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等奖5篇
二等奖10篇
三等奖20篇
优秀奖25篇
特别奖若干
网络评选:2011年8月30日-9月20日
奖项公布:2011年9月21日
颁奖典礼:2011年11月
邮箱:zhengwen@cashq.ac.cn
 
一个青年研究人员(25-40岁)的中科院之梦
发表时间:2011年05月30日 作者:陈斌 【字号:

  依稀记得,我的第一次亲密认识中科院是在大四准备考研的时候。我学的专业是材料学,国内设置有该专业的大学非常多,但有此专业背景的中科院研究所却只有那么几所。我和当时班里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一同复习考研,他选的就是我们这个专业久负盛名的中科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而我之所以和中科院失之交臂,主要是因为我想实现我从小的梦想:上清华大学。后来,我们双双如愿。就这样,初高中以及大学阶段对中科院懵懂未知的我,通过考研这件事,一下子对中科院有了初步的认识。

  中科院从成立到现在,为我国科技的发展做出了杰出的贡献。展望未来,她又再为下一个更宏远的目标而奋斗。作为一名青年研究人员,我想就我的那么一点点阅历,谈谈我心中的中科院之梦。这里,我把从25到40岁之间的研究人员统称为青年研究人员,这个划分基本上囊括了一个人从刚开始读博士到最终挑起大梁的整个过程。当然啦,有些杰出的人才可能在30多岁就已经挑起了大梁。我选择青年研究人员作为切入点,一来自己就属于这一类,可以从自己的亲身经历来聊聊;二来,历来大家可能趋向于认为青少年就是祖国的未来,包括各国政要知名人士等的演讲也有提及,这里就不再列举了。

  虽然没有在中科院学习或工作过,但我身边有很多来自中科院的朋友们,大多数也属于青年研究人员,从他们那里耳濡目染了一些有关中科院的情况。此外,我在类似于中科院的2个日本研究机构工作过。一个是National Institute for Materials Science (NIMS),此研究机构主要做基础方面的研究;另一个是National Institute of Advanced Industrial Science and Technology(AIST),此研究机构主要偏重于应用研究。因此,我就以在偏重于基础和偏重于应用的研究所的工作经历,说说我的中科院之梦。由于有些观点得益于我从朋友那里的所见所闻,所以可能部分代表了这个青年研究群体的梦想。

  一、中科院朝着更加一流的国际声誉努力,因此建议取消研究所前面的地名。目前,如果中科院的研究所坐落在某个地方,习惯在研究所的前面冠个地名,如某某地方某某研究所。这样做感觉中科院研究所比较local,不太国际化。俗话说,人靠衣装马靠鞍。个人认为,一个好的名字应该简洁明了,其简称也容易记住。举个我们专业的世界知名的研究所,Institute for Materials Research (IMR),一目了然。

  二、青少年是祖国的未来,建议加大力度资助培养青年研究人员。我和朋友们闲聊的时候,大家普遍认为国家是非常需要人才的,但这里所说的人才是已经功成名就的人才,如千人,百人等。诚然,每个研究所是需要这方面的杰出人才,他们可以带领某个学科方向的前进,但绝大部分实干的且正处风华正茂的还是青年研究人员们。以我曾工作过的NIMS为例,里面有一个研究中心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Young Scientists(ICYS),它专门资助一个研究人员的early career阶段。你可以说它是一个博士后,但与普通博后不同的是,进入ICYS的人员要写自己的proposal,有自己的项目和资金。也就是说,ICYS的研究人员已经开始在做独立研究了,不再是简单的“打工者”呢。日本国内也有类似资助青年研究人员的奖项:JSPS Fellowships,资助的人数更多。大家可能听说过一些在牛实验室打过工的人,当时发表的文章很多,一旦独立工作后,反而大不如从前,这正说明了尽早培养独立研究能力的重要性。

  三、青年研究人员的启动研究很难,因此梦想中的中科院有一个更加公平的,大力合作的科研制度和氛围。众所周知,青年研究人员正处在人一生中的黄金时期,但如何启动研究却是一个老大难的问题,一个显而易见的原因就是没有科研设备。很多人可能会说,赶紧加盟大老板啊,其实谁不愿意找大老板呢。关键是大老板手下从不缺人,即使暂时缺人,他那么多毕业的学生也会有巨大优势。那么,是不是建立了一个更加公平的,大力合作的科研制度和氛围就能解决问题呢?不敢说能从根本上,但至少能从一定程度上解决此问题。我以前所在的NIMS是这样做的:所里都有一些常见的研究设备,这类研究设备要么很贵要么非常常用,它们的一个特点就是公共的,最主要的一点就是一年的使用费可能还不到一个博后一个月的工资。举个例子来说,做材料的可能都要用到电镜来标准。我所了解的是国内做一个电镜样品就要超过一个人一个月的工资,更何况一年的使用费呢。此外,如果你要使用NIMS其他研究组的专业设备,也很容易促成合作的,而且这类合作可能都不用掏什么钱,最后发文章的时候把对方挂为通讯作者。别人为什么会愿意呢?这将在下面的评价机制中说说。所以,有这么低的进入门槛,青年研究人员的启动研究就变得相对容易多了。

  四、要保证一个公平的,好的科研合作氛围,一个合理的评价机制必不可少。其实,一个研究所内,绝大部分的科研设备都很齐全了,只不过是分配在不同的课题组里。个人感觉,国外做科研大多拼的是idea,国内拼的是如何拥有资源(设备等)。那么如何促进各课题组之间乃至跨所之间的有效合作,一个合理的良性评价机制就显得尤为重要了。我以前所在的AIST给我印象深刻。每发一篇文章或申请一个专利,都会评定每个作者的贡献,有多种选项,当然一种最常见的选项是第一作者多少,老板多少,剩下的贡献由其他作者均分,这样其他作者也不会在乎排名先后呢。即是说,每个作者在这样的评价体制中都会分到一杯羹。有了这样的机制,很多人也愿意合作了。另外,评定工作的重要性时,也不是按影响因子来,也不是分专业,而是分领域。就材料专业来说,常见的顶级期刊有Nature,Science,Nano Lett,Adv Mater,Phys Rev Lett等,一流期刊如Appl Phys Lett,Acta Mater等,如果按此划分的话,有的材料专业方面的领域一辈子也发不了这样的杂志。我在AIST的SiC半导体研究中心的时候,连大家很不起眼的杂志Mater Sci Forum都归为很重要的贡献,可能这个杂志现在连SCI都不收录了。

  五、一项研究最终的是要服务社会,因此建议加大力度和工业方面的合作,尤其是做偏重于应用方面的研究。我曾工作过的AIST的SiC研究中心,主要是偏重于应用研究,它在申请课题经费的时候,必须要拉到一些大公司共同来参与。这样,研究中心设计出好的参数,并不断优化,最终由大公司来做出最终的产品,最后服务于社会。这种由制度规定下的研究所和企业合作模式,既能让研究所提升研究能力,又能让企业不断升级,并最终达到服务社会大众的目的。

  结合自己的经历,写了这么一点点感想,可能有些建议并不适合,但不管怎样,我们由衷的祝愿中科院越来越辉煌!

    作者单位:日本国家产业技术综合研究所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 1996 - 2011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0285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