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等奖5篇
二等奖10篇
三等奖20篇
优秀奖25篇
特别奖若干
网络评选:2011年8月30日-9月20日
奖项公布:2011年9月21日
颁奖典礼:2011年11月
邮箱:zhengwen@cashq.ac.cn
 
从李娜“单飞”的奇迹到我心中的中科院
发表时间:2011年06月13日 作者:深海 【字号:

  李娜,一个在中国普遍得不能再普遍的名字,最近一直充斥在国内外各大网站,而法网的夺冠也引发了各大媒体以及国家各个层次上的官员对举国体制和单飞机制的思考,在这里笔者没有兴趣对体制与制度妄加评论,而是自己对这背后的思考,这篇文章没有结论,也不会有结论,因为科学的本身就是开放的,心中的科学院也亦如此。

  从体育看科学院,其实这个角度挺有意思的。我们看看科学院与国家体育总局有着多少相似的内容吧。首先,一个是国务院直属事业单位,一个是国务院直属机构,相似吧?都是国务院的单位。再看组织结构,相似更进一步了:科学院有办公厅、基建局、院地合作局等行政部门(指的是偏行政一点的),也有高技术局、基础局、资环局等主抓科研业务的部门;体育总局呢,办公厅、人事司、科教司一个不少,网球管理中心、乒羽管理中心等机构也是一一对应;科学院有分院机构,体育总局有省、市体育管理机构;科学院有分布在全国的各个研究所,体育总局有国乒、国羽以及那时常给人添堵的国足……如果这几点还牵强的话,那么看看体育总局的网站首页吧,My God,奥运争光计划(2011-2020)是不是和科学院的“创新2020”异曲同工呢?

  如此多的相似下,“单飞”与“举国”之争,在科学院以及直属各研究机构也同样存在的,甚至连双方反驳的方式都可以在体育界的争论中找到对应。比如,有人会拿乒羽中心、体操中心的辉煌来说明“举国体制”的优越性,同样的,科学院的一些研究所也在以当年的“举国体制”生存和发展着,而且发展的非常好;有人也会说,李娜以及之前游泳运动员刘子歌单飞的成功,充分说明在职业体育高度发展的今天,举国体制将不再有效,无独有偶,科学院也有一些研究所,他们正以充满激情的活力,探寻着科学研究的“单飞”之路,而且不断地取得进步与发展……正所谓“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说到底,做媳妇的最郁闷,因为这两个人她都惹不起,却又不知道该听谁的。 

  对于科学研究而言,每个领域都有自己不同的发展与方向,不同领域也就需要不同的体制。又得举安德鲁·怀尔斯的例子了。这位数学天才,在普林斯顿大学的校园里消失了七年,这期间只有他的妻子知道他在干什么。这不就是“单飞”吗?同样的,当你是一个工程项目中的一员时,你就必须恪守准则,因为你要服从整个工程这个大局,正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你不可能有着怀尔斯这样的自由度。“单飞”与“举国体制”的之争,不是要争个孰优孰劣,只是在寻找合理性,因为就一个项目一个领域而言,不同体制适用于不同的发展阶段。都看到李娜单飞后的夺冠,但是没有举国体制的前期基础,也可能就没有今天的李娜,因为开始的李娜并没有具备单飞的条件,如今罗兰加洛斯的奇迹,是单飞与举国体制在不同阶段与其相适应的结果。对于科学研究也是一样的,是应该找寻与不同的研究领域、不同的研究所相适应的发展体制。

  有人会问,不适应会怎么样呢?那就只能举个添堵的例子类比一下:国足。相信没有哪个科学院的研究所愿意当这个国家队吧?我们所有的人都希望科学院多一些国羽、国乒等优秀的“举国”研究所,多一些网管中心、游泳中心等优秀的“单飞”研究所,而不希望多出几个“国足”。

    作者单位:中国科学院苏州生物医学工程技术研究所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 1996 - 2011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0285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