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等奖5篇
二等奖10篇
三等奖20篇
优秀奖25篇
特别奖若干
网络评选:2011年8月30日-9月20日
奖项公布:2011年9月21日
颁奖典礼:2011年11月
邮箱:zhengwen@cashq.ac.cn
 
关于中国科学院研究生培养学制的一些看法
发表时间:2011年05月20日 作者:吴宝俊 【字号:

  前几天去所里研究生部办事,碰到一位研一师妹到所里提交休学申请。这位师妹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物理系,2009年夏天她曾经来我的组里做过大研计划,当时是我接待的,所以比较熟。她在科大读本科时成绩优异,表现良好,2010年保送到中科院物理研究所攻读理论物理学位。

  我看到她提交休学申请,感到很吃惊,所以详细询问了一下她的情况。她说她申请休学是因为在科学院研究生院上课时不适应科学院过短的学制,无法承受在极短时间内学习多门高难度课程的压力,在复习考试过程中体力不支,诱发了严重的偏头痛,她原本想坚持,但无奈在最近这段时间里整个人意识模糊,身体上又得不到休息和缓解,连续几周失眠头痛,身体无法继续支撑,所以只好申请休学,回家休养。

  她的导师和所研究生部的老师人都很好,了解到她的状况后马上批准她的休学申请,并叮嘱她一定要先修养好身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无论如何,健康第一。

  我听完她的情况,给她出了一些主意,全部都是我在科学院读书时掌握的如何应付科学院考试的小阴招(注:这个小阴招并不是作弊,而是学生们根据每一门课授课老师的特点以及相应的考试特征总结出的复习考试的方案),如果采纳我的建议,使用我提供的方法,可以保证她能够在各门考试中蒙混过关。

  但很明显的是她并不愿意采纳我提出的建议,她告诉我她在中国科技大学读本科时成绩很好,并不是因为她善于考试,而是因为她每一门课都非常努力的去学习,每一次作业都非常认真的去完成,她是真正把老师课上和书本上的知识掌握吸收之后才去考试,从而拿到优异的成绩的。而那些应付考试的手段和方法,属于歪门邪道的范畴,她认为一个学习态度端正的学生是不应当依靠这些方法来取得成绩的。言下之意,她宁肯选择休学,也不愿意应付考试。

  她的立场和观点无疑是正确的,学习态度也是值得肯定和赞赏的。但在我眼里,她的想法实在有些天真。以我这些年在国内读书的所见所闻,以及以我对中国高等教育的了解,像她这样认死理,想法天真,不晓得变通的孩子,大多会被国内高等教育机制的弊端所深深的伤害。

  话说的不好听,但事实就是这样,因为我就曾经被伤害过,我身边的同学,我的同学的同学,他们也被伤害过,大家全都是这样过来的,唯一不同的是,我们熬过来了,我们在危急时刻学会了变通,所以没有被卡死。而那些没有学会变通,自始至终坚持的孩子,最终大多因为扛不过来而选择休学或退学。

  今天我写这篇文章,准备把话说的再细一点,把问题具体到科学院,具体到这位休学的师妹以及我们这些过来人的身上,细说一下科学院研究生教育的弊端。

  一、上面提到的这位来自科大的师妹在研究生一年级时休学,是因为她无法承受在极短时间内学习多门高难度课程的压力而崩溃。具体是什么情况?

  对于一个攻读理论物理学位的学生,如果他是做凝聚态理论的,那么他要学习的课程包括:高等量子力学(必),群论(必),量子场论(必),量子多体理论(必),固体理论(必),路径积分(可),量子统计力学(可),量子规范场论(可),高等数学物理方法(可),微分几何(可),此外还有英语,政治等课程。

  注:如果他不是做凝聚态理论,而是做粒子物理或者宇宙学的,那么上述课程中可能有一两门稍有不同,比如把固体理论换成粒子物理学,但总的课程变化不大。

  上面的“必”代表必修,“可”代表选修。但为了满足学分的要求,很多选修其实也是一定要学,并且一定要参加考试的。

  上面的这些课程,是全地球每一个理论物理专业的研究生都要去学习的,在这一点上国内和国外,一流大学和二流大学之间没有任何的区别。但是,科学院和国外名牌大学的不同点在于,对于国外的高水平一流大学,甚至对于国外的二流水平的大学,上述这些课程是一名研究生要花2-3年的时间去修完的,然而在中国科学院,学生则必须在8个月内把这些课程全部修完。

  也就是说,在科学院读书的研究生要在8个月内学完国外研究生3年才能学完的课程。我们这里吃的是快餐,而且是狼吞虎咽的吃快餐。

  为了证明我说的情况属实,我举例具体说明。

  1、高等量子力学

  这门课之所以叫高等量子力学,是为了区别于大学本科生上的量子力学课,但在国外并没有这种叫法上的区别,统一都叫Quantum Mechanics。

  这一门课,无论在哈佛、耶鲁、麻省理工、加州理工,还是名气相对稍差一点的米饭大学(Rice)、普渡大学,或者英国的帝国理工,还或者欧洲其他国家,诸如德国、法国、瑞士等等国家的各知名大学里,都是要开2个学期的课(有的学校要开3个学期)。

  但是在中国科学院,这一门课只开1个学期,授4个月的课。在这4个月里,授课老师只能把教材中相对重要的内容摘出来介绍一遍,然后遗憾的对学生们说:“抱歉,由于我们学制太短,学时不够,老师只能在课上讲这么多,剩下的半本书你们想学的话回去自己看吧。”

  2、量子场论

  量子场论是每一个理论物理专业学生的必修课。而且全世界理论物理专业的学生学这门课时使用的教材都差不多,无非就是那几本,比如Peskin的《An Introduction to Quantum Field Theory》,再难一点有Weinberger的《Quantum Field Theory》,等等。无论哪一本,你翻开一看,都会发现书是明显分成两部分或者三部分来写的。为什么?这不是出版社排版的需要,而是因为在国外各大学,量子场论这门课都是至少要讲2个学期的,教材与课程相对应,每一部分对应1个学期的课程。

  但是在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这一门课只开1个学期,授4个月的课。老师在4个月里自始至终都是在推教材里的公式,能推多少推多少,推不完拉倒。学生唯一能做的也只有跟着老师推一下公式,书中的精华根本没时间去吸收和消化,要想学懂,想掌握,绝对是一种奢求。

  而且,这门课是和上面说的高等量子力学一起开课的。这意味着我们这里吃的不但是压缩饼干,而且是高度压缩的饼干。

  3、量子多体理论

  这门课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这六个字面前每一个理论物理专业的学生和教授都不敢怠慢。

  它在科学院研究生院是第二个学期开的课,同样,国外2个学期的课在科学院被缩短为1个学期的课,浓缩,并没有造出精华,反而逼着人们变态。

  所幸的是授课老师深知这门课的难度,也能够体谅学生的苦衷,所以最后考试是开卷,而且主要考作业,大大降低考试难度,也给学生一条活路。

  我想我不必再多举例了。我想说的是,在这样高度压缩的学制下,一个学生想要仔仔细细的把每门课指定的教材读通透,把作业认认真真的完成,把知识都消化和掌握,之后再去考试,势比登天还难。

  而想像这位科大的小师妹这样,怀着非常正确的学习态度,想要在这样的学制中把所有的知识都掌握之后再去考试,如果没有在本科时就提前学过这些课程,或者不是足够坚强到能够坚持连续1年每天读书16个小时完全不休息的话,一个人是肯定无法达到自己预期的目标的。

  我在读研究生一年级时和身边的同学们每天上课上自习十几个小时,周六日不休息,组织讨论班继续学习,但最后没有一个人真的能够做到把学到的东西都掌握,没有一个能够达到自己预期的目标。

  为什么?一方面我们确实不是特别强,我们的的确确不是这个世界上最有天赋的学生,另一方面,这个任务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或者也许只有天才才能完成这样的任务。你拿一个天才才满足的标准来要求我们,我们办不到。如果我们在办不到是时候还强行要去办,那么最后的结果就会像这个小师妹一样,因为承受不了压力而崩溃。

  所以,要我说,真正的问题出在哪里?不是出在学生身上,而是出在衡量的标准,或者说学制上。

  而且,说句不好听的话,别看研究生的课程都是导师选的,别看科学院的导师教授里,“百人计划”、“千人计划”一大堆,但是如果你把他们都招到研究生院去参加这样全世界最高强度的考试,他们能不能考过,完成这样的任务,哼哼,还真的难说呢。

  二、为什么科学院的学制这么短?

  这个问题我问过很多人,其中包括科学院的老师,所里的老师,还有所里的领导。

  大家给出的回答都是一样的:

  在中国科学院,每个学生在第一年都要集中培养,集中上课,从第二年开始回到所里参加科研工作。由于中国科学院有一百多个所,遍布全国各地,所以从第二年开始,学生一回到所里,就没有办法再千里迢迢的回来上课了。即使能够回来,也太零散,没法管理。

  因而,很遗憾,我们只有一年的上课时间,我们的学制只能这么短。

  三、有人说:科学院的学制短,只对部分专业有较大影响。

  我在研究生院上课时也曾经小抱怨过科学院的学制太短的问题,但有人在当时就提醒我:科学院的学制短,只对部分专业有较大影响。

  比如像理论物理这样对看书和上课有较大依赖的专业,学制短肯定会影响学习效果。

  然而对于一些用不着学习太多书本知识,更多要靠实践经验积累的实验专业,学制短并不影响研究生的学习。

  比如光学、材料、纳米等等实验专业,这些专业的研究生并不需要太多书本知识的积累,他们的培养更多依赖的是回所以后在实验室具体做实验进行实验技能的锻炼。甚至有一种说法,说对于一些实验物理学专业的学生,别的不用多学,只要学过量子力学,就可以出去打天下了。所以学制短对他们来说谈不上坏事。

  这种说法似乎挺有道理,我不是做实验的学生,所以我无从分辨。我唯有去了解一下国外一流大学是如何看待这样的问题的?了解到的结果是:

  国外的研究生学制是有一定的“弹性”的。针对不同的专业,会有不同的标准。比如一些实验专业用不着上太多高深的理论课,那么这些专业的研究生就用不着连上二到三年的课,通常都是第一年上课很紧张很忙碌,第二年开始主要回实验室干活,没什么课上了。而同时,像理论物理这样需要多上课的学生,学制上比实验专业的研究生要长,他们往往在做实验的同学已经回实验室不再回教室的时候,还要回教室多上几个学期的课。

  相比起科学院这样无论实验还是理论都统统一刀切,统统只上一年课的学制,我认为国外的这种学制“更专业”,“更细致”,“更具人性化”。

  四、学制短的问题需要解决,不能一味要求学生去“适应”。

  对于科学院学制短的问题,有人说这其实不是一个问题,如果学生觉得第一年一下子上那么多课太紧,消化不了,那么他可以先把考试过了,在回所以后自己慢慢学,毕竟还有4年嘛。

  我相信很多人都是这样想的,我过去也是这样安慰自己的。但是我发现事实往往不是这样,这里有两个问题:

  1、它实际上还是无法解决科学院一年级的学生没办法应对过高强度的课程和考试的问题。

  我们可以对自己的研究生说:“学制短,没办法。你先应付考试,回所以后再慢慢学。”可是学生还是要在8个月内完成3年的课,学生还是要参加考试,要挣得学分。这么多这么难的课,就算应付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理论物理是世界第一难的专业,这不是瞎说的。

  如果学生都应付不了这么多这么难考试,怎么办?你总不能让学生统统都不及格吧?

  在中国,只有一个流行的办法,那就是降低考试的难度,从闭卷变成开卷,然后把考试题都换成平时的作业,这样学生只要做了作业,或者拿其他同学的作业去复印,就能考过。或者实在不行,老师就在考卷的分数上做文章,把学生考试的分数统统开根号再乘以10,这样只要学生能考36分,他就及格了。——不是开玩笑,这种办法早已广泛应用于中国各大学,清华北大也不例外。

  可是,大家想想,这样做牺牲的是什么?

  牺牲的是我们的教育质量。

  当学生学习的目的只变成应付考试,而老师的目的则变成千方百计让学生考过,那么,我们就再也谈不上高质量的教育了。

  对比一下,为什么我们出国读研究生的同学都有一种优越感?为什么我们出国读研的同学都会略带自豪感的跟我们说:在国外大学读研究生,那才叫高标准严要求,那才叫真正的读书做作业考试!相比之下,国内就是劣等教育。

  其实,答案就在这里:

  (1)在国外,学制设置很合理,保证学生在有足够的时间去学习和消化知识的同时还不会崩溃,不会被逼疯。只要学生足够努力,通过上课来学习并掌握专业知识不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在学制设置合理的前提下,教授对学生高标准严要求。学习的目的是为了掌握知识,而不是考试,这一美好设想才能得到贯彻和落实。

  (2)而在国内,一方面,学制设置不合理,学生就算非常努力,也无法达到通过上课掌握专业知识的目标,很多时候只能疲于应付考试。另一方面,在不合理的学制设置下,教授也只能对学生降低标准,让学生通过考试。这极大的影响了我们的士气。

  对比一下,我们就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了。

  2、很多时候,现实的情况是,学生从二年级回到所里之后,就无法再去继续学习并巩固基础知识了。

  一个学生在回到研究所,回到实验室之后,还能不能静下心来认认真真的学习一下量子场论,读一下量子场论经典的教材,还能不能再学一遍量子多体理论,仔仔细细的把教材上的公式推一遍,这并不是他自己说了算的。

  如果一个学生碰到一个“好老板”,碰到一个不是那么急功近利的导师,一个不是每天只逼着学生干活出文章的导师,那么这个学生也许还有救,他也许还能在奔着做一个“理论物理学家”的方向上挣扎一下下。

  可是,在中国,这样的“好老板”不多,科学院更少。现实情况八成是,你计划用在回所以后的一年或者两年里认真学学场论,但你的导师很可能会阻止你,他会千方百计的干扰你看书,他会告诉你做研究应该看论文,不要看书。他甚至会亲口对你说:“做理论物理,学过量子力学就够了,别的不用学。”

  他的意思其实是:“你什么课都不要花时间学,什么书都不要花时间看,你就应该赶紧进入课题,赶紧发表论文。当然,如果你能连论文都不用看就直接动手写论文,那再好不过了。”

  总之,他会千方百计把你从做一个物理学家的梦想中拉回到做一个民工的现实中。因为,在科学院,人们需要的只是“论文”,毕竟有论文才能申请科研经费,才有饭吃。而对于学生在读研期间是否有足够的学术积累,who cares?

  当然,我并不是想批评我们的教授,因为我知道他们也只是大海中飘摇的小鱼。

  重科研而轻教学,重发表论文而轻学术积累,这是中国科研界的大势,大学和科学院皆是如此。普通的教授们,谁又有能力去改变现状,左右大局呢?

  这年头,能有口饭吃就不错了,没有论文,教授尚且不能自保,谁还顾得上研究生能不能学好量子场论呢?

  由此可知,要求学生自己去适应学制,自己去调整,这并不现实,如果不对科学院的学制进行调整和改革,只是要求学生自己去适应,并不能提高我们科学院的研究生教育质量,我们要创办一流的研究生院,就只是一纸空谈了。

  五、学制短的问题,怎么解决?

  我的建议是:

  在学制问题上,最好借鉴国外的经验,要针对不同专业制定不同的学制。不要强行一刀切,不要要求做实验物理的学生和做理论物理的学生都必须在1年内修完所有的学分。

  对于理论物理这样的基础学科,学生需要多上课多看书,一年时间根本不够,所以最好允许学生把三十几个学分的课分配到2-3年内修完,这样学生才能学得好,学得扎实。

  当然,我也深知自己这个建议很难实行,因为科学院的研究生院和各个所之间相互独立,学生回所以后再修学分很难管理。

  但遗憾的是,这是我目前所知道的唯一的办法。你必需得让那些需要上课的学生多上课,才能解决学生上课少的问题——听起来像绕口令,但道理就是这样。

  六、你有没有勇气说“我们重视教学和年轻人的培养”?

  在科学院的这些年,我见过很多来科学院访问的国外名牌大学的教授,也和不少老外聊过天,我注意到一个现象:

  当我问起这些外国名牌大学的教授如何评价自己的学校的时候,他们的答案往往是同一个:“我们非常重视教学。”

  我很纳闷,他们为什么不说“我们非常重视科研”呢?

  后来,我慢慢琢磨明白了。这里有3层含义:

  1、一所大学,或者一个研究所,能够做出一流的科研工作,优秀的教授是必须有的,因为只有一流的教授才有能力找到并且做出一流的科研题目。但是,光有优秀的教授不够,还必须保证有优秀的研究生,因为尽管找课题的都是教授,但是具体干活的却大多是研究生。

  如果一所大学,或者一个研究所,忽略了研究生的培养,不重视研究生的学术积累,使得学生在读研几年里不能得到良好的学术训练,那么这个地方不会产出高质量的研究生,因而也就会影响到科研工作的质量。

  同时,忽略研究生的培养,还会影响到这个单位的学术声誉和生源。良禽择木而栖,无论学生还是教授,都是选择有利于自己职业生涯发展的单位的。对于一个单位,如果这一批研究生没能培养好,那么下一批你就招不到优质的学生了,好学生没有人愿意再来你这里。而如果学生的质量得不到保证,就会影响到科研工作的质量,科研工作的质量则决定了科研单位的学术声誉,学术声誉如果上不去,就不可能吸引到优秀的教授。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所以,教学和科研是相辅相成的事,研究生的培养,间接决定了我们科研工作的质量,从这个角度讲,重视科研和重视教学二者是等价的,重视科研,就势必要重视教学,不重视教学,就没有一流的科研。

  2、重视教学,是一个具有长远战略眼光的,可持续发展的态度。

  哈佛大学,之所以是世界一流名校,并不是因为现在在哈佛大学任职的教授能够发多少高影响因子的论文,而是因为它非常重视,并且能保证自己的教育质量,在过去几百年里,从这里走出的年轻人,个个都是人才,无论在学界还是社会各界,哈佛的毕业生都能大放异彩。这为哈佛赢得了良好的声誉,从而进一步吸引了人才,使哈佛进入良性的循环当中。

  试想,如果哈佛不重视对年轻人的培养,哈佛的教育很垃圾,使得年轻人在这里学不到什么东西,毕业后在社会上既不能赢得竞争,又不能做出有益的贡献,那么哈佛就不会赢得别人的认同,也就吸引不了人才,只能成为末流。

  3、我想,老外之所以如此强调教学,乃是因为他们深知,一个国家,或者一个科研单位,只有能培养出自己的人才时,才是真正强大的,不可战胜的。而如果一个国家或科研单位,自己不能培养出一流的人才,只能依靠花高价买进别人培养好的人才,那么在全世界如此激烈的人才竞争中,这个国家或单位将永远处于被动。

  重视科研,前提是什么?前提是会做科研。必须得有人会做科研,你的重视才有效果。一个人怎么才算“会做科研”?必须得有人教,他必须受过良好的科研训练才算得上真正会做科研。从这个角度讲,如果我们自己培养不出会做科研的人,那么我们只能从别人那里买别人培养好的会做科研的人,而此时,就算我们再重视科研,我们也永远竞争不过别人。

  在这个问题上,老外无疑是聪明的,因为他们追求的是真正正的实力,而不是表面的成绩。他们明白有了实力,就不愁有成绩的道理。

  大话就说到这里,希望中国科学院能从重科研轻教学的状态中转变过来,希望我们的科学院能够培养出世界一流的研究生,希望有一天国外的学生也都愿意考毛笔字托福来到科学院读书,希望我的希望不是空想。

  这希望怎么实现?要靠有思想的人去思考,靠有权力的人去定夺,靠每个人去努力,不过还是要从具体的事情做起,当下就先把学制的问题解决了吧,剩下的慢慢再说。

  你看,光为了能把学制有关的这么小一个问题说清楚,我就写了七千多字,整个改革过程中所有问题的复杂程度可想而知。

  加油吧。

    作者单位: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 1996 - 2011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0285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