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等奖5篇
二等奖10篇
三等奖20篇
优秀奖25篇
特别奖若干
网络评选:2011年8月30日-9月20日
奖项公布:2011年9月21日
颁奖典礼:2011年11月
邮箱:zhengwen@cashq.ac.cn
 
“中研院”的随想
发表时间:2011年06月14日 作者:贾伟 【字号:

  有一次跟耶鲁的郑永齐教授晚餐上聊天,他说去国内西南地区旅游,公园门口有规定,院士可以免费进入,那天同行的几个中科院院士都进去了,轮到他进门时,他掏出了“中央研究院”的院士证,结果人家拿去研究了一番,也放行了。看来“中研院”的院士跟中科院的院士在某些场合是可以“相互认同”的。

  如果说两家科学院是兄弟单位的话,“中央研究院”算是“兄长”。“中研院”成立于1928年,是民国时期全国最高学术研究机构,首任院长为蔡元培,那时候李四光、竺可桢、傅斯年等一批蜚声海内外的文理大家云集于“中研院”。至抗日战争前,已在南京、上海、北平等地相继建立起天文、气象、社会科学、历史语言、物理、化学、工程、心理、动植物研究、地质调查等十几个研究所。到1949年政权更迭,“中研院”的多数研究所和院士留在了大陆,成为中国科学院及后来的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建院基础,“中研院”则在(迁至台湾的)硕果仅存的史语和数学两个研究所基础上重新建设,经朱家骅、胡适、王世杰、吴大猷、李远哲、翁启惠六任院长的苦心经营,如今重铸辉煌,拥有30余个研究所和研究中心(基础学科设研究所、跨学科设研究中心),分数理科学、生命科学和人文社会科学三大学部,共有研究和技术人员近千人。

  尽管规模上跟“弟弟”中科院相比要小很多,“中研院”的科研质量在亚洲可算独树一帜。2007年的一项统计表明,“中研院”平均每篇论文被引用的次数为9.15,超过新加坡国立大学的7.44,韩国首尔大学的7.35,以及中国科学院的5.01。前面说的“中研院”院士跟中科院的院士“相互认同”其实一点也不为过,事实上“中研院”的院士门槛可能要高于我们中科院。北卡罗莱纳大学药学院的(“中研院”院士)李国雄教授曾跟我详细介绍过“中研院”院士的遴选,其过程十分严格,一个有别于中科院院士选举的特点是它面对海内外所有华人学者。像华裔科学家钱永健前两次选举均未能过关,2008年荣获诺贝尔化学奖后,才于最近一次高票当选。“中研院”的院士选举始于1948年,每两年增选一批(约十几个人),目前“中研院”两百多名院士中大部分都在国外,以美国居多,在台湾者有七八十人,还有一部分在香港。

  记得好几年前跟几个朋友吃饭聊天,其中一位是当年的中科院院士候选人,几杯酒下肚后他便跟我们夸耀他的一个人格特点——不盲目崇拜政府领导。他跟我们举了个例子,说有次国务院副总理来访问他的研究所,他作为所长懒得出去接待,便派了个副所长出面去“应付了一下”,副所长接待副总理这才叫“对等”嘛!我们都笑了,不是笑这件事有趣,而是笑这位仁兄借着酒精度在高调地说假话。在这个方面我倒是看过一个有可信度的介绍,物理学家吴大猷担任“中研院”院长期间,有次李登辉以“副总统”的身份来参加“中研院”经济所的学术会议,吴大猷以与李“副总统”不熟悉为由没有去经济所会场迎接,径直到物理所办公去了,其副手也没有去接待。“中研院”直属“总统府”领导,李登辉却被“中研院”的“下属”领导晾在了一边,这种天真的、不惟上的学究气在我们今天的学术界只怕已经是少之又少了。

  我有时在想,中科院未来的发展未尝不可以从“中研院”这个兄弟单位身上学习一些东西。“中研院”历经沧桑,目前蜗居于东南一隅而依然光彩照人,有两样东西值得我们称道:一是其面向全球华人科学家的院士选举制度使得“中研院”的学术架构和院士水准始终保持国际水平;二是管理层数十年来倡导的学术自由、人格独立、与政治保持适当距离的“院内”文化使学术研究始终得以在良性的轨道上发展。

  作者单位: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格林保罗分校,科学网博主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 1996 - 2011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0285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