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等奖5篇
二等奖10篇
三等奖20篇
优秀奖25篇
特别奖若干
网络评选:2011年8月30日-9月20日
奖项公布:2011年9月21日
颁奖典礼:2011年11月
邮箱:zhengwen@cashq.ac.cn
 
改革创新的战斗堡垒
发表时间:2011年05月09日 作者:萧维文 【字号:

  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活动(以下简称:长漂或科漂),把科学考察与漂流探险结合起来,创造了世界上江河探险史上的先例。在1986年11月25日胜利结束前后,国内外的不少传媒都作了必要而大量的宣传报道。对弘扬“为国争光、为民争气、开拓奋进、科学求实”的长漂精神,产生了深远影响。

  涛声依旧,故事流传。但我不想过多重复当年的情况,仅以改革创新的战斗堡垒为题加以补遗,为历史留下点滴而鲜为人知的相关追忆,并以此敬献给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作为纪念。

  长漂从正式开始时,就成立了指挥部和临时党、团组织。指挥部共有13人组成,由中科院成都分院原党组书记侯惠仁任总指挥,副总指挥有单基夫、郭炎、孔祥锵、唐邦兴、李辑光、朱剑章6人,成员有陈孝才、卢子贵、程志远、范明华、王明业、解晋康6人。这13人中多为四川省委、省政府及成都军区下属部门的主要党政负责人,均为兼职,因工件任务繁重无法经常前往科漂现场,仅有5人能够亲临一线实施指挥。他们是侯惠仁、唐邦兴、李辑光、朱剑章、解晋康同志。范明华同志留在成都负责科漂办公室的工作,上传下达上级和现场的指示及相关事宜。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侯总指挥在6月初带领一支小分队前往巴塘县境内金沙江上的拉哇险滩踏勘地形和水情途中,他骑的“白龙马”突然受惊,被重摔落地,左上臂肱骨粉碎性骨折。到达青海玉树后,要其住医院手术,因条件所限,按照医生意见,离开现场,于7月15日转道回到成都治疗。为了便于工作,科漂队从江源大地到达青海省玉树州结古历史名镇休整时,从成都赶来的李辑光、徐泽树同时到此,于7月7日开会商议,成立了由朱剑章同志负责,由李缉光、解晋康、徐泽树、张政、资李申、余成等7人临时组成现场指挥部。后因朱剑章从源头下来后高原反应有所严重,神志有时不清,难以坚持工作,改由余成协助指挥漂流。

  面对激流险滩科漂队与洛阳队合作。在7月27日由两队8人驾驶的两只漂流船到达白玉县境内的叶巴险滩时,浊浪滔天,如一匹脱缰的野马,以每秒7米的流速呼啸而下,在防不胜防的瞬间,把漂流船卷入江中,8名队员生死不明,去向难料。设在巴塘的现场指挥部得到报警后,以人为本,随即派出6个小分队约20多人,与白玉县广大军民沿江两岸,昼夜兼程,调动人力物力紧急行动,展开了“白玉丹心”忙营救的大搜寻。经过20多天的努力,只有5名队员生还,回到巴塘驻地。而科漂队曾被授予“模范共产党员”、“优秀共青团员”称号的总后青藏兵站年仅33岁的营职干部孔志毅同志以及洛阳队年仅32岁的杨洪林和年仅35岁的张军勇士却永远地离开了生他养他的神州大地。

  “7.27”这一事件惊动了全国。时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的胡启立、中共四川省委书记杨汝岱在得知消息后,随即提出了对科漂活动要加强党的领导,总结教训,要继续下去,务期成功的重要指示。国家体委办公厅主任刘兴、体服司郑凤荣和中国科学院办公厅主任关天开等领导同志,也在8月8日从北京赶赴成都市,与四川省康振黄副省长、杨启泉副秘书长以及在蓉的科漂指挥部负责人,工作人员了解情况,调查研究,就科漂下一步活动设想,存在困难等问题交换意见,提出建议。

  根据胡启立的指示和四川省以及上述国家委院的要求与意见建议,科漂现场指挥部组织全队人员在四川巴塘县认真学习,充分理解自己肩负的历史使命。在总结教训,强化整顿的同时,作出了比较周全的接应踏勘、科考漂流、提高安全系数、分工实施的安排计划,以备继续下漂,直达务期成功的理想目标。

  按照当时的实际和可能,科漂队暂弃叶巴和巴塘至得荣县境内部份江段的漂流,留待以后补漂完成。把大队人马直接调往云南省中甸县与丽江县交汇处的虎跳峡口,在下桥头区所在的一个小镇上抓紧时间,准备下漂。就在这时,侯总指挥带着伤病,9月1日一大早就从成都带着我赶到此处,与先到达的科漂队,同住在当时就很简陋的一家山区旅社里,除到虎跳峡实地察看,并前往丽江县、中甸州人民政府征求意见,索取当地的地图文献资料外,把主要精力都放在让大家从叶巴事件的阴影中走出来,抬头挺胸,运畴帷幄,奏响了新的决胜万里长江的集结号。

  一、首先召开了在现场的指挥部成员会议。副总指挥唐邦兴、李缉光、朱剑章以及徐泽树与我共6人参加。侯在会上着重讲了7个问题:加强党、团组织建设,加强思想政治工作,把科漂队带成坚强的集体;加强指挥系统工作,实现正确决策、正确指挥;加强大力协同,在全队形成服从指挥、遵守纪律、令行禁止的良好风气;重要的科考漂流探险与宣传报道必须慎重、准确、留有余地;管好用好有限的经费、各种装备、工具等;把科学考察与漂流探险结合考虑,明确分工,计划好,安排好;必须重视漂流探险过程中的安全保卫与接应抢险工作。总之,要在当前举国上下关注长漂的时候,用我们的实际行动,不辜负党和国家以及人民的希望。

  二、召开漂流队队员会议。有王岩、李大放、颜柯等11人参加。在肯定大家的成绩后,主要听取了各方面的意见和建议。鼓励大家要有荣誉感,建设好队伍,完成光荣艰巨的任务,为中华民族争光。随后又专门召开勘察和接应人员座谈会。有余成、潘树军、汉布等8人参加。在听取了意见和建议后,强调必须提高接应、抢险的安全系数,总结经验教训,少出或不出任何大的问题。

  三、充实调整现场指挥系统和党团组织。经过一周来的慎重考虑,他连夜开会,像部队打仗一样决定了“前线指挥”。除在现场的总指挥侯惠仁、副总指挥唐邦兴(科学考察)、李缉光(后勤保障)、朱剑章(安全保卫),成员解晋康外,增加萧维文、余成、徐泽树、张政、资李申等10人组成“现场指挥部”。同时,在原有党、团临时支部的基础上,作了必要的调整,明确了党、团组织与分工。朱剑章仍任支部书记,因从源头开漂后一直患有高原综合症,增补萧维文为副书记,主持支部工作;徐泽树任组织委员,因其持有武警的枪械而兼负现金保管;余成、张政因是武警公安干部任安保与青年委员,负责接应、抢险救援;解晋康、资李申因是地理所研究室支部书记和成都分院机关党委副书记,任宣传委员,负责与新闻界保持联系。团支部由张政同志兼任书记,漂流队副队长何平同志任副书记,颜柯为支委。党、团支部均挂靠在中科院成都分院机关党委、团工委,由其代管。现场指挥部与临时党、团支部共有13人,除李缉光、何平、颜柯系非党同志外,均为党员干部,其中厅局级3人,县处级4人,科、股级3人。实行党政一致和领导就是服务的根本宗旨,均按“总指挥负责制”,围绕科考漂流探险这一中心任务,团结配合、齐心协力,动员和带领全队搞好各项工作。这些同志不计较原职务如何,都与队员在一起,同甘共苦、休戚与共,处在前沿阵地,既是指挥员,又是战斗员。在以后的征途中,都会随时看到他们的身影。

  四、带伤亲自主持全体人员参加的大会。他承受着比任何人都大的压力,自写讲稿专门做了动员报告。在肯定过去成绩的同时,指出存在的问题,要求今后要在实践中总结经验,记取教训,要把“首漂”与“求实”结合起来,只讲速度不行,没有漂完全程更不行,号召全体党、团员发挥先锋模范带头作用,建设一支有理想、有道德、有纪律、有文化的“四有”队伍,形成经得起严峻考验的战斗集体。要各负其责,明确任务,以顽强拼搏、科学求实的态度,完成各项艰巨而光荣的任务。

  五、召开现场指挥部(扩大)会议。邀请了下桥头区委张书记、新闻记者、科漂队员等15人参加。在听取李缉光有关后勤保障和唐邦兴关于科考的简要介绍后,与张书记一起,专门研讨了漂过“魔鬼大峡谷”虎跳峡的问题,广开言路,群策群力,集思广益,作好临战前的各种准备及训练,以利再战。

  上述简要归纳罗列的五个方面,显得“教条”化,似乎苍白无力。当时也有一些好心人,以为久施不决、延误时日。然而,“吃好饭莫要急慌,日头落了还有月亮”。它在随后的科漂过程中熠熠生辉,彰显出无穷的非凡力量。

  由王岩(轮副)、李大放(中学教员)、颜柯(药剂师)、杨欣(会计)四名队员,先后乘座的由重庆长江橡胶厂专门赶制的红色“中华勇士”号蝶型密封船,不留任何空白,全程闯过上、中、下虎跳峡,把“魔鬼”摔在身后,王岩成为唯一全程首漂虎跳峡的世界第一人。

  由宋元清(美工)、杨斌(体院干部)、吉胡·阿莎(公安干警,女彝族)3名队员,也使用“中华勇士”号密封船、激战号称金沙江“滩王”的老君滩,有惊无险地飞越成功。他(她)们除分别从科漂以来还了小女儿看电视总见不到爸爸的面;在叶巴遇险而壮志未酬,要向人民有个交待;这是我的家乡,就像长江要由中国人首漂,我不去漂谁去漂的强烈心愿,使“王者风范”难以为序。其中宋元清同志在杨斌、吉胡脱险获救外,只身一人,在“中华勇士”的陪同下,夜漂100余公里,成为国内外户外漂流探险的传奇人物和新的“王者”。

  “中华勇士”心想事成。颜柯、蓝为可(技校教师)2名队员,在进入密封船时由于保障的粗心大意,忘记充气带氧。他们当着云南巧家县和四川宁南县两岸上万名群众的欢声雷动,在“缺氧”的危难时刻,义无反顾地按现场下达的指令开漂了。水的流速较小时就身附船外,大时就朵进船内,互相鼓励,进出多次,轮换交替,如戟似枪,劈山穿岭,终于冲过白鹤险滩。为在此后不几天就不幸遇难的洛阳漂流队队员雷志(丽江河运青工、24岁)事前雪耻,使长恨绵绵无绝期的勇士终于安息了!

  中国人说话说到做到。为了实现一寸不拉、留下“缩水”的空白江段,科漂队在漂抵四川万县与湖北宜昌时,根据侯总的加急电报要求抽人补漂,由我主持并与党性修养很好的朱剑章副总指挥商议,他以军人常见的气质说道:“坚决执行命令!”这样,我在听取解晋康等人的意见后调整了个别队员,刻不容缓地于10月22日与27日,分别派出了两支精干的小分队补漂。由指挥部成员,也是科漂的发起人之一解晋康同志带领13名队员组成的第一小分队和由现场指挥部成员、武警四川总队作战参谋余成同志带领7名队员组成的第二支小分队共22人的主力,携带最好的船只离开“山随平野尽”的汉江平原,折返西征,狠杀一回马枪而去。在新的考验面前,两只小分队又进入“横看成岭侧成峰”的高原山区,战严寒、冒风雪、出生入死,出色地完成了大具至金江桥,鲁家滩至黄草坪约200公里;叶巴、莫丁两处险滩100多公里的补漂任务。第二小分队又重新东进,到南京附近赶上队伍漂至上海。只有第一小分队的队员,仍留守在得荣县境内和云南奔子栏的金沙江边,呼天喊地,昼夜奔波,搜救在结束莫丁滩补漂完成后,与接应队员挥手告别后却永别在长江中的王建军(中共党员)、王振(共青团员)和杨前明(印染设计)勇士。他们的英名与长江同在,他们牺牲在科漂即将胜利的前夜让人痛心疾首,与1985年只身首漂长江而献身的荛茂书一样,都为共和国留下了不能忘却的怀念。根据王振同志生前申请和入团后的表现,中共四川省委追认他为中共党员,并与杨前明、荛茂书、孔志毅、万明、王建军均由国家民政部与解放军总后勤部分别批准为革命烈士。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以身殉国的烈士和勇士们,永远激励着生还的人们勇往直前,为党旗、国旗增辉,为国为民多做贡献。

  武警四川总队原副参谋长、我们的临时党支部书记朱剑章同志就是这样,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从沱沱河沿指挥开漂后就身患重病,却从长计议,病而不休,甚至当人手紧缺时上船参漂,划浆击水,踏浪而行,坚守在科漂第一线,与全队一起到达上海东海之滨,完成了肩负的任务。今年已76岁的他,正以顽强的意志与疾病争斗着、生活着。在我见到他时,总要嘘寒问暖,以厚重而断续的声调问这好,问那好,希望大家都好,共享和谐康乐的幸福晚年。

  我们的总指挥侯惠仁书记,是一位抗日时期就参加革命的老同志。今年已有83岁高龄了,虽然离休在家休养,好了旧病,又添新病,从不知老之将至,而乐以为民排忧。他在中科院光电所工作时就是我的顶头上司,互相比较关心了解。尤其是通过科漂的战斗洗礼,都深知人生酸甜苦辣的滋味。他承上启下,一脉相通,组织带领着科漂队全体人员,认真学习贯彻落实时任中央书记处书记胡启立同志、中宣部部长朱厚泽同志以及中共四川省委、省政府、国家体委、中国科学院等上级的指示和要求,为科漂活动呕心沥血,把党的优良传统与改革创新精神有机结合起来,融会贯通,受到广大科技干部和科漂队员的广泛好评。最近,他在一次座谈会的发言中这样说:“堂堂正正的做人,踏踏实实的做事,尽力为人民多做一些有益的事,不求索取,乐于奉献,对人对事都要采取实事求是的态度,是十分重要和宝贵的。希望当年同甘共苦,一起奋斗的战友们,把长漂精神延伸下去,不断做出新贡献”。其实,这不但是对自己,也是对广大党员干部人生历程的真实写照。让我们从近在眼前的身边故事中,认识了什么叫政治坚定,理解了什么叫理想永存,懂得了什么叫身先士卒,领悟了什么叫先锋模范,看到了什么叫爱心奉献。只要由群众满意的好党员好干部组成的战斗堡垒,发扬党的优良传统和改革创新的时代精神,才能团结带领广大党员和群众,创造出“为国争光、为民争气、开拓奋进、科学求实”的壮丽史诗。

   作者单位:中国科学院成都图书馆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 1996 - 2011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备案序号:京ICP备0500285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