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等奖5篇
二等奖10篇
三等奖20篇
优秀奖25篇
特别奖若干
网络评选:2011年8月30日-9月20日
奖项公布:2011年9月21日
颁奖典礼:2011年11月
邮箱:zhengwen@cashq.ac.cn
 
在变革中谋求创新发展
发表时间:2011年07月21日 作者:陈晓亚 司胜利 【字号:

  变革是发展的方法和途径,发展是变革的目的。变革需要胆魄,需要智慧,更需要实事求是、与时俱进的科学思维。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成立与发展的历程就是在变革中谋求创新发展的过程。在大变革大发展之后,面对国家需求、国际生命科学不断突破以及兄弟单位快速进步为我们带来的紧迫感,如何在继续变革中谋求更好更快的创新发展是我们当前的一个重大课题。

  上海生科院是我国生命科学研究的重镇,这里有中科院三分之一的生命科学研究队伍,诞生过人工全合成结晶牛胰岛素、人工合成酵母丙氨酸转移核糖核酸、卵母细胞的受精成熟和单性生殖、水稻基因组和功能基因组等重大成果,是我国现代生物学的摇篮,也是我国有志于生命科学研究的年轻学子们向往的地方。60多年来,伴随着国家、中科院前进的步伐,上海的生命科学研究机构从最初的药物所、生理生化所、实验生物所,逐步壮大发展为生化所、生理所、药物所、细胞所、植生所、昆虫所、脑所、生物工程中心等。1999年,为充分发挥上海生命科学研究的综合优势,加快不同领域方向间的交叉与融合,中科院党组决定在沪区8个生物学研究机构的基础上组建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作为知识创新工程的先头部队,我们的任务是建立从源头创新到服务经济社会、服务人民健康的新型科研体系。十多年来,上海生科院克服困难,先行先试,创新体制机制,推进交叉合作,加强开放联合,集聚创新人才,面向国家需求和科学前沿进行了一系列新的布局,取得了一批重要成果。上海生科院的成立是中科院在知识创新工程中对现代院所制度的一次探索,是对现行科技体制机制的一次大胆变革。

  人才是事业发展的根本。长期以来,老一辈科学家肩负着国家和人民的重托,为我国科学事业的发展努力工作,奠基开路,在建国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是我国科技创新的主力。他们取得的成就和对我国科学发展的贡献永远值得我们敬仰。由于文革十年的影响,一直到九十年代中期,我们的科研队伍中年轻人才还不多,从海外学成回国的更是凤毛麟角。如何解决人才断层是当时研究所发展的关键。知识创新工程以来,由于国家和上海市的发展、科研条件的改善、科技体制改革的进步等,吸引了一大批归国年轻学者加盟上海生科院,我们迎来了第二个“科学的春天”。现在的队伍中,既有把关掌舵的老一辈科学家,也有思维活跃、成绩突出的中青年科学家。上海生科院目前拥有包括“两院”院士23人、美国科学院院士1人,“千人计划”入选者7人并正在引进“千人计划顶尖人才”,973国家重大科学计划首席26位,基金委“创新群体”负责人8位,国家外专局-中科院海外创新团队3支,在岗“杰青”获得者54位,“百人计划”入选者129位。他们已成为我们的事业成功的最有力保障。

  稳定支持的研究经费、完备的硬件设施、优美的科学园区,是科学家向往的一流科研机构的显著特征。九十年代以前,由于国力限制,中科院各研究所园区面貌陈旧,设施落后,经费紧张甚至捉襟见肘。十多年的发展,随着国家财力的提升和对科技事业投入的大幅增加,现在的科研园区已焕然一新,科研经费已基本能够满足需要,硬件设备也可以与国际先进水平的学术机构比肩。近两年,上海生科院又获准部署了一些新的机构,新建了一批科研基础设施:在浦东,国家蛋白质研究上海设施开工建设,这将使生命科学的研究能力迈上新的台阶;在松江,有创意有品味的辰山植物园和辰山植物科研中心开始运行,为上海的城市环境再添美景,为植物资源的保护与研发开辟了新的基地;在徐汇,新的生命科学综合实验大楼不久就要竣工,将为科研人员提供更加优越的工作条件。我们之所以能又好又快地发展,首先是因为处于科教兴国、建设创新型国家的伟大时代,同时,也得益于上海这个改革开放的“龙头”在“创新驱动、转型发展”方面所营造的良好环境,当然,也离不开大家的不懈努力,可以说是天时地利加人和,创新跨越正当时。

  上海生科院成立以来取得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面对当前日新月异的世界科技发展趋势和国家在产业转型、能源资源与生态环境、粮食与食品安全、人口与健康等方面的严峻挑战,现在还不是总结成绩的时候,而是要更加深刻地认识自身承担的重大历史责任,更加清醒地看到自身存在的不足,“知不足,然后能自反也,知困,然后能自强也。”

  尽管我们在深化科技体制改革方面取得了重要进展,但距离现代科研院所体制还很远;管理效率还需要进一步提高,管理成本还需要进一步降低,大型机构、二级管理的运行机制需要进一步完善;科研产出有了大幅度的提高,但还缺乏重大突破;创新能力有了大幅度增强,但原创力还远远不够,从“跟着走”到“领着走”还任重道远;评估机制重数据轻实效,研究与应用两张皮;战略规划偏重于追求规模,而不是真正的学科发展和人才规划;宽容“失败”的、自由探索与团队攻关有机结合的、有利于原始创新和系统集成的学术环境还需要着力营造;等等。这些问题都要我们继续深入地思考,大胆地探索,主动地“应变”、智慧地“谋变”、科学地“改变”,以变革促发展。

  首先,在学科布局上要“谋定而后变”。要以前瞻的战略眼光分析面临的现状和发展的现实与前景。上海生科院组建以来,在中科院党组的统筹下,陆续新建了健康科学研究所、营养科学研究所、上海巴斯德研究所和中科院-马普学会计算生物学伙伴研究所等,大幅度提升了为国家人口健康服务的能力。近年来,一方面国际上生物技术和转化医学快速发展,一方面经过三期知识创新工程,我们有不少成果需要继续往下游推进,于是,在转化医学和生物技术领域进行新的布局,已成为上海生科院的一项战略选择。令人高兴的是,这个布局和发展设计得到了中科院有关领导的肯定和支持,我们将借“创新2020”的东风,加大与高校和医疗部门的合作,进一步完善科技创新的价值链,加快推进科研成果的转移转化,进一步提升为国家和人民医疗健康事业服务的能力。

  其次,在管理体制机制上要继续“探索以求变”。要从学术发展规律的角度和历史的高度进一步审视和完善我们的管理服务。上海生科院的成立,是中科院开展知识创新工程的一项重大改革举措。12年过去了,上海生科院在促进学科调整与发展、保障科研人员专心致研、推动实质性交叉合作等方面采取了一系列举措,取得了较好成效,但也还存在一些必须重视和解决的问题,例如,体制超前带来的社会不适应,尽管生科院各所实力很强,但遇到申请竞争性科研任务、各类人才计划等需要以“法人”为单位时,我们的研究所往往要受“委屈”,不利于发展;院所两级管理的机制还处于探索之中,管理工作者的服务理念和工作效率还需要进一步提升;PI负责制一方面分散了他们做研究工作的精力,同时也使得院所的调控能力弱化,很难组织起来针对国家重大需求和重大科学问题的联合攻关;不同学科之间的交叉融合还不到位,生科院的优势还没有得到充分发挥;评估机制的不完善使一些科研人员还仅仅满足于实验室内的探索,主动走出实验室服务于经济社会发展的意识还不够;项目管理方面的缺陷以及社会上浮躁思想的影响使得少数科研人员无法静心于科研;等等。因此,很有必要对上海生科院的整体情况进行一次全面地分析和梳理,看一看哪些还不符合现代科研管理体制的要求?哪些还不适应事业发展的需要?哪些还不能让我们的科研人员满意?找到问题后充分发挥各类人才的智慧与创造性,解放思想,直面问题,继续改革,大胆探索,我们的工作才能越做越好。

  第三,在人才队伍建设上要“通时达变”。人才引进与培养始终是事业发展的重中之重。尽管我们的人才队伍已出类拔萃,但我们仍需要以求贤若渴、周公吐哺的精神来做好人才引进工作,尤其是帅才的引进,切不可死守常规。要精心创造让他们安居乐业、大展宏图的环境和条件。只有提供持续不断的人才资源,才能确保持续合理的人才梯队,才能保障我们的事业长盛不衰。

  第四,在文化建设上要“形变神不变”。“唯实、求真、协力、创新”的科学院风和“科学、民主、爱国、奉献”的优良传统,是我们文化的“灵魂”。“文化”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对身在其中的每一个人想问题、办事情的出发点都有着巨大的影响,对人们的行为有强大的规范作用,对事业的发展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保障作用,相信每一个科学院人都能够深切体会到这种文化的强烈存在和巨大力量。我们要倍加珍惜老一辈科学家留下的宝贵财富,继承并大力弘扬“科学院精神”,不可借口情况不同了,而忽视甚至抛弃了自己的优良传统,更不能因为社会的浮躁,就忘记了我们自己的优秀文化。同时,也要根据时代的发展,不断丰富文化建设的内涵和载体,积极借鉴吸收国际上优秀的科研文化。我们不仅要在科技创新上当好“火车头”,更要在传播科学思想和科学精神、促进社会进步方面当好“火车头”。

  从哲学的观点看,“变”是绝对的,“变则通,通则久”,关键是要认识变革的规律与条件,把握变革的节奏和方向。我们既要敢于创新,更要谋于创新、善于创新。我们已经拥有了卓越的队伍、一流的设施、优美的园区,下一个目标是什么?我想,应该是创新的发现,是先进的思想,是高效的体制,是高水平服务于国家和人民的能力。

    作者单位:

    陈晓亚,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

    司胜利,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 1996 - 2011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0285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