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等奖5篇
二等奖10篇
三等奖20篇
优秀奖25篇
特别奖若干
网络评选:2011年8月30日-9月20日
奖项公布:2011年9月21日
颁奖典礼:2011年11月
邮箱:zhengwen@cashq.ac.cn
 
中国科学院与新中国同行
——我所参与的几件事
发表时间:2011年07月08日 作者:严东生 【字号:

  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后一个月,即组建成立中国科学院,至今已超过一个甲子。回顾过去,展望未来,作为一名在科学院工作的老科学工作者,实在有很难以忘怀的记忆,和对未来的无限美好的遐想。

  我于1954年进入中国科学院上海冶金陶瓷研究所工作,至今已近五十八年;经历了前二十几年的发展与波折,以及后三十几年的持续、高效发展,对国民经济、国防建设,以及学科本身的创建和发展都做出了实实在在的贡献。

  下面即就我所经历的几件重要工作,作一些回顾与展望:

  文革结束后不久,于1977年夏我参加了由邓小平同志召开的科教座谈会。他在开场白说:中央要我出来工作,我想先了解一下科学、教育方面的情况。今天请你们三十几位来,可以畅所欲言,时间不受限制。大家经过反右、大跃进及十年文革的磨难,确实很久没有说话,也不敢说话。经他这一番启发,苏步青老先生先作了发言,随后大家相继发言,小平同志不时插话,会议开得越来越热烈,一直开了九个半天,从8月4号起,最后于8月8号上午由小平同志作了长篇讲话后才结束。

  这个会议对我的印象极为深刻,对我的影响以及对我国科教界的影响我想也是极为深远。在会上,小平同志作了许多决断,我认为最重要的有三条:

  第一,恢复高考,改变由工农兵中推荐学员的做法;第二,召开全国科学大会,结果于1978年3月在北京召开,共有五千多人参加;小平同志讲话,提出科学技术是生产力,(以后又提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知识分子的绝大部分已经是工人阶级的组成部分两个主要论断;从而大大提高了科教界广大人员的热情和积极性;第三,改革开放;他说:一定要开放,封闭起来是没有出路的;要出去走走、看看、学习,也欢迎人家来;要大批派人出去,不要怕有人不回来,即使有些人不回来,他们的心也是向着祖国的。各领域都要不断进行改革,是我们能够更好地为国民经济和国防建设发展服务,使我们的工作水平持续不断提高。

  八十年代初,我进入科学院工作,随后被中央组织部任命为院党组书记兼副院长。此后所做的第一件重要工作是筹划科学院进一步改革的思路与相应措施。经过约半年时间,听取、研究中央各有关部委的意见和建议,草拟了“关于中国科学院进一步改革的汇报提纲”,向中央书记处和国务院汇报,胡耀邦总书记和赵紫阳总理亲自听取了汇报,并批准在科学院试行。

  第二件值得一提的于1982年初应诺贝尔得主丁肇中教授的邀请,为他在欧洲核子研究中心(CERN)领导建设的L3探测器,研究、制造一种新的人工合成单晶体——锗酸铋(BGO)大单晶,长度为23公分;出光量、透光性及耐辐照性能等要求均十分严格,数量有很大,我和上海硅酸盐所晶体组的同志们商讨,同意接收丁教授的请求,但需要一段时间的研发,以期单晶体能长到这样子的尺寸,并具有比他要求还高一些的性能。经过一年的努力,终于实现了各项目标。送去L3组的晶体样品,经测试评比,各项性能均优于欧洲、美国著名的晶体生长公司的产品,最后丁肇中决定将所有L3探测器所需要的晶体全部交由上海硅酸盐所提供。我们经过几年的努力,使晶体的生长、性能成功率等逐年有所提高,最后,提前一年完成L3探测器所需要的12,000根BGO大晶体,从而在国际上建立了很高的声誉,也获得了国家发明一等奖。

  以后,在二十年间又继续发展、生长了新一代大尺寸闪烁晶体;九十年代的碘化铯(CsI)晶体,为斯坦福(stanford)大学和日本高能物理所(KEK)建造B-粒子探测器;也为中科院北京高能物理所提供了晶体;以及九十年代后期到2008年为欧洲核子研究中心的强子对撞机(LHC)所建造的CMS探测器开创、研制钨酸铅(PWO)大晶体,均顺利完成了对方的需求,并获得了CERN授予的晶体奖(Crystal Award),为此又两次获得国家奖励。

  最后,再谈一件有创新意义的工作。1992年,由南京大学的冯端院士和我作为双首席科学家开展了“纳米材料科学研究”的一项“攀登项目”,组织南京大学、上海硅酸盐所、和中科院合肥固体所三个单位为主,共50多位科学家参加了工作,五年来培养了一支队伍,在国际、国内重要杂志上发表了不少好的文章,并申请了若干项专利。九十年代后期,上海硅酸盐所与国际同步开展了纳米介孔材料的研究,数年内在诸如“先进材料”、“德国应用化学杂志”、“应用物理快报”等著名刊物上发表了文章,产生了很好的影响。尤其可喜的是在应用上迈出了坚实的步伐,我们在纳米介孔材料的基础上,经过表面修饰、组装,发展了若干种以氧化硅为基,特别是以氧化锆、氧化锌为基的介孔组装复合材料,具有很好的催化活性。有几种能够在150-220℃的很低温度下,对汽车尾气实现100%的三效催化转化,使尾气排放的氮氧化物(NOx)、碳氢化合物(CHx),以及一氧化碳(CO)转化为氮气(N2)、水和二氧化碳(H2O及CO2)等无害气体。比现用的催化剂需要500-600℃的温度才能进行三效催化转化要低几百度。而且在汽车启动时,一般排气温度低,但有害气体浓度高,这种纳米介孔复合材料更可显示出它的优越性。同时,这种介孔复合材料的成本也比较低,不需要改变排气装置的形状和结构,即可装在汽车排气管上应用。这项成果与杭州一家民企合作,于数年前已完成中试;装在一辆大巴车上,行驶8万公里后,仍保持有95%的三效转化效率。这两年已与若干汽车厂签订协议,正在加强建设,已形成批量生产的能力。

  经过建国后六十多年的奋斗和努力,我国已建设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国家,国力日益昌盛,人民生活更加幸福、和谐;中国科学院和它的科学家们为此做出了有分量、有意义的贡献,我能亲身参与其中,是十分幸福和难忘的。我们已度过二十一世纪头一个十年,在迎接中国科学院“创新2020”的实施,必将有更多领域需要我们去开拓,做出具有更好的创新性工作。我的年龄和身体已日益进入衰老,但有更多的中国青年科学家在茁壮成长,青出于兰而胜于兰,他们必将为国家的持续昌盛作出更值得称道的贡献;中国科学院作为国家科技的“火车头”也必将起到日益重要的作用。

  中国科学院原党组书记、副院长,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 1996 - 2011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0285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