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领导人与中国科学院
中国科学院档案
中国科学院建院60周年展
60年百项重大成果展示
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中国科学院与“两弹一星”
视 频
图 片
 
当前位置:首页 > 科研 > 科技奖励 > 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 2011年 > 吴良镛 > 媒体报道
【中国广播网】最高科学技术奖得主吴良镛:惦记儿时老城南
        

两院院士吴良镛今年90岁。3年前的夏天,他奔波在建筑工地病倒了。在医院躺了两年后,老人又以惊人的毅力爬了起来,重新开始每日十小时的繁重工作。

2月14日,吴良镛获得了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记者联系上他的时候,老人语气非常平和,说还有很多课题要忙呢。说起南京,他聊起了江宁织造府,“也叫金陵红楼梦博物苑,我每次到南京,就是为了它。我希望它能早点开放,和市民见面。”

他与南京

出生在老城南,1937年才离开

“我1922年出生在南京,是老城南的,在谢公祠18号。当时我家的生活很艰难。”吴良镛回忆着,他的童年就是在老城南度过的,高大的城墙印象深刻。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南京失守,吴良镛离开了南京。其间,目睹了战争造成的破坏,“记得1940年,我在四川合川参加高中考试,最后一门考完已中午,这时日本人开始轰炸,天崩地裂,大火整整烧了一天,这人间惨剧让狗儿都哭了,我此后再没听过一条狗的声音有那么凄惨。基于此,我对学建筑,为人们建个家的愿望是很强烈的。”

1945年,吴良镛又回到了家乡。但时间不长,1946年秋天,他就到清华大学去工作了。“我的母校是国立中央大学,当时杨廷宝是我的老师。梁思成也是我的老师。”如今国立中央大学已经更名叫东南大学,那里的大礼堂,吴良镛至今还记忆深刻。“有机会要去母校看看。”

至于老城南,吴良镛说,我希望它建设得更好。老城南有很多老宅子,有很多人的回忆,有的已经被拆除了,我希望不要拆。“我真的很关心老城南,秦淮河一带有很多原来的历史遗迹。”

6年一直惦记金陵红楼梦博物苑

“我在北京主持了菊儿胡同四合院改造,我在南京主持设计了金陵红楼梦博物苑。”从2006年,南京长江路上的金陵红楼梦博物苑动工以来,吴良镛五易其稿,两三年前,他几乎每个月都要来一趟南京,实地看看这个都市园林式的博物馆。“我每次到南京就为了这个博物馆,收刀之作谈不上,但我是非常尽心尽力了。”

据原南京博物院院长徐湖平介绍,期间就算老人生病了,他也记挂着这个博物馆的进展,“有一天夜里,吴良镛院士突然给我打电话让我去一趟北京,他告诉我,关于广场,他有新思路。”徐湖平到了北京,吴良镛告诉他,对于最南端的广场,觉得设下沉式广场比较合适,作为博物馆的南入口,同时在地铁出风口立一石笋,寓意《红楼梦》小说开篇之“青梗峰”。

“我是螺蛳壳里做道场,现在已经建好了,布展还没搞好。”吴良镛说,他本人挺记挂这个博物馆,美好的东西总希望和大家一起分享,都建好了就该早点开门迎接客人。至于金陵红楼梦博物苑何时对外开放?南京市文广新局一位负责人回应说,目前这家博物馆正在产权谈判中,相信会以最快速度和市民们见面,而具体的展陈也在规划中。

自己眼中

最认可哪个身份?不好选

吴良镛是城市规划及建筑学家、建筑教育家、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1946年起协助梁思成创办清华大学建筑系。

他创造性地提出“人居环境科学”理论体系。他认为,人居环境应该包括建筑、城镇、区域等,是一个复杂的系统,“过去我们以为建筑只是建筑师的事情,后来有了城市规划,有关居住的社会现象都是建筑所覆盖的范围。目前,我们城市建筑方面问题很多,要解决这些问题,不能就事论事,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1988年,在北京市支持下,吴良镛主持了北京菊儿胡同四合院改造规划。1992年,菊儿胡同获世界人居奖。

中国哪个城市最“宜居”?吴良镛哈哈一笑,“这个问题好大呀。我从上世纪40年代就开始研究宜居问题了。其实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特点,这个城市在这个方面做得好,那个城市在那方面做得好,于是,我才提出了人居环境理论。”

那么对于建筑学家、规划专家、教育家的身份,吴良镛最认可哪一个?“呵呵,其实这些都是我要做的事情,没有哪一个最认可的。我现在还在带研究生,还教书,要研究理论,不研究怎么教呀?研究理论就要时间,就要搞城市规划,不能脱离实践。”

对乔布斯很感兴趣

吴良镛兴趣广泛,自小酷爱美术,大学期间接受的是巴黎美术学院式的建筑教育,领悟过宗白华、傅抱石、徐悲鸿、齐白石等人的艺术境界。除了有高雅艺术的良好积淀,吴老对当下的热点现象和热销书籍也有所涉猎。《乔布斯传》最近被他摆在案头。“我对他很感兴趣。他有自己独特的方法论。我想从他的方法论中借鉴和学习一些精髓,看能否运用到建筑规划的方法论中。”也许正是因为对事业经久不衰的激情,才让吴良镛先生始终与外面的时代和环境不脱节。   

人们眼中

他上课有歌星范儿

东南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刘先觉于1953~1956年在清华大学师从梁思成读研究生时,曾经听过吴良镛讲授《城市建设史》。“当时的中国对城市规划并不重视。但吴先生对城市历史文化建设很有想法,很受学生赞赏。那时没有教材,他还自己编手稿,然后打印给我们。”在刘先觉的印象里,吴良镛的字迹清秀,“他画画也很好。”

除了学术思想前卫,在学生眼中,吴良镛也是个很新潮的人。“那时吴先生刚从美国回来,是个新派的老师,讲课的时候一举一动都很有歌星的劲头。吴先生个头不高,但长相很年轻,最有意思的是,有一次他到教工浴室去洗澡,结果在门口被人拦下,‘同学你不要到教工浴室来洗澡啊’。”在刘先觉看来,吴良镛是一个亦师亦友的人,“他很风趣,也很正派,能跟学生打成一片,平时生活也很朴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