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等奖5篇
二等奖10篇
三等奖20篇
优秀奖25篇
特别奖若干
网络评选:2011年8月30日-9月20日
奖项公布:2011年9月21日
颁奖典礼:2011年11月
邮箱:zhengwen@cashq.ac.cn
 
在中科院听报告的那些日子
发表时间:2011年06月09日 作者:郭桅 【字号:

  来上海有几年了,感觉这里的学术氛围还不错,几个主要的高校、中科院、企业等等组织的学术讲座非常多,包括我们自己实验室也会隔一段时间外请专家过来做报告。今天这里主要聊一聊在中科院听报告的一些往事。我去的最多的是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一个是岳阳路320号本部,一个是下属的健康所,在重庆南路毗邻交大医学院。

  上海生科院的报告主要分这么几类,最多的是某个课题组组织的Seminar,一般会有国外的专家做相关专业的报告。这种报告非常多,信息一般会提前挂在生科院的网站上,链接自然收在我的电脑收藏家里,隔个几天拉出来看一下。早前时间充裕的时候只要看到感兴趣的,就会去听听,长长见识。后来时间紧了,会有所选择。第二类是小型的论坛,印象较深的有:关于非编码RNA的生命科学论坛,健康所组织的“中国-芬兰生命科学论坛”,“合成生物学论坛”。具体名称记得不太清楚了。中科院办这样的论坛很开放,外来的人员也比较多,报告的质量不错,讨论热烈充分,有时还有午餐招待。第三类是企业牵头的专业论坛,比如生物谷组织的每年一次“干细胞论坛”,还有一些技术讲座。第四类是某些学会组织的会议,一般要交不少费用,一般没去。

  我印象中生科院的报告多而新,而且交流充分,小型论坛级别的学术会议组织得很好。说说我印象最为深刻的那次“非编码RNA论坛”。应该是在09年底。在这之前,我对RNA认识也只限于教科书,外加一点点MicroRNA的知识。看到这个会议宣传挂出来之后,发现不用交什么会费决定去赶个场子。

  会议宣传资料上有演讲者的资料,很多都不认识,为了不至于第二天让思维拖后腿,头一天晚上做了点功课,把所有的讲者都“google”了一遍。一直整到凌晨1点多。早晨5点半必须起来,住的地方距离比较远,乘了1个多小时地铁赶到了中科院报告厅。简短的领导致辞之后,论坛按时开始。

  印象比较深有陈润生院士的非编码RNA的理论预测工作,武汉大学张翼教授的mRNA的可变剪切调控,张默芳研究员的microRNA与肝癌的工作,南京大学张辰宇教授的细胞分泌MicroRNA的工作。

  那天现场人很多,很多人甚至站着听。底下提问也比较踊跃,其中来自协和的朱大海教授的妙语连珠经常惹得哄堂大笑,这里看不什么级别和面子,有的只是学术和质疑。的确,我们常常会认为一件事往往是这样,包括结果,看似证据充分,其实背后陷阱重重。生命是一个系统的过程,多问几个为什么,或者反过来想想看看有什么不对头,往往会柳暗花明。这是朱大海教授给我的启示。他很有想象力,举止之间有点学术界“郭德纲”的感觉,嬉笑的调侃之间不乏大智慧。

  陈润生院士做的报告是计算方面的理论工作,虽然我大都看不懂,但是感觉这些工作意义还是非常大的。生物信息学越来越显示出它的威力。陈院士试图从网络的角度去解释那些非编码RNA的关系。中场休息时,有幸跟陈先生聊聊天,给我印象他是一位非常质朴,非常平易近人,而且学识很深的老先生,不愧院士称号。

  张翼教授的工作堪称颠覆性的工作,对mRNA可变剪切调控的实验设计让人十足震撼,这个工作被《Molecular Cell》杂志选为当期的封面。

  南京大学张辰宇教授的报告也是关于MicroRNA.故事起因源于他的一个奇想,血清中会不会有稳定存在的MicroRNA?他让学生去做,学生觉得这个太疯狂了,血清中的RNA酶会把它们分解掉,怎么可能检测得到呢?学生“被逼无奈”下去试了,结果还真的有。接下来的问题是:这些MicroRNA哪里来的?是损伤的组织释放的呢?还是细胞主动分泌的呢?他把设想放在后者。细胞主动分泌MicroRNA——这是个全新的概念,此前一直以为MicroRNA只在细胞内起作用,现在居然还有细胞间交流的功能。这会是一个很有趣的故事。功夫不负有心人,这篇工作最后也发在了去年的《Molecular Cell》。张辰宇教授的故事很生动,人缘极好,会后被一堆学生围住,差点没赶上晚饭。

  现在想来还是很怀念那些在中科院听报告的日子。总的说来中科院的学术会议不同其他地方:领导讲话少,报告内容新,交流充分,组织工作很出色。对于我自己,开拓了眼界,锻炼了思维,也交了好多朋友。现在时间紧了,不是特别吸引人的报告一般很少去中科院了。

  恭维的话不多说!中科院的报告虽是精彩,但仍然感觉有些问题存在。我不是中科院的人,有些话说的不够准确,或者是我的个人偏见,中科院的同仁敬请见谅。

  以学术活动来说,中科院内部的学生真正积极参与的范围还不够广。究其原因:第一可能跟中科院课题组的组织形式有关。每个课题组都像一个小公司,老板要把人力资源调配到极限。鲜有老板会放任自己的学生一天到晚到处晃悠。听说有的组还有类似于公司打卡的制度。还有的组禁止学生与其他组同学聊课题的事情,以防“科研机密”外泄。第二是学生压力大,很多人都把目标放到出国,希望顺利毕业走人或者发个好文章,所以绝大部分或者全部精力都集中到手头的课题还有英语考试,几乎没有时间。另外,包括从提问也看得出,学生们多会问一些跟自己课题密切相关的事情。即使有时间也不会浪费时间去听一个跟自己没多大关系的报告。当然其他地方可能也是这样。

  我不知道神经所去听植物所的报告有多少?健康所去听计算所的报告又有多少?当年上海生科院成立的初衷之一就是整合资源促进学科交叉,但是单从学术交流层面,我不知道这样的交叉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但从我听报告的经历来看,应该不是特别乐观。

  为什么要听跟自己毫无相关的报告呢?也许有人会问。我也不知道,对未知好奇的兴趣而已。

  课题很重要,比课题更重要的是培养自己对科研的兴趣,还有就是朋友和课外导师,这是交流过程中最大的财富!成功需要勤奋,但也要一种信念——“确信在需要的时候会有人帮你”。

  什么真正的优秀成果,绝不是一篇篇高影响因子的文章,而是扎实的原创的工作和思想,而这一切都需要沉下心,吊起兴趣,去交流去实践。相信中科院会做得越来越好,也感谢中科院组织的那么多精彩的学术活动。

  最后,也要感谢我现在的导师,他是一位真正的学者和大师,对科研的执着和热情在潜移默化中给了我很大感染,同时他也给了我很多宽容,使得我有一份自由去学习和交流。也要感谢我那些在课外时间认识的恩师和朋友,跟他们的交流总能让人兴奋和忘记疲惫,他们的智慧也总是让我产生新的感悟。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科学网博主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 1996 - 2011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0285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