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等奖5篇
二等奖10篇
三等奖20篇
优秀奖25篇
特别奖若干
网络评选:2011年8月30日-9月20日
奖项公布:2011年9月21日
颁奖典礼:2011年11月
邮箱:zhengwen@cashq.ac.cn
 
我心中的中国科学院
发表时间:2011年06月09日 作者:王德华 【字号:

  上个世纪1985年的春天,我穿着从同在济南上学的高中同学那里借来的西服,怀揣着当科学家的梦想,乘山东青岛到青海西宁和甘肃兰州(隔日发车)的列车,坐着硬座,颠簸了三天两夜到达了从未去过的遥远的青海省省会西宁,按照规定的时间参加中国科学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组织的硕士研究生复试。从那个时候起,就算走进了中国科学院的大门。那年我22岁。

  “中国科学院”,在很多人心目中是一个很让人敬重的地方。我靠她也赚了很多的羡慕和不少的自我满足。从户口迁入中国科学院始,就一直赖在中科院,从西北到北京,一直到了今天人老珠黄万人嫌的年龄。到了我们这个年龄,真是眼睁睁地巴望着科学院一天比一天好,祈祷着科学院蒸蒸日上,这是心里话。据说,一直待在一个地儿不挪窝的人,基本是没有多大出息的,为官为学都是这样。我逐渐认可这种观点,我也相信一直固定在一个单位工作到退休的,在思想上也基本上是趋于保守型的。

  现在科学院由白院长掌舵,正在为科学院“创新2020”广泛征求社会各界意见。先套个近乎,我跟白院长有过3次近距离见面机会,当时他任科学院副院长。第一次是白院长来所里调研,不知怎么被作为所里的骨干代表参加座谈会。在会上,所领导曾点名要求发表意见,在那个场合不敢乱说话。领导安排去参会,肯定不是让你去砸锅的,领导是要脸面的。后两次却是不说都不行,两次受邀作为研究生导师代表,参加中科院研究生院的新生开学典礼,被安排在典礼上发言5分钟。由于白院长担任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的院长,两次发言都是在他讲话之后。

  中国科学院这些年的发展有目共睹,中国科学院对中国科学的贡献也是有目共睹,中国科学院对中国科研人才培养的贡献也是有目共睹。中国科学院在中国是一块招牌,是一面旗子。一句话,中国科学院在中国科技界的地位举足轻重。

  中国科学院的发展也是几经波折。改革开放以来,曾遭遇过当年在下海潮的冲击,遭遇过“不冒泡”的抱怨,周院长的“一院两制”影响了一些人,成就了一些人。中国科学院在体制改革方面一直走在前面。首先实施“定编定岗”、“按需设岗、按需聘任”、“公开招聘、竞聘上岗、”“能力、贡献和绩效优先”等等一系列让一代人“阵痛”的人事制度改革,打破了“铁饭碗”,废除了传统的职称晋升制度。随着国家经济的飞速发展和对科技投入的逐渐加大,1998年中国科学院率先倡导实施的“知识创新工程”是科学院发展的第二个春天。风风雨雨几十载、几代人,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中国科学院总算挺过来了。作为几十年来一直赖在科学院里的一位科学院人,经历了改革开放时期的这些过程(折腾),目睹了这些过程(折腾)。在中国科学院我获得了硕士学位,经历了博士后训练,从助理研究员、副研究员到研究员,从硕士生导师到博士生导师。在中国科学院我拥有了一套今年刚拿到了房产证、面积近90平方米的住房。在中国科学院,我参加和主持了若干科研项目,从每年几千元人民币的科研经费到今天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进行科研,沟沟坎坎走了过来,庆幸的是传承和发展了自己一直钟爱的“动物生理生态学”这个学科。借中国科学院的光环,获得了不少的荣誉和实惠。

  作为一名科学院人,心里一直爱着科学院,祝福着科学院。作为科学院人,我也不喜欢听他人随意漫骂科学院,我也不同意“我可以每天骂8遍但不许别人骂的”的说法。中国科学院是国家的科学院,是科学院人的工作场所。科学院人有责任建设好科学院,有责任关心和爱护科学院。让科学院人有一种归属感,有一种自豪感,应该是科学院进一步努力的方向之一。科学人有责任感也是应该提倡和要求的。

  前些日子在研究所会议上,征求对新院长的建议,我当时提了4条建议(现适当扩展一下):

  1、待遇(工资和住房)。在讲待遇是常态的形势下,科学院要进一步提高待遇和解决实际问题(如提高待遇,改善住房)。除了解决引进人才的困难外,也应该着力解决国内成长起来的人才的困难。在对引进人才执行特殊优惠政策的前提下,对国内人才做到一视同仁,平等对待,这是一种进步,这也是真的和谐。如果真这样做了,也必将会提高中国科学院的凝聚力和吸引力。

  2、稳定支持。国家有钱了,经费貌似充足了,但事实是有些科学家手头的钱是真的花不完的,有些科学家手头还是很紧的。引进的人才在一段时间内(3-5年)一般在科研经费上还是有保证的,300万左右的科研经费也是可以做点事情的。相反绝大多数国内培养的相同年龄、同等资历的青年学者,在起步阶段却是很艰难,靠自己立摊子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多数的科学家还是疲于奔命和生存,经费也还是终日思考的大问题。无法安心,没有安全感,是科学研究的大敌。新时期如果能对具有一定资格的科学家进行稳定支持,采取适当的监督和考核措施,也许会有更好的效果。

  3、人才机制(考评机制)。科学院最先实施“百人计划”等人才工程,对于稳定和壮大科学院的队伍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引进的这些人才中的多数在各个领域也做出了让同行信服的成绩,成为了不同学科的带头人和领军人物。在重视海外人才的同时,我还是坚持一定不能漠视、忽视、蔑视国内历经数次磨难能存活下来的那些也可以称得上是“人才”的学者,这些人在科学院的发展历史上举足轻重,在海外人才还没有回归、经济十分贫乏的时代,为稳定科学院起了不可磨灭的重要作用,在今天也还是一股重要的力量。如果说过去的种种不平等具有时代的合理性的话,新时代就不要再人为对年轻人制造一些新的不平等。科学院里应该是靠本事吃饭。忽悠是一种能力,吹嘘是一种技能,实干也是一种素质,更是一种需要。让实干的科学家享受该享受的待遇和资源,安心工作,对于科学院的整体发展有百利没有一害。新时代成长起来的土生土长的优秀年轻学者,要关心和爱护、扶持和鼓励,给予平等的机会。引进和培养不应该是相悖的,应该是相互补充的。政策很关键,导向很关键。

  4、研究生科研基金(Fellowship)。我比较关注研究生的培养问题。虽然中国科学院能够招生是一个特色,但这种特色为中国科学人才培养的贡献已经毋庸置疑。在新形势下,对研究生培养制度进行进一步改革是肯定的。科学院应该设立专门的研究生科研基金或者相应的Fellowship。对于有理性思维能力的研究生们经过思考提出的那些有奇思怪想、争议大的非共识课题,有专门的基金支持是有利的。甚至任何一位想进入科学院的青年学子都可以提出自己的科研设想,先申请到科学院的经费支持,然后再寻找适合自己发展的导师和实验室,这样可避免受导师传统思维的束缚或科研经费的约束。设立面向社会和院内的研究生科研基金,对于发现和吸引有潜力的人才,应该是很有利的。

  科学院不是世外桃花源。科学院的事情也很多,科学院跟国家的大形势是同步的。再不知天高地厚一把,提出以下几个希望能够逐步解决的问题:

  1、研究生培养和招生问题。作为国家培养研究生的一个十分重要的部门,如果科学院自己不能有学位授予权的话,就必须与教育部理顺关系。招生指标问题,相关资源问题,历史问题不能再拖下去。科学院的研究生培养,必须高质量、严要求、重素质,相关政策要改革,如导师(单位)的招生权问题,研究生的外语学习问题,研究生获得学位的条件问题等等。以素质和能力为目标,不以发表论文作为获得学位的要求,是应该逐步建立的。

  2、人才引进问题。人才引进要考虑学科和领域方向需要,考虑轻重缓急。引进人才必须高标准。高待遇,就应该有高要求。引进高端人才是一件非常慎重的事情,好人才的学识和智慧能引领一个学科或领域,其作风和思维能够影响周围,其素养和态度能够培养高素质研究生,好人才是榜样,是典范。反之,如果引进的人才,尤其是高端人才,一旦平庸或者引进错误,其影响力同样是巨大的,也是一种榜样和典范。这种影响的力量比正面影响可能还要大。挫伤、挫败土生土长的国内青年学者的上进心和信心,是最最不可容忍的错误。既然引进人才是一件重要的事情,招聘委员会应该对相应的后果负责。建立相应的招聘人才的问责制度是很有必要的。

  3、工资问题。科学院当今多数科研人员的工资是依靠自己的课题来解决。短时间内,考虑到现实情况是可以理解的,但长期下去却是很不正常的。没有稳定的工资保障,科学家很难安心去思考科学问题,更不可能去开拓新的领域,也不会去涉足有风险的领域。

  4、终身制问题。科学院的科研人员一直到退休都必须忙碌奔波,否则就难以维持生计,所以都感到很累。学习和借鉴发达国家一些成熟经验,如教授终身制等,对于缓解科学家心理压力和焦虑,能够抽时间安心去思考一些重要的科学问题和可能的新的研究方向,静下心来认真培养学生,对于科学院未来的发展是很有利的。总感觉是在一种无形的力的追赶下奔跑,一直跑到55岁(女)或60岁(男),等坐下来喘口气的时候,心里很是茫然和无奈。科学本不是这样做的,生活也不应该是这样过的。中国科学院至今也没有实施带薪休假制度。

  5、博士后和访问学者问题。我国的科学界当前主要依靠博士研究生的局面必须早点改变,应该转变为以博士后为主的局面。这样转变的好处是显见的,保证了热爱科研的学子们的科研生涯的延续,他们可以藉此进一步完善和提高自身的能力和素养,博后阶段也是创新能力进一步加强的阶段。科学院应该加快这个转变,如在招聘、引进、晋职等环节,对申请人有博士后经历的要求是合适的。另外,国内高校内一些青年学者希望能延续自己的科研或实现自己的一些想法,如果科学院设立相应的国内访问学者基金,对于加强与高校的交流和合作等是很有意义的事情。

  6、科学家在多个单位有偿兼职问题。这个问题很复杂,但不妥善处理,会有深远影响。鼓励科学院的科学家到高校授课、加强与高校的合作,是应该大力提倡的。科学院需要对此建立明确的相关政策,这很有必要。有些事情,清晰比模糊好。

  该停笔了。科学院的问题不是几句话就能说完的,不同的阅历、不同的角色、不同的人群,会有不同的解读。局内人往往对有些具体问题清楚一些,但有些方面可能会熟视无睹和麻木了。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在某些方面和某些时候也是正确的。

  中国科学院在新时期应该撰写更辉煌的历史,担当更多的历史和民族责任。

  中国科学院也一定会做出更加灿烂辉煌的成绩。

  作为科学院人,对科学院只有希望和祝福,期待和祝愿。

  祝福科学院,祝福科学院人。

    作者单位: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科学网博主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 1996 - 2011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0285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