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领导人与中国科学院
中国科学院档案
中国科学院建院60周年展
60年百项重大成果展示
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中国科学院与“两弹一星”
视 频
图 片
 
当前位置:首页 > 科研 > 科技奖励 > 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 2000年 > 吴文俊 > 媒体报道
中科院院士吴文俊谈我国科技事业发展
焦点访谈        

  ■提要

  中科院院士吴文俊在数学界作出突出贡献,获得500万元奖金,他称“这是非同寻常的”,因为国家主席江泽民亲自颁了奖。吴文俊是建国后才回国的,年轻的时候就获得了国家自然科学奖。在1977年“科学的春天”来临之后,他更加努力工作,攻克了一个又一个数学难关,在国际上享有很高声誉。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不失知识分子本色,实事求是地讲述我国科技发展历程。他在谈到自己时说“最主要要对得起国家!对得起人民!对得起自己!”1979年,他60岁时加入中国共产党。

  ■背景

  动荡的旧中国,“科学救国”只能是一个幻想,许多年轻人报国无门,远走他乡。新中国成立一个月后,中国科学院建成;1955年6月,中科院学部成立。1956年,毛泽东、周恩来发出了“向科学进军”的号召,钱学森、华罗庚、李四光、吴文俊等一大批科学家从海外归来,科研机构从40多个增加到380多个,科研人员已近2万人。50多年过去了,当年的年轻学者已成为科学界的泰斗。2001年2月,吴文俊先生接过了江泽民总书记亲自颁发的国家科技奖……

  简历:吴文俊1919年5月出生于上海,1940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数学系。1946年赴法国留学,获博士学位。1957年被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1979年至现在任中国科学院系统科学研究所副所长、名誉所长、研究员。吴文俊1957年曾获首届国家自然科学奖。

  ■吴文俊语录

  隆重颁奖

  “这是国家主席亲自颁奖,这和许多奖不一样。像自然科学奖,也可以说是国家的,不过就没这么隆重了,当时颁奖的是科学院院长郭沫若。”

  务实作风

  “上午开会大家讲的都是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冲击的事情,后来邓小平就说还是讲一些真正要解决的问题。所以,到下午会议就变了,大家都提出了具体的意见。”

  没有干扰

  “20年,那真正是……我都没有想到,基本上没有干扰,全部时间都泡在了工作里面……那个时候科学院先后不知帮助我多少次,资助我计算机。”

  互相支持

  “中国的经济搞得非常出色,非常成功。科技有经济力量做支持,科技再帮助经济发展,互相支持。我想过一段时间,实现腾飞完全在望。”

  老人一生淡泊名利

  对于82岁的数学家吴文俊来说,2001年2月19日无疑是他一生中最值得凝固和回味的一天。这一天,他和杂交水稻专家袁隆平一起从国家主席江泽民手中接过了首届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证书和奖金。

  首届国家最高科技奖全国仅评选出两人,吴文俊因其在数学领域的杰出成就而获此殊荣。老人一生淡泊名利,虽因成果斐然获得很多奖状、证书,但一直非常低调,不过这次得奖,他还是觉得非同寻常。

  吴文俊:这是国家主席亲自颁奖,这和许多奖不一样。像自然科学奖,也可以说是国家的,不过就没这么隆重了,当时颁奖的是科学院院长郭沫若。

  国家强大毅然回国

  在新中国的历史上,1957年曾颁发过首届国家自然科学奖,这是当时的国家最高奖项。那次,作为一等奖获得者,吴文俊获奖金10000元人民币;这次由国家主席江泽民亲自签署并颁发的首届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奖金高达500万元。所以说,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对科技人员规格最高的奖励。此时,距离吴先生从海外归来报效祖国,已经整整半个世纪过去了。1951年8月,留学法国获博士学位,并已在国际数学界卓有建树的吴文俊,毅然决定回归祖国。促使他归来的直接原因是1950年10月抗美援朝战争的打响。

  科学春天扑面而来

  1977年8月4日到8日,刚刚复出的邓小平召集全国33名专家教授在北京饭店召开了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吴文俊参加了。他对当时的情形至今仍记忆犹新。

  吴文俊:这个形象我还记得,邓小平坐在那儿,他耳朵不行,他的女儿邓楠就告诉他大家在讲些什么。第一天我记得很清楚:上午开会大家讲的都是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冲击的事情,后来邓小平就说还是讲一些真正要解决的问题。所以,到下午会议就变了,大家都提出了具体的意见,今后怎么做,这个印象我非常深。

  这个座谈会让吴文俊感受到了坚冰即将消融的气息,到第二年参加全国科学大会时,他意识到科学的春天真正到来了。

  1979年,他以60岁的年纪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此前,因为在北京无线电一厂接触到计算机,让他充分认识到了计算机的威力,敏锐地觉察到计算机极大的发展潜能;1977年,他独创性地把计算机运用到几何定理的证明中,由此开辟了机械化数学的全新领域。

  环境安定国家支持

  老人回忆起这一段时间,仍然是激情溢于言表。

  吴文俊:这20年,那真正是……我都没有想到,基本上没有干扰,全部时间都泡在了工作里面。

  吴先生说,学术上他之所以能够重起炉灶,一方面得益于安定的环境,不受干扰;另一方面和国家物质上的大力支持密不可分。

  吴文俊:譬如说我的研究需要计算机,而且要真正自己到计算机上算,但计算机要花外汇,我自己没有办法找。那个时候科学院先后不知帮助我多少次,资助我计算机,这是物质方面的帮助。国家这么困难,(却)花了不知多少美金,这很不简单。

  从1979年出访美国时买回来台式计算机,到后来逐步升级换代,直到成立中科院机械化研究中心,吴先生说党和政府花在他身上的资金很多很多,所以他必须埋头工作,才能有所回报。事实上,他的机械化数学思想被国际上称为吴文俊方法和吴消元法,居于世界领先地位,并在国际上广泛传播,正被应用于若干高科技领域。

  一切都归功于时代

  现在,每个星期四下午,中科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都会召开讨论班,每次围绕一个主题展开讨论。这种自由、开放的学术活动形式是吴文俊在80年代中期创办的,至今一坚持就是十多年。

  在吴先生的带领和影响下,他的很多学生已成长为我国数学界的中坚力量,他一手创办的数学机械化研究中心已成长为一支高水平的研究队伍,在国际上被称为吴学派。

  他说,这一切都得归功于这个时代。

  吴文俊:整个国家的形势真正是一片大好了,中国的经济搞得非常出色,非常成功。科技有经济力量做支持,科技再帮助经济发展,互相支持。我想过一段时间,实现腾飞完全在望。

  已经82岁的吴先生依然保持着不泯的童心,保持着创新的锐气。

  吴文俊:最主要你得要对得起国家!对得起人民!对得起自己!要努力埋头工作!

  三代领导关注科技

  吴文俊和许多老科学家的命运,反映了党的三代领导集体对中国科技发展的关注:

  党的第一代领导集体发出“赶超世界科技先进水平”的号召,《十年科学规划》编制完成;原子弹、氢弹、人造卫星试验成功;人工合成牛胰岛素取得重大突破;杂交水稻技术等重大科技成就举世瞩目。

  1978年3月,全国科学大会召开,党的第二代领导集体开创了科学的春天;国家科技攻关计划、高科技863计划等国家科技计划相继实施;1988年,邓小平同志提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面向新世纪,以江泽民为核心的第三代领导集体确定实施科教兴国战略,科技和教育的发展带动综合国力不断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