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等奖5篇
二等奖10篇
三等奖20篇
优秀奖25篇
特别奖若干
网络评选:2011年8月30日-9月20日
奖项公布:2011年9月21日
颁奖典礼:2011年11月
邮箱:zhengwen@cashq.ac.cn
 
学术自由,思想创新
——有感于中国科学院周恒院士的讲座
发表时间:2011年06月03日 作者:林哲 【字号:
    我有幸第二次聆听周恒院士的讲座(第一次是在我的高中母校——拥有192年悠久历史的福州第一中学)。在天津大学这样一所百年名校中,倾听我国流体力学专家周教授阐释当代人文素养,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
    周恒院士在讲座中提到,每个社会成员都应具备自由的精神,在从事职业时还应培养创新思想,他的这番话令我受益匪浅。《大学》云:“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意思是:《大学》的原理,在于使人们的美德得以显明,在于使天下的人革旧更新,在于使人们达到最好的理想境界。虽然,这个“大学”与我们今天所谈论的“大学教育”有一定的区别,但《大学》里所表达的“思想创新、学术自由”的含义却与大学教育的初衷如出一辙。创新的思想能使一所高校蒸蒸日上,办出自己的特色;自由的学术交流,则是大学之所以为“大学”的魅力和思想内核所在。
   “花堤蔼蔼,北运滔滔,巍巍学府北洋高”,每当听到《北洋校歌》那慷慨激昂的旋律,我总会心潮澎湃。风雨兼程114年的天津大学(原北洋大学),在峥嵘岁月中,凭借“自由之精神,创新之思想”,勇开中国现代大学教育之先河。她培养出了王宠惠这样傲视寰宇的外交家,培养出了张太雷这样“以天下为己任”的革命先驱,培养出了马寅初这样鞠躬尽瘁的教育家,培养出了周恒院士这样“扬校誉于无穷”的科学专家。回望历史,我们不难发现,正是思想的创新,学术氛围的自由,铸就了老北洋不朽的辉煌。
    随着周恒院士的娓娓讲述,我的脑海中总是浮现出这样的画面:在燕园的湖光塔影里,在清华园的幽幽荷塘边,在西南联大破旧的楼舍前,在北洋园开满桃花的堤岸边,在南开园蓊蓊郁郁的树林里,一群意气风发的书生,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挥斥方遒。一群祖国未来的栋梁,展开了激情四射的思想碰撞,一束束美丽的智慧火花,以星火燎原之势,将创新与自由的思想传遍神州。纷飞战火中,莘莘高校学子以无与伦比的才情,让“德先生”和“赛先生”拯救了满是魑魅魍魉的旧中国,那是一个有着“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为标榜的年代,百家争鸣,百花齐放,那时的高校,真可谓“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
    大学之道,我个人认为,是兼容并蓄的,它不需要应试教育那样的人云亦云;大学教育永远是需要创新的,它不像科举考试那样墨守成规。蔡元培先生曾经说过,“大学者,囊括大典,网罗众家之学府也”,爱因斯坦也对此发表了他的独特见解:“我所理解的学术自由,是一个人有探求真理以及发表和讲授他认为正确的东西的权利;科学进步的先决条件是不受限制地交换一切成果和意见的可能性——在一切脑力劳动领域的言论自由和教学自由”。然而,先哲们的精神却没有很好地传承下来,我们遗憾地看到,如今的高校,在市场交易的年代里浮躁之风盛行,学子之间静下心来相互交流的时间越来越少,就连日常的治学,也显得那般敷衍了事;年复一年的扩招,将本该有的大学文化遭受重创,众多当代大学生在茫茫人海中迷失了自我,随波逐流,缺乏主见,哪里还谈得上“创新”呢?难怪陈翰笙先生在北京大学百年校庆时曾意味深长地说道:“祝今后的北大办得像以前的北大那么好”,难怪张中行教授去世前感叹:“老北大教人疑,新北大教人信”。寥寥数语,令人深思。我们需要创新精神,而培养创新精神的最好平台之一,恰恰就是学术自由。
    著名学者陈寅恪在纪念王国维的碑铭中写道:“士之读书治学,盖将以脱心志于俗谛之桎梏,真理因得以发扬。思想而不自由,毋宁死耳。”学术之自由,能让我们摆脱思维框框的束缚,大胆地阐述自己的观点,从而培养一种可贵的创新意识和创新精神;思想之创新,则可兴己、兴学、兴国,尤其在这样一个信息化时代里,创新更是一个民族不断前进的不竭动力!
    周恒院士的讲座,春风化雨般,给工科样严谨的北洋园注入了生机与活力。我欣赏周院士的引经据典、侃侃而谈,他将天大“实事求是”的精神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学术自由,思想创新。自由之学术,创新之思想,历千万代,与天壤同久,共三光永辉!中科院的许多院士都在大学从事科研工作,希望他们能给莘莘学子带来更多富有启迪意义的讲座,拉近我们广大学子与院士的距离。
    作者单位:天津大学文法学院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 1996 - 2011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0285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