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国家动物博物馆举办第121期科普讲堂

文章来源:动物研究所    发布时间:2018-04-12  【字号:      】

  4月7日,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国家动物博物馆举办第121期科普讲堂,迎来了科普讲堂的老朋友——陈婷,分享了在南极野外观察飞鸟过程中的见闻。陈婷是资深的人文地理摄影师,她的生活常态就是背着相机游走于都市和野外之间。对于极地,她更是有着特殊的偏好,至今她已经八赴南极,北极之行更是已经超过10次。在最近一次的南极之旅中,她用自己的镜头捕捉了鸟类的身影,用鲜活的图片将南极地区鸟类的生活呈现在观众们面前。

  南极地区气候条件十分恶劣,但生活着数目众多的动物。尤其是鸟类,尽管只有45种,数量却达到惊人的2亿只,约占全世界海鸟的五分之一。在南极地区的鸟类中,除了鞘嘴鸥(陆生鸟类)是本地“土著”外,其余全部是海鸟,大部分为迁徙鸟种,只在夏季短暂到访。有30余种海鸟在南极繁殖,然而,只有帝企鹅、雪鹱和灰贼鸥这三种可以在南极大陆上完成繁殖,其余都是在南极洲边缘地区的岛屿上繁衍后代。

  海鸟的三大“豪门”分别是主导南方海洋的鹱形目,主导北方海洋的鸻形目以及主导热带海洋的鹈形目。其中的鹱形目包括鹱科、信天翁科、海燕科和鹈燕科,其成员的体型差异很大。信天翁是我们最熟悉的鹱形目海鸟,成年漂泊信天翁的翼展甚至可达4米左右,体型非常庞大。信天翁可以长时间的在海上生活,这是因为它们在飞行时可以巧妙地利用海面上的上升气流进行滑翔,几乎不消耗能量,在适宜的条件下,它们甚至可以连续几个小时滑翔而不需振翅。在鸟类中,信天翁是忠贞的代表,一旦两只信天翁确定配偶关系后,终其一生,厮守在一起,直至一方死亡。在长途旅行归来后,它们都会在第一时间找到自己的配偶,用不断撞击喙部的亲昵举动表达自己的喜悦和相思之情。它们会一起抚育后代,耐心等待自己的子女成长到有足够的力量自己飞行、觅食后,才依依不舍的与其分离。对于信天翁来说,在辽阔的大海找到足够多的食物是个艰难的任务,在育幼的过程中,一只信天翁甚至要飞行1600公里左右才能找到足够的食物来喂养雏鸟。在环境恶劣的极地,动物们以自己的方式顽强地活着。从初飞的幼鸟那稚嫩的飞行姿态中,从信天翁夫妇互相抚弄羽毛的亲密中,我们感受到了爱与生命的力量。

  鹱科中的巨鹱体重可达4-5公斤,身长近一米,飞行时,两翼端间的距离可达两米二,比某些信天翁都大,笨重的身体,必须在地上或水面上助跑10多米远才能起飞。巨鹱是南极的“清道夫”,它体魄强壮,攻击性强,具有锋利有力的钩状喙,除常捕食小鱼、乌贼和甲壳动物之类,还大量捕食多种群居海鸟的幼雏,甚至主动攻击并捕食成年企鹅等大型海鸟,是海洋鸟类的天敌。另外,巨鹱寻食腐肉,常在海里和海岸上寻找鲸和海豹等动物的尸体。

  在我们的印象里,极地是寒冷、贫瘠的生命禁区。但在陈婷的镜头中,我们看到了一个生机盎然的生命世界。在这里,我们看到了生物为适应环境形成的奇特习性,看到了动物们为抵御恶劣的环境而形成的群体互助,看到了冰冷的杀戮和坚贞的爱情,看到了新生命带来的生的希望。希望我们人类不要去打搅这些动物的生活,让它们能够以自己的方式将生命延续下去,毕竟极地是它们而不是我们的故乡。

  此外,善于偷吃企鹅蛋的贼鸥、“机会主义者”鞘嘴鸥、善于潜水和捕鱼的鹈鹕等,也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冰冻星球的飞羽世界

灰贼鸥 摄影/陈婷

信天翁 摄影/陈婷

巨鹱 摄影/陈婷

报告现场




(责任编辑:侯茜)

附件:

专题推荐

相关新闻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