,科学院各研究所确实为国家作出过重大贡献。且不说化物所和金属所这两个院士多、牛人多、成果颇丰的雷人强所,就是地处“不东不西,不是东西”的太原、科研条件差、牛人少的煤化所,也仍然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国家安全及经济发展为作出了应有的努力。因此本老头认为科学院今后应“以不变应万变”,尽管根据所处的发展形势和改革大潮,各方面都在不断地发生变化,但是,作为国家的科研机构,其科研项目为国家战略要求,为国家安全以及国民经济建设发展的总方针是不应改变的。

  然而当前科学院,特别是一些研究所仍然存在着这样和那样的问题,下面提到的这些“多”和“少”只是结合个人已往的一些感受,期望咱这院子、这所以至所内的课题组今后会有更多的“多”,更少的“少”。

  “管理服务多点,各级官员少点”:公务员本来是管理服务的,但当今中国似乎都成了官员,这一大气候对我们院子也有影响,院、所各级办事人员似乎都成了不同级别的官员。“迎来送往”和“吃喝拿带”在一些地方似乎已成常态。而个别研究人员也争相当官,以取得更多的研究资源,不少有望在科学上有所成就的佼佼者,也因此断送了他们在科技方面更好的发展前途。希望咱院子里有更多全心全意的管理者而不是“一心二用”的官员。在这里想起曾为创建煤化所费尽心机,曾给国家领导人讲过课的已故原煤化所老所长鲍汉琛先生。他一生为科研管理作贡献,干当公仆,不留个人研究的小领地。由于他的远见卓识,提出的实用发展课题和有远见的战略性发展项目为整个所争取到大量经费及资源,这些课题和项目经过几代人的努力,目前都已取得重大成果,但他生前从不在任何项目中挂名,将荣誉及好处完全让给科研第一线的研究人员。难怪人们都一直在怀念他,期盼这样的领导和管理者更多一些。

  “公开透明多点,独断专行少点”:最近中央部门,包括科学院三公经费的公开已开了个好头,期望从院到所,从所、开放实验室直到课题组,应在事关人事、项目、经费等方面都能利用网络优势,都拿出来晒晒,接受公众的监督检查,这样将研究经费挪作它用的事就会少很多,而个人的独断专行必然会衍生出种种问题,没有监督的权力必然会导致绝对的腐败。就是一个小小的课题组也一样如此。如今已被刑拘的准院士段某的作为,就是值得我们警惕的例子,他如果连一点点差旅费都要侵占,遑论其它。

  “务实研究更多点,老板掮客少点”:院子里绝大多数科研人员都是兢兢业业从事务实研究,所获得研究经费也都精打细算合理开销,但也不能否认确有个别专门捞取科研经费的老板掮客,他们善于采用各种手段从不同途径捞得大量经费,特别是迎合潮流用“小钱换大钱”,甚至某些单位过去的个别头头也曾鼓吹这点,认为只要能弄来钱就是能人。而某些捞到经费的所谓识时务的“能人”,在非本专业、根本不熟悉的项目上混上几年,将钱财经费挥霍一空后,在验收时又能再用“钱”摆平各方面关系顺利过关。实在不行就跳槽到别的单位,打着原来曾在院子里的旗号,继续以专家自居,蒙混欺骗,过着忽悠人的“美好日子”。

  “平衡发展多点,马太效应少点”:马太效应是“凡有的,加给他让他多余;没有的连他所有也要夺过来”,这完全与平衡发展相悖。院子里的项目、资源、经费应该更合理分配,不能“强者通吃”。我们应该大力支持千人、百人计划的牛人,但也不能认同某些人靠同一个研究内容却将什么项目的经费都占去,从不同途径得到的经费使这些人富得流油;而弱者,特别是一些新毕业、土生土长的博士,即使有很好的想法,有出众的能力,但却很难申请到所需经费,以致只好长期寄人篱下,替别人打工。

  同样,各研究所的园区建设也是如此,如果院基建局的领导经常能到各地检查体验,就会看到先进与落后,豪华与贫困的巨大差距。当然,形成这一巨大反差有种种原因,但也不能让某些太寒碜的所容所貌影响整个院子的整体形象吧。

  “人才宜居环境多点,近亲繁殖关系少点”人才是科技创新发展的根本,没有高素质的人才,一切都将成为泡影。如何留住人才大有讲究,这当中软硬环境都有,非三言两语能说得清楚。改革前全院分散在各地的研究所,院里还有统一的政策,现在却要“属地化”,必须向落后地区看齐。结果,边远落后地区人才“孔雀东南飞”“迁移北、上、广”已是不争的事实。有些所已有“百人计划”人员一到期满后就立即调走,甚至还有整个科研团队集体调往北京,上海的,如果不采取一些特殊的配套措施恐怕像上一代人那样全靠讲大道理和严控的“调令”,要想稳住处在落后地区的人才恐怕是很难实现的。

  研究生的培养为科学院带来无穷的活力和新生力量。但是也应看到吗,现在研究所甚至课题组所用人员,愈来愈近亲繁殖,甚至连课题组之间的交流都不多,这会带来极多的弊病,值得相关部门重视。当然,这对某些落后地区的研究所来说也可能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因为实在没有其它途径能吸引更广泛的人才,也就只好靠近亲繁殖,从而人员结构也就不可能“五湖四海”,而必然是愈来愈“属地化”。

  上面拉拉杂杂,想到哪里就写到哪里,这些个人感受和对咱院子的期盼写得不一定合适。其实,在当今院子里,各研究所甚至各课题组,有众多曾在发达国家的研究所或学校学习或从事过研究的“海归”人士,他们心中已有许许许多多成熟的管理经验及值得借鉴的优良作风。问题是如何将以人为本、精心管理的普世价值,特别是怎样将社会实现真正的开放和民主的科学价值与中国特色结合,促进咱这一国家级层面的院子不断改革、与时俱进、持续发展,从而能涌现出大量的杰出人才,得到丰硕的创新成果。当然这里提到的中国特色是指符合历史发展规律,促进生产力发展的那些特色,至于那些滋生腐败的某些不应有的特色,则是我们必须摈弃的!

    作者单位:中国科学院山西煤炭化学研究所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 1996 - 2011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0285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