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等奖5篇
二等奖10篇
三等奖20篇
优秀奖25篇
特别奖若干
网络评选:2011年8月30日-9月20日
奖项公布:2011年9月21日
颁奖典礼:2011年11月
邮箱:zhengwen@cashq.ac.cn
 
中国科学院应是这样的学术之家
发表时间:2011年05月25日 作者:徐金生 【字号:

  学术需要一个稳定的家

  二十世纪人类科技发展公认的三大成就是对原子和生命DNA的认识及电脑技术。而对原子概念的探索是从古希腊开始的。哲学家德冒克瑞斯从数学逻辑的角度认为:无限小不能构成大。所以物质不是无限可分的,一定有一个不可分割的最基本单位存在,把它称为原子。西方的学术自这一概念的诞生一直探索到有科学答案的一天。可是,你是否觉得把DNA放在汉字里有点另类?如果不用DNA,有没有一个汉语概念来代替它呢?有!不但有,而且其诞生的时间比原子早了一百多年。这个概念就是老子所阐述的玄牝。老子在《道德经》第六章中指出:

  “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

  这里的谷神就是泛指生命。牝是指所有鸟兽母性或雌性动物。玄在这里是指超级的意思。玄牝就是超及母性的意思。老子对这一概念的描述与现代对DNA功能与生命延续的认识十分吻合。西方科学是在同神创论的斗争中探索生命起源的。而中国老子从一开始就认识到“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也就是生命来自天地的自然环境,这同现代科学生命化学起源说是一致的。我在这里不是要谈论生物学,而是要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玄牝这一概念没能在中国一直探索下来,以至于当它有了科学答案时,也不知老子已对探索生命立下了一个里程碑并把对生命本质的认识延长了两千多年?答案是中国一直没有一个真正传承学术的家和形成学术探索与交流的氛围。古代学者成了散兵游勇。各自立说,彼此很少有学术交流。在所有的学术领域都缺乏探索的连续性。今天的情况并不乐观。许多学术概念似是而非,就连大家熟悉的儒学也是一个学者讲一个样。到底什么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价值?仍然莫衷一是并探讨无方。拥老子而不识。科学院要永久托起学术的家。

  学术要解放思想和立子去官

  中国自老子之后的春秋时期出现了一个诸子百家学术的繁盛期。其中“子”字就是那时期学者的尊称。子不是随便称呼的。它代表了学术上的建树。“立子”就是要鼓励在学术上有创新和建树。但为什么要“去官”呢?社会管理不能没有官,但从学术上不去官就很难解放思想。学术去官的一个根本理由是学术与行政是两回事。一个政务缠身的官员,给在学术里专心探索的学者指导学术方向,让学者很为难。如果违背了学术规律就不会有学术的健康发展。中国学术有疼处。但如果不允许学者去触摸一下,很难判断疼痛的性子,也就无法对症处理。当我读到一篇题为《毛泽东思想没有过时》的文章时,心里非常疼。这么重要的思想和理论之源哪有过时之理,可是竟没有很好地整理出来。当需要强调“没有过时”的时候,不是正反映了被过时的现状吗?好多文章对邓小平的理论阐释也说不准,一个人说一样。没有恰当学术的恶果是具有重要价值的思想与理论用不了一两代就会面貌全非的。何谈文明建设?

  如果思想是解放的,那就让我们来讨论一个现实问题。看看解放思想对社会文明发展是有利还是有弊。任何人说“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成果”,只要这不是学术结论,谁说都可以。但是,任何人把这当学术成果都要接受学术的评判。你有说的自由,我也有评的自由,这才公平。才是解放思想。如果不准评论,就是官在干预学术。你知道干预的后果有多严重吗?中国在二十世纪所经历的两大社会更迭革命和一大变革其规模和复杂程度是世界历史上前所未见的。但这些变革首先起源于变革的思想。因此孙中山,毛泽东和邓小平的思想和理论就成为了这些变革的理论指导。可是从学术上,把这些思想和理论归结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成果是不妥的。这里不说孙中山。有人说“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是毛泽东提出的。这完全没有根据。毛泽东提倡“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原理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是因为他本人就受到了教条主义者的迫害。没有解放思想就没有真正的学术,就只有官决定对错了。毛泽东本人就是官决定对错的受害者之一。当他有机会实践自己根据国情独创的“革命”和“农村包围城市”理论时,证明是正确的。而正宗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无产阶级革命”和“占领中心城市”的理论不符合当时的国情。所以“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等于是再教条化。是毛泽东所反对的。毛泽东真正提倡的是学习马克思分析问题的方法论。毛泽东思想的成就也正是运用了社会分析法而确立革命目标与任务,从而才能确立正确的方针。毛泽东思想不需要去挂上马克思的名就有独特光茫。从内容上,毛泽东思想完全是自己的理论创新。他当然有自己的理论冠名权。具体理论才有价值。在上面再加一层模糊的壳膜反倒淡化了毛泽东个人的理论贡献。又对实践何用之有呢?

  再说邓小平的改革理论。邓小平推行改革的阻力也是来自马克思主义教条。因此他果断地阻止了改革是姓“社”还是姓“资”的辩论。现在让我们从一个细节上来看,把邓小平理论归结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成果的不相容性。改革前,傻子瓜子创始人年广久因雇工13人被视为走资本主义道路。在当时是非常严重的罪刑,其罪刑根据就是把马克思的“剩余价值论”同资本剥削挂勾。改革后如果个人能雇工13万却是政府所欢迎的,因为能增加就业和为社会创造财富。比如富士康这样的大型资本家企业,在改革前是无法在中国存在的。有资本家的资本运转,就有赚取剩余价值的现实。邓小平改革最关键点就是不要议论姓资与社的问题,改革才有出路。现在回过头来看,不允许个人赚取剩余价值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成果,而允许赚取剩余价值也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成果,这怎么能讲得通呢?中国在二十世纪的一百年里,在惊天动地的巨大变革中,有领袖,有思想,有理论,有创造,有实践,有成就。不可理解的是有些学者却还在用马克思主义压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而且压了还不知道。这样没有章法的学术对文化是糟踏有余而建设不足的。如果这话言重了,请回答:中国人不比外国人缺什么,为什么自己创造了理论与实践成就连原创冠名权都没有?为什么不能毛泽东思想就是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就是邓小平理论?学术是个人有责任的,为什么不属于他们的东西却要强加给他们?最重要的是如果从此中国人的思想和理论贡献都记到马克思主义帐上了,中国的文明历史怎么书写?而那又不是事实。“解放思想”能促进交流,也需要交流,听一听别人怎么说。道理说不通又不准别人讲话,就有思想僵化和官干预学术之嫌。也正是当年加利略因证明“日心说”被判刑的本质原因。这正是需要解放思想的地方。中国科学院应该成为学术自由的宝地。为什么呢?《三国》里,徐庶看破了连环计,在江边对东吴来游说曹操把船用铁链连接起来的人说:难道欺我魏国无人吗?有此声音在和没有此声音在是有本质区别的。官决定怎么说,怎么做可能其他个人无法改变。连民主的美国总统布什也会犯决策错误。但如果允许看出其错误的人把利害指出来,子孙后代也不至于笑话上承数千载文明的当代人无人。历史证明,学术上不准别人质疑的东西都是站不住脚的。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的理论从来不怕质疑,因为能立得住。你不知道如何以学术来立,总有学者会立。所以中国科学院为了民族文明的尊严也应该保留一块自由探索的学术之地。有人可能会说这应该是社会科学院的事。不!社会科学院怎么建理论,是它的事。中国科学院要有自己的学术方法与准则来探讨任何事物。对理论探索需要百家争鸣。多一家高级理论探索机构是活跃学术所必需的。学术上认识问题不能不实事求是。不能我怎么解释你们就得怎么听,等站不住脚时就全扔。这种学术方式是有害的。既没有建设性,又浪费了全民族的宝贵时间。更有甚者,没有人质疑时,什么实质性进展也没有,就能说成一大堆成果。当有人质疑时,谁也不负责任,都推到毛泽东和邓小平身上。对他们很不公。学术要为他们说公道话。至少中科院应该养能说公道话的学者。

  不同声音的交流是有好处的。它能促进互相学习与提高。也可以避免不必要的争论。进入公共媒体的言论是要接受读者评论和质疑的。因此下面的例子不是我有意挑剔任何人,只是用实例来说明对学术不恰当干预的后果。

  “准确把握“中国模式”应当注意这样几个问题:第一,它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模式;第二,它是社会主义的模式;第三,它是发展中大国的发展模式。”(摘自《对话:如何理解“中国模式”》,《人民日报》,2010年09月15日07版。)

  探索中国模式当然是一个学术问题。不知道才需要探索,因此任何探索都是开放的。可是,“准确把握中国模式应当注意这样几个问题”这是有指导意味的话但又是划了框子的话。这样划框子的结果,如果探索的结论在框子以外,无法被接受。而这三条框子又概念不清。其中的第一条和第二条在我看来是一回事。如果不是一回事,中国到底有几个模式?第三条提法也不严谨。模式来自大国,而模式本身的内在本质不受国之大小的影响。比如是走计划经济之路,还是走市场经济之路与国家大小毫不相干。在这个划定的框子里,存在这么多概念不清的问题怎么能把中国模式阐述清楚呢?如果知道了轮廓,直接阐述出来不是更好吗?立了这个框子又概念模糊,其结果是没人能说得清楚中国模式。这岂不是反害了学术吗?于宣传党之理念,社会变革之实践和民智之发展何利之有呢?

  框子不适当,又无法突破,对于发展学术极为不利。学术上都说不通的东西,加上一百个“正确”修饰语也不等于正确。用官的权威来维持“说不通”的理论,延迟的是社会进步。因此,作为科学院要有一块学术自由之地来保障学者能实践“解放思想”的理念。而不是你口头喊,我口头喊,都口头去喊“解放思想”,就是害怕质疑和什么都敏感,学者只能绕着走。立得住的东西才能成为文明的价值。要立得住就要进行学术探讨,交流和判定。不去立才有“毛泽东思想没有过时”的呐喊。那是千口一辞高度统一学术所导致的“与时具丢”的唤醒。强化学术自由和交流是有利于立的。“四人帮”不学无术,还要把持理论权威,就是耍的借用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解释权的把戏。加上用行政扣帽子的打压手段。文革结束三十多年了。我的如上说法还政治敏感吗?作为学者,为了保护毛泽东和邓小平思想和理论等对文明贡献的价值,敏感也要实事求是地讲真话,至少应该在科学院可以讲真话。

  贡献为上,破格纳贤

  人是学术的主体。没有专业学者的参与,就谈不上学术。其中学术组织是学者交流不可缺少的机构。这一点在现代各国都是十分重视的。学术的纯洁性,严肃性和尊严以及对科学贡献的尊敬应该有个永久的体现场所。科学院就是最恰当的场所。科学起步时都没有专业背景。搞学术必需打破一个萝卜一个坑似的行政体制。同时要对在学术上有实际建树者应该秉承“成就在此,不问文凭和职位”的原则。采取“贡献为上,破格纳贤”方针对促进科学发展有无形的激励作用。这一点,英国皇家学会有许多值得借鉴的例子。这对科学家来说是一种潜动力。英国航海家詹姆斯-库克没有医学背景。在当时航海海员患坏血病情况非常普遍。他发现新鲜蔬菜可以预防此病,并通过增加航海携带蔬菜品种和量成功预防了坏血病。他因此项医学成就被英国皇家学会接纳为会员。乔治三世国王还特意出席了他的关于战胜坏血病的学术报告会。直到二十世纪,根据蔬菜能抗坏血病的线索,科学家从蔬菜中分离出了抗坏血病的化学成份,就是维生素C。学术就应该这样以贡献为评价依据。如果以专业职位论人才,科学就不会诞生。作为专利局职员的爱因斯坦也难有成为顶级科学家的机会。

  办一所老子大学

  在大学及研究生教育和有能力站在科学前沿的人才之间有一个相当大的学术人才培育空档。这是全世界教育的通病。好在西方教育和科研的开放性和灵活性,以及各种基金资助的多样性。总能使那些有兴趣搞学术的人走进科学的殿堂。中国的情况有许多不同。因此需要特殊措施来弥补。办一所科学院直属的大学是一个较理想的解决措施。不但能弥补而且可能会更有效。人才靠进口不够用,也不是长久之计。老子大学的办学宗旨应该是为使任何有专门才能和有志从事科学研究的优秀人才能尽快站在科学研究前沿全程特殊培训,提供完备的研究条件。并且成为记录科学,整理科学,传播科学的权威机构。为什么要办老子大学呢?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都体现在《道德经》里。传统文化中能与古希腊哲学和现代科学具有全面交流性的只有老子道学。老子道学比起西方哲学既有互补性又有优越性,还有超越性。此结论有专著为证,不在此多谈。

  最后,愿以一首诗来表达一下理想中的中国科学院及其重要作用作为结束语:

  上承子学求其精

  下传真识弃虚形

   助育当代探索者

     新知无价促世兴
    作者单位:西英格兰大学健康和生命科学学院生物医学研究中心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 1996 - 2011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0285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