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等奖5篇
二等奖10篇
三等奖20篇
优秀奖25篇
特别奖若干
网络评选:2011年8月30日-9月20日
奖项公布:2011年9月21日
颁奖典礼:2011年11月
邮箱:zhengwen@cashq.ac.cn
 
汇百家之言,建强大科院
发表时间:2011年07月20日 作者:姜进举 【字号:

  自“我心中的中国科学院”征文活动开始以来,很多热心人士作文参与,分析当前态势、建言未来发展,虽言辞犀利,但情真意切,十分值得思考。这说明,大家对中国科学院是有深厚感情的,是有深切期待的,是有信心的。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科学院爱的深沉。

  百家建言

  (一)重塑科学精神和传统院风

  “《中国科学院章程》规定:中国科学院是国家自然科学最高学术机构,在科学技术方面的最高咨询机构,自然科学与高技术综合研究发展中心。办院方针是:面向国家战略需求,面向世界科学前沿,加强原始科学创新,加强关键技术创新与系统集成,攀登世界科技高峰,为我国经济建设、国家安全和社会可持续发展不断做出基础性、战略性、前瞻性的重大创新贡献。这一切的实现,归根到底就是要践行好‘科学,民主,爱国,奉献’的优良传统,坚持住‘唯实,求真,协力,创新’的院风。但现在究竟是不是真正落到实处呢?当我是中国科学院旁观者时,我深信不疑;当我踏入中国科学院时,我将信将疑;当我在中国科学院呆了五年时,我不信可疑。为何会有这样的感受呢?”

  ——程建峰(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院植物生理生态研究所)

  评:社会商业化了,但是科学院的风气和精神不能被商业化;外面的世界浮躁了,但是科学院的管理人员、研究人员和研究生们不能浮躁。科学院不但应该是学术高地,还应该是科学精神高地、爱国主义高地。“中国科学院”这个名字承载着人民的信任、历史的责任和中国的梦想啊!

  (二)革新科研评价体系:确保公平,引领形成新科研价值观

  “‘百人计划’要求是有国外留学背景的。从薪金到职称,本土人员即使做得再出色,待遇总体都远低于有留学背景的人员。在这种情况下,有多少年轻人愿意留在国内做贡献?有多少单位能招到满意的高质量的博士后?‘百人计划’在目前的结果,表面是引进了一些人员,实际上是千倍、万倍得把更多的有潜质的年轻人‘驱逐’到国外,在最有创造力的年龄去给国外做贡献了。”

  ——网友sanwen

  评:不公平待遇伤了“土鳖”的心,逼“土鳖”出国镀金,逼年轻人出国为他国效力;而有些“海龟”虽名不副实、骗钱骗名,却一路凯歌。现有的人才评价体系已经严重扭曲了人才的成长路径、限制了生产力的发展,亟待革新。

  “与中国整体卷入经济大潮一样,近十几年来中国科学院一度进入了SCI盲目崇拜期,科研自信心严重下降,言必称美国。为了发表文章,不断重复别国科学家的劳动。数量有了,但论文质量差了,人心浮躁了,科学院地位下降了。”

    ——蒋高明(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

  评:研究生毕业与SCI挂钩、研究生评奖学金与SCI挂钩、科技工作者评职称与SCI挂钩、很多项目的考核验收与SCI挂钩……以SCI为纲已经导致一系列严重的恶果:导师学生之间的关系趋向紧张;科研产出趋向单一化,宝贵的精力和资金都转化成了用英文写的Paper,中国的期刊被中国人边缘化了,科研对生产力的促进作用被大大削弱了;为了多发SCI,研究人员急功近利倾向严重,导致大量低水平重复而高水平研究成果寥寥无几,长此以往,严重削弱了中国的原始创新力和科研自信心。总之,以SCI为纲,已经偏离了我们科学院的初衷,不能从根本上提升中国的科技实力。中国科学院亟需锐意革新,引领中国形成新科研价值观,为科教兴国和人才强国战略开辟新路。

  (三)革新中国科学院院士制度

  “曾几何时,院士不仅仅是学术荣誉,更是崇高学术品德的象征。随着院士队伍的大扩容和泛滥,‘院士’已开始与学术不端、学术腐败联系在一起,成为学霸的代名词,成为中国科学的毒瘤。现在,我心中的中国科学院是‘官院’,院内供养着近千名被称为‘院士’、相当于副部长级别的学官。两年一次的院士大选,更像是娱乐界选秀和全国荒诞剧大赛,各路演员使出了浑身解数,跑的跑跳的跳、包的包装的装、骗的骗抢的枪、哭的哭闹的闹,丑态百出,真是叫人大跌眼镜。”

  ——黄秀清(中国人民解放军理工大学)

  “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的院士队伍越来越庞大,两年一度的院士增选活动哪一次也没落下,每次都是轰轰热热,被选进的,到处演讲介绍其‘成就’者有之,在校园放烟花庆祝者有之。院士评选早就背离了初衷,已经成为特权、财富、关系的博弈。”

  ——嵇少丞(加拿大蒙特利尔大学工学院)

  “许多人当了院士后就变成了通才,以前讲话很小心的,后来就什么话都敢讲了,什么会都可以参加,参加还得坐在主席台的中间位置。学者官员化倾向异常明显,院士被社会高度吹捧,由人变成了神。”

    ——蒋高明(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

  评:中国科学院院士是极其令人尊敬的称号,但是现在它被玷污了。君不见,院士评选中的各种猫腻令大众严重质疑院士评选的公平性,某些院士的平庸学术水平令人怀疑其是否真的符合院士标准,某些院士的“学霸”行为严重损害了院士在广大科技人员心目中的光辉形象。对此,很多网友强烈建议院士评选要宁缺毋滥,绝不能滥竽充数;建议恢复院士头衔的纯粹学术性和荣誉性,杜绝官本位思想,不要将院士与副部级挂钩。希望科学院倾听人民的声音,好好革新院士制度,院士可是科技人员的榜样啊,如果院士不正,上行下效是很可怕的。

  (四)全面革新现在的科研环境

  “没完没了的检查、考核、评估、验收减少了,中国科学家才能平静下来做学问,出于对科学的执著,对国家、民族和人类的可持续发展搞科研。中国不缺少科研优秀人才,但缺乏科研人才脱颖而出的环境。中科院与其花大价钱引进人才,不如营造良好的科研环境,让更多的年轻人安心进军科研主战场。”

    ——蒋高明(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

  “众所周知,青年研究人员正处在人一生中的黄金时期,但如何启动研究却是一个老大难的问题。因此梦想中的中科院有一个更加公平的,大力合作的科研制度和氛围。”

  ——陈斌(日本国家产业技术综合研究所)

  评:客观环境决定处于其中的每一个主体的命运。科学院应该帮导师从跑项目、争经费、备评估等杂务中解脱出来,让他们有心思回归科研一线指导研究;给年轻科技工作者提供宽广公平的起步平台,使其有机会独立成长;给硕士博士研究生提供相对宽松自由的生活和研究氛围,激发其创造力;最终,让各层次的科技工作者都能够安心工作,踏实专注不浮躁,数年一日做研究。科研环境变好了,处于其中的科研主体没有理由不优秀起来。

  (五)协调导师与研究生的关系

  A、B两个研究生见面。A:“同学,你来科学院读研究生的目标是什么?”B:“把我的导师培养成为院士。”   

     ——在科学院流传的一个冷笑话

  “学生不能按时毕业,带来了精神压力,影响了学生相亲、恋爱、成家,在这样的心情下,学生们怎么能够热爱中国科学院?一些导师,拼命使用学生,把他们当成廉价的打工机器,学生论文憋出来了,通讯作者获得了甚至院士这样的荣誉,可他们的学生呢?八九年得到一个学位,大好的青春年华浪费在SCI论文上,学生心里的苦楚跟谁说呢?一些导师自己不做学问,靠剥削学生的劳动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和私欲,这一点是让学生们看不起的。”

  ——蒋高明(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

  评:现在很多研究生都把导师叫“老板”,称呼的改变说明了导师与研究生之间的关系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虽然都被称呼为“老板”,但在与其研究生的关系方面,不同的导师差异巨大,其中不乏师生关系极度紧张者。网络成了广大的硕硕博博们发泄的空间,毕竟现在的研究生实际上处于弱势地位(感觉近两年来中科院研究生的地位正在提升)。小木虫论坛上就有不少笔伐导师的帖子,写得十分犀利,有兴趣的读者可以搜索拜读一下,而有些回帖更犀利,用义愤填膺、群情激愤来形容丝毫不为过,这说明不论是发帖人还是回帖人都有过或正有着惨痛的经历;从回帖量来看,被不良导师潜规则的学生不在少数。网上发泄还是好的,更有甚者忍无可忍,自杀或者把导师一起带走。师生关系到了这步田地,令人心痛,发人深思。究其原因,我认为有很大一部分是选择错误造成的。因为网上公布的导师资料有广告的嫌疑,致使考生对未来的导师和实验室缺乏真正的了解;信息的不对称使考生处于不利地位,极有可能把自己送入虎口,饱受折腾、看清本质之后很多人丧失科研兴趣,心灰意冷,后悔莫及,严重者甚至选择退学。这对学生是多么大的伤害啊,对科学院是多么大的损失啊,伤不起呀!鉴于此,科学院不妨提供一个开放平台,让欲报考中科院的考生能够充分了解未来的导师和实验室,以便将悲剧消灭在萌芽状态。此外,有网友建议“导师在招生时必须公布以往所有毕业生的就读年限、产出以及毕业时的就业去向;学生绩效直接与导师薪资和招生资格挂钩,对于培养的研究生连续不达要求、产出低、或接连不能按期毕业的导师给予降薪或暂停招生处理”。希望科学院尽快出台措施,这既是对考生的负责,也是对人才的爱惜。

  (六)钱学森之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

  “大家都知道钱学森之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钱老是问吗?不,钱老是打,是鞭打!这鞭子看似打在中国高校身上,其实是抽在中国科学院的心头上。建院六十多年,虽然有‘两弹一星’这样的辉煌,可作为中国科学研究的‘国家队’和‘王牌军’,在经费一年比一年多、设备一年比一年先进、人才引进力度一年比一年大的情况下,中科院又培养了多少杰出人才?大师有木有?科学院难道不应该好好反思吗?大国无大师的窘境不难从‘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中窥见,该奖自2000年设立以来共有20位科学家获奖,其中就有15位是解放前大学毕业的,靠八九十岁老先生撑门面的日子还能过多久?”

    ——黄秀清(中国人民解放军理工大学)

  评:美国经过多年的调查研究发现“教育水平不会超过教师队伍的平均水平”,所以为了培养出真正的杰出人才,美国竭力吸引那些最优秀的人才进入教育和科研队伍,言传身教。而现在国内很多导师把精力和时间浪费在了饭桌上、无聊的会议上、飞机和汽车上,何谈育人?导师们,是时候把自己从应酬和出差等杂务中抽出身来亲自指导学生了!重归科研一线吧!研究生们需要你们这样做!科学院需要你们这样做!祖国的复兴强盛需要你们这样做!

  (七)我劝科院重抖擞,不拘一格取人才

  “六十二年的中科院有过辉煌,但再多的光环也无法掩盖大师缺失的尴尬。科学院的伯乐们,当你们的眼光穿越太平洋去寻找千里马大师时,是否想过千里马就在眼皮下、大师就在脚下,十三亿人口的大中华,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人才宝库。”

    ——黄秀清(中国人民解放军理工大学)

  评:袁隆平和李登海是广大土鳖的优秀代表。虽然他们都不是中国科学院院士,但我一直坚定地认为他们才是当代中国最优秀的科学家。顺便提一下,绝大多数网民都是支持袁隆平成为中科院院士的,但科学院却没有通过,这件事情伤了很多人的心,也使中国科学院的声誉受到了严重损害。袁隆平能成为美国科学院的院士,怎么就成不了中国科学院的院士呢?这是中国科学院的重大损失,同时也说明现有的院士评选制度是多么不合理,人才观是多么畸形!我认为,李登海也应该被授予中国科学院院士的荣誉称号,以鼓励民间科学家的探索开拓精神和创业精神,同时也为青少年科技爱好者、科技工作者树立榜样。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八)科学普及,科技强国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普通大众的科学素养提高了,整个民族的科学素养就提高了,所以科普宣传很有意义。科普宣传不单单是办几个科普网站、举行几次参观讲座就行了。中国既有城市还有农村,城市里既有白领还有蓝领还有小商贩,我们现在做的远远不够,科普宣传的手段太少、普及的范围太小。此外,宣传的内容与目标人群的生活越接近越好,越接近生活就越能引起兴趣和共鸣,也就越能够传播开来。科学院有100多个科研院所分布在全国各地,研究范围几乎囊括了自然科学的各个领域,应该承担起向普通大众做科普宣传的义务。

  此外,科学院尤其应该实事求是地大力宣传科技工作者,让伟大科学家的名字响彻中华大地,让科技创业者的粉丝数超越娱乐明星!引领青少年形成真正有价值的价值观,而不是沉醉于游戏世界、靡靡之音。惟有如此,中华民族的复兴强盛才更有希望和保证。

  人民期待

  中国科学院是一艘科研航母,是中国科研的国家队,必须营造优秀的科研环境、秉持公平有效的评价体系,必须富于团队精神、战略性和原创力,不断推出重大的科学成果和转化为先进的生产力。为人民服务,让人民自豪,令世界崇敬!惟有如此,才能不辱使命;惟有如此,才能引领潮流。

  期待中国科学院引领中国科学的又一个春天!

  作者单位:中国科学院天津工业生物技术研究所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 1996 - 2011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0285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