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等奖5篇
二等奖10篇
三等奖20篇
优秀奖25篇
特别奖若干
网络评选:2011年8月30日-9月20日
奖项公布:2011年9月21日
颁奖典礼:2011年11月
邮箱:zhengwen@cashq.ac.cn
 
科学院:算盘还是套娃?
发表时间:2011年06月09日 作者:徐耀 【字号:
    科学院六十年,分分合合,定位几经变迁,功劳彪炳史册,当之无愧科学研究的国家队。新的世纪,新的使命,呼唤新的定位。正值建院六十年,关于科学院的讨论层出不穷,见仁见智,均是良言善策,期望有加。我本后进,认识肤浅,略进微言以资建议。
  关于科学院日益严重的浮躁学风、官本位制度、拜金主义,不乏睿智之士揭其现象、究其根本,但面对这样一个庞大机构,其复杂的运行模式和沉重的历史遗留给改革带来诸多障碍。再者,随着经济领域与科研的相互渗透,各种科研利益集团盘根错节形成科研门阀,阻碍科学院良性发展。因此,要在科学院立新除弊肯定不易。但困难之处恰是用武之地,面对已经铺开的“创新2020”蓝图,如何重新看待科学院的走向,是当务之急,只有这个明确了,这蓝图才能画下去。
  科学院最大的问题不在于众所周知的那些问题,诸如人才、待遇、硬件、环境等等,而在于定位设计,此即纲举目张之意。只有把科学院整体定位准确了,一切的运作模式、相应的规章制度、人才计划等等才是有本之木。那么科学院到底应该在国家如何定位呢?
  不管过去几十年科学院在国家建设中扮演的角色有多少变化,现在必须重塑形象,由“科学、技术、工程,无所不包”转变为“工其所长,弃其所短”。何为所长?当然是科学研究。这样,科学院瘦身就是自然而然的事。国家已经明确提出“企业是科技创新的主力”,那么科学院还要干这样的事吗:从科学探索到技术开发,再到工程化,甚至到办个企业自己经营?这样的成功案例实在太少。有了这一点变化,下面就涉及到科学院的结构调整了。
  目前科学院的结构是“俄罗斯套娃”,我认为科学院将来的结构应该是个“算盘”。  

  去过院部的人都知道,院部建筑房间众多,办公室面积窄小,显得很挤,再看看机构设置,一大堆局(中心)、处,俨然一个不富裕的政府机构,即便如此,也是功能齐全,是个社会,这是套娃中最外头那个。往里头看,一层层套娃依次像研究所、研究室、课题组、研究人员,虽然个子越来越小,但依然功能齐全,吃喝拉撒全得管。最小那个娃娃就是可怜的一线研究人员,虽然连眉眼都不一定能看清楚,却也是多功能的,要申请项目、拉关系、写各种管理文件、做实验、写文章、写专利等等,一个合格的一线研究人员就是这样“功能强大”。这种结构类似几何里的分形结构,具有自相似性,看着好,却是效率最低的结构。  

  为什么要变成一个算盘呢?算盘是中国人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可长可短,高效便捷。框子就是科学院的定位,规定了要做的事情规模。算盘珠子就是一个个研究部门。档把这些研究部门穿起来,形成“基本运算”或者说研究所。梁用来协调许多“基本运算”以形成更大的运算,因此梁就是院一级管理部门,梁是个整体。这样产生一个问题,谁来打这个算盘?国家和市场。对于不能形成直接经济效益的科学研究,比如天文、气候、冰川、生态、理论物理、数学等,要由国家的手打这部分“算盘”。对于可能形成经济效益的研究,则要由市场之手拨动另一部分算盘。但总的研究范围有框子加以限制,不做超出能力范围的事情。算盘可大可小意味着研究单元可增可减,人员可多可少。

  有了这些,运行模式、管理制度等问题自然可以调整了。否则,科学院就是咬自己尾巴的猫。

  作者单位:中国科学院山西煤炭化学研究所,科学网博主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 1996 - 2011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0285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