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科研支撑保护——为了那些在海洋中翱翔的“鲲鹏”

文章来源:动物研究所    发布时间:2017-05-08  【字号:      】

  在浩瀚无垠的蔚蓝海洋中有很多庞然大物,它们既是旗舰物种,也是海洋生态系统保护行动的航标。在这群庞然大物中,魔鬼鱼属于体型格外奇特的一类。与那些身体呈鱼雷状流线型的鲸豚和鲨鱼不同,身体扁平的它们与其说是在游弋,不如说是在海里翱翔。

   

快速游弋乃至跃出水面的前口蝠鲼,就像是在海里翱翔 

  魔鬼鱼是板鳃亚纲鲼目鲼科鱼类的通称,与鲨鱼和银鲛一样,它们全身或大部分骨头都是软的(即我们常说的“脆骨”),因此被统称为软骨鱼类。魔鬼鱼有着菱形的扁平身体,两侧像鸟翅膀一样伸展开来,还有着鞭子样的尾鳍。最为独特的是它们头部前端的一对头鳍,就像西方神话中魔鬼头上的角,这也是它们得到这个外号的原因。鲼科中的两个属,即9种蝠鲼(Mobula spp.)和2种(也可能是3种)前口蝠鲼(Manta spp.)形同姐妹,它们用头上的鳍角向下弯曲帮助兜拢海水到嘴里,用鳃耙过滤浮游动物为食。

  除这对头鳍以外,鲼科鱼类和魔鬼就没有什么相似点了,因为体型巨大并不算是魔鬼的特征之一。描述魔鬼鱼的大小,通常不用体长,而是有点像测量老鹰那样,用翼展。它们就是靠这对“翅膀”,在大海中“飞行”,而非像大多数鱼类和鲸类那样,靠尾巴的摇摆来运动。所记录到最大的魔鬼鱼来自双吻前口蝠鲼(Manta birostris),翼展超过6米,相当于两层楼高,是所有身体扁平鱼类中的翘楚。如果你能亲眼在海洋中见到其身影,一定会惊呼——海中鲲鹏!

   

一条中等体型的前口蝠鲼已经是成年人类大小 

  借助巨大的翼化的胸鳍,它们在全球各大洋的热带、亚热带和温带水海域从容巡游。和很多庞然大物类似,魔鬼鱼生活得毫不急躁。它们每年只繁殖一次,每次只产一条仔鱼,缓缓成长,在漫漫岁月中追随着海洋的变化。很多潜水爱好者热衷于观察这些海洋中的温柔魔鬼,看到它们甚至被认为是很有“福分”的一件幸事。但几年前,人们赫然发现,这些海中鲲鹏正在变得越来越少见。

  2011年,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受威胁物种红色名录(IUCNRedlist)将前口蝠鲼属两个物种(Manta birostrisManta alfredi)评估为易危(VU)和种群下降。威胁它们生存的主要因素是针对性捕捞和兼捕。作为它们的后期加工品之一的干制鳃耙算是较昂贵的干货海鲜,被称作膨鱼鳃。近年,有报道认为,膨鱼鳃的国际贸易是威胁魔鬼鱼生存的最主要因素,其贸易目的地主要就在我国华南地区。除了两种前口蝠鲼,蝠鲼属的鱼鳃也被晾干当作膨鱼鳃贸易。

前口蝠鲼腹部被切开,鱼鳃被掏出单独晾晒

  为保护这些生存受到人类贸易威胁的旗舰海洋动物,2013年3月,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濒危物种公约,CITES)在其第十六次缔约方大会上,将前口蝠鲼整属列入附录II,但延迟18个月生效。延迟生效的原因其实很尴尬,因为人们并不了解市场上膨鱼鳃的物种组成。对一般市民来说,膨鱼鳃之间只有价位的差异。经验丰富的贸易商,也不过是根据颜色、大小或松紧程度来区分鱼鳃的级别。包括贸易商、保护部门和执法部门在内的很多人,其实根本分不清那些“膨鱼鳃”究竟是来自受保护的前口蝠鲼还是没有列入的蝠鲼属动物。缺乏科学技术支撑的政策,会为国际和国内的管理、执法和濒危物种保护带来不小的困扰。想要有效实施保护政策和严格执法,就必须要从一堆形态极其相似的干鱼鳃中快速准确地找到需要监管的标本,这对中国科学家提出了紧迫要求。

  为应对此尴尬的保护困境,由我国濒危物种公约国家履约科学机构主导的中国科学院的研究小组走遍了华南省区的几大干货海鲜市场,收集了两百多个又干又腥,形态、大小和价格各异的膨鱼鳃,埋头翻检起来。他们借助分子生物学手段,将所获取的膨鱼鳃标本鉴定到种。他们确定,这两百多个干鱼鳃标本来自两个属的5个物种,其中果然有受保护的双吻前口蝠鲼。

  DNA分子鉴定是目前各种物种鉴定技术中最准确的,以此为基础就能用人感官可辨识的形态、气味、质感等特征,提出一个徒手或只借助放大镜等工具就能快速准确作出判断的技术方案。于是,科学家小组又通过大量检视标本和鲼科鱼类形态研究文献,测量记录了干腮标本的五处共16类形态特征。采用电脑学习式判别分析,提取了海量标本形态特征中最关键的信息,并对这些信息进行排序,继而开发出一套适合管理人员、调查员和执法人员一线操作,准确率超过99%的“三步法快速识别前口蝠鲼膨鱼鳃”的辨识程序。

  2016年,通过培训,全国各地,尤其是华南地区的水生野生动物管理人员、执法人员和野生动物保护组织的调查员很快学会了“三步法”,他们据此所开展的市场调研监测和贸易管控成为我国积极履行国际公约,保护濒危海洋动物的重要进展。

  随着全球对我国华南地区膨鱼鳃贸易和对魔鬼鱼保护的关注,2016年10月,蝠鲼属动物也被濒危物种公约第十七次缔约方大会提案列入CITES附录II,延迟6个月,即到2017年4月4日生效。至此,所有膨鱼鳃都受到国际国内贸易管制。我国水生野生动物保护主管部门也在依据前述研究成果,核查膨鱼鳃合法库存登记,开展更为准确而有针对性的市场监管和执法。

   

学习了三步法后,监管人员核查市场 

  保护受贸易威胁的濒危动物,其关键在于科学确定贸易趋势和类别。中国科学家所回顾的膨鱼鳃市场情况,所提出的监管建议,以及开发的“三步法”为其国际和国内贸易监管提供了一项关键性的技术保障,也为我国推进生态文明建设,保护全球野生动植物,积极履行濒危物种公约提供了鲜活案例。

   

论文中总结的三步法流程图 (论文链接

  延伸阅读: 

  《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theConvention on International Trade in Endangered Species of Wild Fauna and Flora,CITES)于1975年7月1日正式生效。它的目的是确保物种的贸易不致危及到野生动物和植物的生存。至今已有缔约方共183个国家和地区(截至2017年)。

  CITES对经选择的国际贸易物种标本给予特定的控制。受CITES控制的物种的所有进口、出口和海上引进必须经其许可证制度的审定。依据物种保护程度的需要,CITES将其列入三个附录之一。

  CITES于1981年4月8日对我国正式生效,1982年在中国科学院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濒危物种科学委员会作为履约的科学机构,在国家林业局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濒危物种进出口管理办公室作为履约的管理机构。2006年9月1日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濒危物种进出口管理条例》作为履约的国家法规。中国是一个利用野生动植物资源的传统大国,切实履行CITES,既是国家和谐发展的需要,也是世界生物多样性保护和可持续利用不可缺少的重要部分。多年来,我国的履约工作逐步加强和完善,赢得了国际社会的普遍赞誉。




(责任编辑:麻晓东)

附件:

专题推荐

相关新闻


© 1996 - 2017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