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等奖5篇
二等奖10篇
三等奖20篇
优秀奖25篇
特别奖若干
网络评选:2011年8月30日-9月20日
奖项公布:2011年9月21日
颁奖典礼:2011年11月
邮箱:zhengwen@cashq.ac.cn
 
中国科学院需要六个反思
发表时间:2011年05月29日 作者:黄秀清 【字号:

    我心中的中国科学院是什么?小时候,我心中的中国科学院是中国文学院,因为院长是大文豪郭沫若先生。上大学后,我心中的中国科学院是《中国科学》,听老师说能在上面发表一篇文章,就基本奠定了自己在中国学术界的王者地位。而现在,我心中的中国科学院是“官院”,院内供养着近千名被称为“院士”、相当于副部长级别的学官。若问未来,我心中的中国科学院是中国原始创新的发源地,是一群有着孩子般天真的科学人实现科学梦的天堂,本土第一位诺贝尔科学奖得主、第一位菲尔茨奖得主将在那里诞生。

  虽然是中科院的院外人士 ,幸运地与中科院的一位“亲生子”(中科院沈阳金属研究所)有过长达半年的零距离接触,所以,时常会自作多情地要与中科院攀亲戚。有了这层特殊关系,我就开门见山吧!

  大家都知道钱学森之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钱老是问吗?不,钱老是打,是鞭打!这鞭子看似打在中国高校身上,其实是抽在中国科学院的心头上。建院六十多年,虽然有两弹一星这样的辉煌,可作为中国科学研究的“国家队”和“王牌军”,在经费一年比一年多、设备一年比一年先进、人才引进力度一年比一年大的情况下,中科院又培养了多少杰出人才?大师有木有?科学院难道不应该好好反思吗?

反思一:科学舞台为什么被占领?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迎来了“科学的春天”,中科院充分发挥了科学“播种机”和“火车头”的作用,在“向科学进军”的号召鼓舞下,多少青年探索科学的热情被激发!多少青春在科学舞台上飞扬!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不到二十年时间,科学舞台就被娱乐舞台完全占领、彻底替代,共和国的新生代终日沉迷于娱乐世界。是大众远离了科学,还是科学远离了大众?不管答案是什么,也不论造成今天这样局面的原因有哪些,科学院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反思二:院士为什么会成为中国科学的毒瘤?

  曾几何时,院士不仅仅是学术荣誉,更是崇高学术品德的象征。随着院士队伍的大扩容和泛滥,“院士”已开始与学术不端、学术腐败联系在一起,成为学霸的代名词,成为中国科学的毒瘤。两年一次的院士大选,更像是娱乐界选秀和全国荒诞剧大赛,各路演员使出了浑身解数,跑的跑跳的跳、包的包装的装、骗的骗抢的枪、哭的哭闹的闹,丑态百出,真是叫人大跌眼镜。更令人称奇的是,不少已过古稀之年的老先生都赤膊上阵,为了院士我还想再奋斗500年!他们追求院士头衔是为了科学吗?显然不是,他们更多的是为了能终生享受副部长级特权待遇。在“院士”巨大好处的诱惑下,多少有为的中青年科学家早早地放弃了科学追求改追“院士”?劳民伤“才”的院士制度是改革还是废除?

反思三:引进的人才为什么被平庸化?

  近年,中科院在引进人才方面已经做了不少工作,人才引进的规模和质量都在不断升级,从“杰青”、“百人”到“千人”,但效果却总是差强人意。来了“百人”跑了“杰青”,来了“千人”跑了“百人”,领导不爽“千人”滚蛋等怪现象时有发生。为什么美好的“引人”工程,却演化为“引敌”或“引狼”工程?设想中的科研合作、强强结合与互补,成为你死我活的争斗,这背后的深层原因是什么?人才引进和人才队伍建设是不是被当作政绩工程来完成?

反思四:为什么《中国科学》的魅力不在?

  中国科学院主办的《中国科学》,被认为是中国自然科学基础理论研究领域最具权威性的学术刊物,就像现在大家追逐Nature和Science一样,老一辈学人曾把在《中国科学》上发表论文当成毕生的奋斗目标。今非昔比,作为世界科技论文大国的第一牛刊几乎沦落为垃圾期刊,对于发表在《中国科学》的论文,国内名牌大学在进行学术评估时基本不算,国内一流学者更是不投、不看,出现这种尴尬局面有多方面的主客观原因,在我看来,最主要的是管理落后、思想僵化。业内人士都知道《中国科学》不仅审稿、出版周期长,还存在“以貌取人”“重友轻文”发关系文的现象,国内学术期刊界诸多怪现状已引起有识之士的关注,杜绝论文腐败、净化学术空气能不能从《中国科学》开始?

反思五:为什么六十二年培养不出科学大师?

  谈及科学大师,必然会引发一场口水战,什么是科学大师?谁来确认?诺贝尔科学奖和菲尔兹奖获得者,应该是大师的国际通行标准吧?虽然这个标准并非绝对客观准确,我们甚至可以吃不到葡萄式地表示不屑,但作为世界人口第一大国,无论我们是否承认,诺贝尔科学奖零国就是一种耻辱。每年发布诺贝尔奖得主之时,都会引起国人周期性的意淫和阵痛,总有人习惯性地喊出“擦肩而过”、“失之交臂”,可我至今不清楚国人哪项科研成果能真正算与诺贝尔奖失之交臂?人工合成牛胰岛素,高温超导,还有吗?一个大师和诺贝尔奖的诞生,是前辈上百次与理想和目标的擦肩才能换来的,先别急着谈如何拿诺贝尔奖,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再得到与诺奖擦肩的机会?大国无大师的窘境不难从“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中窥见,该奖自2000年设立以来共有20位科学家获奖,其中就有15位是解放前大学毕业的,靠八九十岁老先生撑门面的日子还能过多久?

反思六:为什么民族科学虚无主义盛行?

  一百多年来,在如何提升人类对自然界的认知方面,包括中科院在内的中国科学家毫无作为,这极大地打击了中国人的自信心、敲断了中国科学家的脊梁。这在中国学术界表现为对洋权威的奴颜婢膝,对洋教条的全盘盲目接受,对于国内的原始创新思想,只要与洋理论有矛盾和冲突,一律打成“伪科学”,谁敢出来挑战洋教条、掀开皇帝的新衣,不问青红皂白地全面封杀,并被戴上“非主流”、“民科”等高帽。科学也是有国界的,国外主流学者打压国人的创新科研成果,这可以理解,因为他们不愿意失去话语权,令人费解的是我们的一些所谓“权威”往往出拳更狠,有一种置之死地而后快的心理。民族科学虚无主义不除,中华科学将永无腾飞之日!堂堂中华五千年的文明,地球上人口最多、最富智慧的民族,难道真的就不能产生可以超越西方的科学思想?

  六十二年的中科院有过辉煌,但再多的光环也无法掩盖大师缺失的尴尬。科学院的伯乐们,当你们的眼光穿越太平洋去寻找千里马大师时,是否想过千里马就在眼皮下、大师就在脚下,十三亿人口的大中华,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人才宝库。为中国科学院新时期的整体跨越发展献计献策,显然不是我辈所能妄论的,不过对中国科学院“创新2020”工程,笔者想说上几句,谈不上建言,就算是一声卑微的呐喊吧。创新是产生大师的基础,科学院(乃至中国)要出大师必须:第一、不拘一格降人才,抛弃唯学历、唯洋学历、唯论文的选才标准;第二、鼓励科学质疑精神,搭建创新网络平台,通过论坛、博客、在线论文等多种方式,营造全民谈科学、论创新的学术氛围;第三、建立创新思想评估和筛选机制,对论坛、博客和在线论文出现的“闪光点”,组织相关专家进行科学评估和筛选,通过现场答辩争鸣、网络电视直播等方式进行宣传;第四、开放中国科学院,让优秀的中学生、普通高校教师、甚至民科,能共享中科院的先进仪器设备。以上四点如果能够实现,大师一定会像雨后春笋一样出现在中华大地的各个角落。我曾经说过:不要迷信爱因斯坦,他只是一个传说!相信有那么一天,他会走下科学神坛,即使爱因斯坦复活,他到中国也只能是二流科学家。

  我梦想的中国科学院:开明的领导,开放的设备、开拓的研究者和开心的科学乐园!

    作者单位:中国人民解放军理工大学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 1996 - 2011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0285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